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19章让她心惊肉跳的亲子鉴定(9)
温若晴觉的,这一刻,他的重点突然转移了,而且还转移的很别扭,似乎是极不情愿的强硬的扭转到夜司沉的身上五零。
不过,夜博文问出这样的问题,让温若晴有些想笑,他还真是一点都不关心他自己的儿子的事情。
他明明知道了她就是温若晴,竟然还问这样的话?
她毕竟跟夜司沉结过婚,而且她跟夜司沉最近的事情可是闹到几乎人尽皆知的。
做为夜司沉的父亲的他竟是丝毫不知?
“夜司沉是我的前夫。”温若晴想了想,然后又补了一句:“不过,以后我们还会结婚。”
对于这件事情,温若晴现在已经不再排斥,她觉的这是一件必然的事情,不仅仅是因为两个宝贝,更是因为她对夜司沉也是真的有了感情了。
虽然她还不知道她对夜司沉的感情有多深,但是至少她不排斥再跟夜司沉结婚了。
“不,不可以。”夜博文原本就还没有平息的情绪变的更加的激动,温若晴的话一说完,他便突然的吼了出来。
对,他这话是吼出来的,他的声音突然间的提高,把温若晴都吓了一跳。
“什么不可以?”温若晴望着他,一双眸子微微眯起,若是他是为了阻止她跟夜司沉在一起,那她真的是觉的很可笑。
一个丝毫都不关心自己的儿子,对自己的儿子的事情毫无所知的父亲,凭什么干涉这些?
“你跟司沉不可以在一起。”夜博文说这话时,狠狠的呼了一口气,语气变的格外的坚定。
“夜先生,你管的太多了。”温若晴的唇角微微的勾了勾,脸上隐隐的多了几分冷笑,若他是一个称职的父亲,她或者不会这么说,但是他不是,该管的事情他从来不管,现在凭什么来管她跟夜司沉的事情?
温若晴甚至没有问他阻止她跟夜司沉在一起的原因。
“我知道,这些年对于司沉的事情我从来没有管过,我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所以,你觉的我没有资格管你们的事情。”夜博文是聪明人,自然明白了她的意思。
这些年,他的确没有尽到一个父亲该尽的责任,对夜司沉他的确是亏欠的。
他亏欠夜司沉的太多,太多……
他亏欠夜司沉的不仅仅是这二十年缺失的父亲,还有二十年前的那场可以说是灾难的一切。
他弥补不了,所以他选择了逃避,他逃避了二十年。
但是,他没有想到,二十年后的今天,夜司沉会跟温若晴走在了一起。
“你们真的不能在一起。”夜博文的眸子微微的闭了闭,再次望向温若晴时,他的那双眸子中却有了更多的复杂的情绪。
“是吗?”温若晴唇角的冷笑更多了几分:“那麻烦夜先生说个原因出来。”
她就奇了怪了,她凭什么不能跟夜司沉在一起?
她跟夜司沉在一起碍着他们什么事了?他们夜家的人一个两个的都来阻拦?
夜博文望着她,狠狠的呼了一口气,然后才再次开口说道:“你不是温知凡的女儿。”
夜博文说这话时,声音有些沉重,却又似乎有着一丝的欣喜,或者还掺杂了几分的期待。
温若晴惊住,彻底的惊住,一双眸子直直的望着他,眸子中也明显的多了几分惊愕。
她不是温知凡的女儿?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温若晴的眸子微微的眯起,脸上的冷意漫了开来,隐隐的带着几分危险的气息:“夜先生,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
温若晴不相信他的话,不相信。
她是温若晴,是温知凡的女儿,当年她回温家的时候是跟温老爷子做了亲子鉴定的,她相信这不可能有假。
若她不是温知凡的女儿,温老爷子绝对不可能会把她接回温家的。
“我当然不是乱说的。”夜博文知道她不相信,这样的事情一时间的确是很难接受的。
原本,他也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一直隐藏下去了,但是,他没有想到,今天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他更没有想到,她会跟司沉……
夜博文知道,他必须要跟她解释清楚。
“你不是问我当年为什么会去见你的母亲吗?”夜博文的眸子轻闪,他的手紧紧的握起,身子再次的不受控制的发抖。
有些事隐瞒了太久,突然揭开,他都觉的有些不知所措。
温若晴望着他,没有说话,她的唇角微微的抿起,她想知道,但是不知为何,这一刻她又有些害怕知道。
“当年,是你的母亲联系的我。”夜博文暗暗呼了一口气,继续说着:“其实,在那之前,我跟你的母亲很久都没有联系过了,那天,你的母亲突然联系我……”
夜博文想起当年的情形,一双手明显的颤了颤,当时,她联系他的时候,他的心情很复杂,很复杂。
然后,他一刻都没耽搁的去见了她。
温若晴依旧没有说话,她等着,等着他继续说。
“我去见了你的母亲,你的母亲当时病的很重……”夜博文的话语微微的顿了顿,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沉重:“我并不知道你母亲生了病,而且病的那么重,我不知道……”
这一点温若晴是知道的,当时母亲的确病的很重。
看到夜博文痛苦的自责,温若晴微眯的眸子中隐隐的多了几分其它的情绪。
他不知道?
那他知道又能怎么样?又会怎么样?
她知道当年母亲的病是不能医治的,是绝症。
“或者,你的母亲当时就是知道自己时日不多的,所以才会主动的联系我,那是她第一次主动联系我,第一次。”夜博文眸子闭起,似乎想要掩饰中眸子中的情绪,但是他脸上的情绪暴露的太明显。
“我母亲为什么要突然联系你?”温若晴不想看到他沉浸在过去的回忆中,她更想知道答案。
“当时,你的母亲拜托我帮她做一件事情。”夜博文似回了神,再次望向温若晴,他再次暗暗的呼了一口气。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