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43章 夜三少查到她不孕的原因(4)
    能够让温老爷子想法设法刻意隐瞒的情况,肯定是不好的事情。

    因为他知道温老爷子是真心疼爱温若晴的。

    此刻,他很想知道答案,但是却又害六五怕知道。

    他怕这最后的答案真的是……

    “卵巢破裂,受损严重.”陆院长望着夜司沉,声音明显有些低沉,略带沉重,这神情,这语气都在表明着当时的情况很严重。

    夜司沉放在桌面上的手微微的僵了一下,神情间依旧看不出任何的异样,但是心却速的揪紧,一时间痛的似要窒息。

    卵巢破裂,受损严重,那么是不是表示她正是因为这一次的受伤而导致不能生育的?

    “结果呢?”夜司沉虽然已经猜到了结果,却还是问了出来,他做事向来严谨,绝不会因为任何的偏差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他要的是确切而精准的答案,那怕那个答案是残忍的!!

    “温小姐因为那次的伤导致不能生育。”陆院长既然已经说明了,在这种最后的关键时刻自然也就不再隐瞒了。

    夜司沉手指的骨节突然缩了一下,一直保持着冷静的脸上有了那么一丝的破裂,陆院长的回答已经再明显不过,明显的连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

    夜司沉的眸子一直望着陆院长,整个过程中陆院长的所有的反应,所有的神情他都看在眼里。

    但是,他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陆院长的一切的反应很正常,顺乎自然的正常。

    夜司沉原本心中存留的那一点点的奢望此刻也完全的毁灭,她受伤是在六年前,他与她的那一次是五年前,那个小女娃也只有四五岁,所以,真的不是?!

    他终究还是奢望了。若是没有希望,或者就不会这么失望。

    这一刻,夜司沉感觉到自己一颗心似要撕裂开来,痛的难受,因为那小女娃不是他跟温若晴的孩子,更是因为温若晴曾经受过的苦。

    夜司沉没有再问什么,站起身,转身离开,只是走了两步后,又转回身将陆院长手中的资料拿了过来,然后才离开了副院长办公室。

    夜司沉离开后,陆院长只感觉到全身一软,直接的瘫坐在了一边的椅子上,他的额头快速的冒出了一层的冷汗,他抬起头擦着额头的汗,却发现越擦越多。

    他的身子此刻似乎虚脱了一般,如没有骨头般的瘫软在椅子里,看起来十分的怪异。

    他脸上的汗越来越多,他的身子动了动,似乎想要去拿面前的纸巾,但是他的手伸了几下,却没有拿到就在他的面前离他并不远的纸巾,此刻的他全身竟是一点的力气都没有。

    他的脸上不断的冒着汗,脸色却是极为的苍白,一双眸子中更有着掩饰不住的害怕。

    就在此时,他的电话突然响了。

    他一惊,身子突然就坐直了,下一刻,他快速的拿起电话,看了一眼号码,身子明显的颤了颤,然后快速的接通了。

    “我已经都按你说的做了,刚刚他也已经相信了。”陆院长拿着手机的手抖的厉害,声音也抖的厉害。

    “很好。”电话另一端一个声音传来,声音粗哑而冷硬,听着不像是正常的说话的声音,应该是用了变声器的。

    “那我的东西你什么时候还给我?”陆院长想要控制住发抖的手,却发现怎么都控制不住,他此刻的呼吸急促中带着害怕。

    “放心吧,会还给你的。”电话另一端冷硬的声音听不出任何的感情,也听不出丝毫的情绪。

    “你什么时候还给我?你要我做的我都做了,你要遵守承诺。”陆院长显然不太相信对方,确切的说应该是害怕对方。

    陆院长出国十几天,原本是去R国学习交流的,但是,没有想到他刚到R国就被人劫持,那些人把他关在了一个房间里,四四方方的房间,完全的封闭,没有窗户,甚至他一直连门都不知道在哪儿。

    房间里白晃晃的一片,亮的刺眼,他什么都看不清楚,甚至连方位都辨不清楚。

    前三天,他们只是把他关在那个房间里,他找不到人,也出不去。

    但是每当他累了,想要休息的时候,他的旁边就突然冒出一个人,那人不知道对他做了什么,总之,他很累很累,却睡不着。

    就那样过了三天三夜,三天三夜的时间里,他没有睡觉,也没有吃饭,只是有人给他提供了少量的水。

    第四天的时候,有人来问他问题,那人站在光亮里,白晃晃的看不清楚。

    那人问的问题他也不明白,很奇怪。

    但是,他们告诉他,必须按着他们的答案回答,不但内容不能错,就连语气,神情,反应都必须按他们的要求,丝毫都不能错。

    若是错了,他就不能睡觉,也不能吃饭。

    在接下来十几天的时间内,他们不断的让他重复着回答各种各样的问题,当然,那些问题都是围绕着温小姐受伤的情况。

    一开始的时候,他不明白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直达十几天后,或者他终究达到了他们的要求,他才被带出了房间。

    一个戴了面具的人出现在他的面前,那个人手中拿了一份资料,那份资料上详细的记录了这些年他所做的所有的事情,他能做到今天的地位,能有今天的富裕,总有一些不能公开的秘密。

    那些秘密若是公开了,他便完全毁了。

    那个人拿着那份资料威胁他,他不能不屈服,更何况他当时是亲身经历了他们非人折磨,太了解他们的恐怖,所以他不得不答应。

    他们要他做的事情便是欺骗夜司沉。

    若是没有经历了那十几日,他肯定瞒不过夜司沉。

    但是,当时抓他的人显然把一切都考虑到了,包括了夜司沉会问到的所有的问题,甚至包括如何能刺激到夜司沉,如此能让夜司沉情绪浮动。

    所有的一切都设计的天衣无缝。

    而且所有的问题,那人都重复问了他很多次,在那般强大的压力下直到他做到毫无破绽为止。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