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17章让她心惊肉跳的亲子鉴定(7)
是那个她曾经怀疑跟她的母亲死有关的夜博文?这一刻,温若晴真的是很意外,甚至是错愕的,夜博文为何会突然五零给她打电话?
说真的,那次她去夜家没有看到夜博文,后来,她便没有再特意去查夜博文的事情了。
事情已经过去那么多年,她知道有些事情就算想查也未必能查到了。
而且,不知道为何,她有些不想去查了!!
可能是因为夜司沉,也可能是因为别的,她说不太清楚。
但是,现在夜博文却给她打电话了?
为什么?
“夜先生有什么事吗?”温若晴暗暗呼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她的声音依如平时一样的平静,听不出任何的异样。
“唐小姐,我们能见个面吗?”夜博文直接的提出了见面的要求,他既然决定了,自然就不能再退缩了。
“见面?为什么?”温若晴的眸子快速的闪了闪,先前她为了找夜博文费了不少的心思,但是现在……
“唐小姐,我们见了面再说。”夜博文没有明说,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句,然后补充道:“唐小姐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
夜博文说这话时,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异样的情绪,那种异样,隔着电话线,一般人是听不出来的。
但是温若晴却听出来了。
夜博文的声音中那些异样的情绪,让温若晴的眼皮下意识的跳了跳。
温若晴想起了母亲的死,想起了在母亲的遗物里发现的那张夜博文的照片……
“好,什么时候?在哪儿?”温若晴想了想,还是同意了,对于当年事情,她心中存在太多的疑惑,现在夜博文主动约她,她没有理由不去。
而且,她也想要知道夜博文为什么要突然约她出去,她要看看夜博文想要做什么……
“我在鑫月酒店,唐小姐可以什么时候方便什么时候过来,我可以在这儿等着。”电话另一顿,夜博文似乎松了一口气,压抑的声音中那异样的情绪依旧存在。
这句话足以表明了夜博文的态度,她若不到,他可以一直等。
“好,我一个小时后到。”从这儿到鑫月酒店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温若晴打算现在就赶过去。
既然夜博文已经在哪儿等着了,她总不能让他一直等着。
温若晴因为昨天晚上没有睡好,所以喊了司机送她,因为现在她是唐害大小姐的身份,让司机送她过去也是很合理的。
温若晴出来的时候,刘秘书跟保镖已经离开了。
温若晴想到这件事情关系到母亲当年的死因,想到夜博文可能会跟母亲的事情有关系,所以温若晴没有给夜司沉打电话。
当初,她没有继续查这件事情很大的原因的确是因为夜司沉,但是现在事情摆在了她的面前,她自然不可能再逃避了。
坐在车里,温若晴唇角微抿,脸色略显凝重,她慢慢的闭起眸子靠在座椅上。
原本一夜没睡,她已经很累了,但是现在却是一点的睡意都没有。
她隐隐的觉的今天去见夜博文,可能会掀起一些波澜。
“大小姐,累了吧?要不我先送你回去休息一会吧?你这样身体会吃不消的。”司机看到她闭着眸子,以为她困了,唐家的司机也是部队退下来的,都是十分的信的过的。
所以,司机也知道温若晴昨天晚上在医院照顾温老爷子一夜未睡。
“李叔,我没事。”温若晴睁开眼睛,暗暗呼了一口气,此刻就算让她回去她也肯定睡不着。
若是夜博文只是单纯的跟她的母亲的死有关,她就事论事,查明真相,并不会如此复杂。
但是,偏偏夜博文是夜司沉的父亲。
李叔从室内后视镜里看到温若晴的样子,眸子微微闪了闪:“大小姐是要去见什么人?会不会有危险?”
很显然,李叔发现了温若晴有些不对劲,至少她跟平时是很不一样的。
“不会。”温若晴脱口而出,这话说出来后,温若晴愣了愣,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何这般的肯定不会有事。
温若晴回过神后,突然笑了,她觉的她先前因为自己的判读钻了牛角尖,或者事情根本就不是她猜想的那样。
李叔看到她笑了,便也明显的松了一口气,便也没有再多问了。
到了鑫月饭店,温若晴让李叔等在外面,她自己进去了,夜博文定了包间,先前便把包间号告诉了温若晴。
温若晴直接去了夜博文定的包间。
温若晴走到门外的时候,暗暗呼了一口气,然后才推开了房门。
房间里,只有夜博文一个人,夜博文坐在轮椅上,身形消瘦,神情忧郁,脸色有些苍白,已经没有了当年温若晴在村口看到他时的那般的风采。
但是,温若晴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了他。
房间里的夜博文听到推门声,快速的抬起眸子望了过来。
他的目光落在温若晴的脸上时,一双眸子瞬间的圆睁,那眸子中的错愕没有掩饰,或者是来不及掩饰。
接到电话,来的时候温若晴已经卸去了自己脸上的伪装,毕竟夜博文点名要见唐家大小姐。
温若晴看到夜博文的反应,眉头微蹙,夜博文见到她为何这般的错愕?
温若晴还发现,那份错愕之下,还有着太多的复杂的情绪。
他那些复杂的情绪让温若晴的眉头微微轻蹙。
“夜先生。”温若晴走进了房间,然后关了房门,直接的走了过去,淡淡的喊了一声。
夜博文似乎突然回过神,一双眸子快速的闪了闪,收回了一直望着她的目光。
他暗暗的呼了一口气,似乎极力的让自己冷静了下来,然后才再次的抬眸,望向了温若晴。
“你是唐沁儿?”夜博文的咽喉处微微的滚动,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别的。
“是夜先生约的我,我想夜先生应该很清楚我的身份。”温若晴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是他约的她,他现在问她这样的问题不是很奇怪吗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