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百九十二章 重要任务
    

    时间紧迫,条件简陋,再加上人手不足,冯天冬只能做到这一步,下阶段更严谨的临床试验还要相关部门去做。

    冯天冬把冯老爷子的实验记录做了番整理,连同自己的实验记录和实验结果,以及他对下一阶段临床试验的建议,构成了一份完整文件。

    诸事齐备,时间已经够久,于是,冯天冬带着老爷子亲手工制作的一批“至消丹”、“至消散”返回谷槐城。

    回到谷槐的第一件事,自然是先向石川一郎报到。

    冯天冬在乡下这一段时间,表面上看似轻松,实则他的心里压力非常的大,很怕实验结果出现什么偏差,废了这么个急需的好药,整晚整晚地睡不好觉,再加上自己给了自己几刀,流血不少,因此,整个人看起来还真是显得憔悴,也消瘦了一些,很有大病初愈的模样。

    见此,石川一郎自然对他没有什么怀疑。

    问候了冯天冬几句话后,石川一郎便开始布置任务,言说皇军下阶段作战已经进入准备时期,责成冯天冬尽快进入工作状态,协调政府,做好后勤工作。

    前嘉胡同十七号,冯天冬约见刘宝生。

    “野鹅同志,这么长时间你到那里去了,也不向组织打声招呼,我们都在为你担心,你这是严重的无组织无纪律。”一见面,刘宝生满脑袋火气,毫不客气地批评道。

    “呵呵呵,老刘,消消气,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顾不上什么了,好了,批评的话以后再说,现在有重要任务交给你。”冯天冬挥挥手,示意刘宝生不要生气,笑着说道。

    一听重要任务,刘宝生的注意力马上被带到了这上面,忘记继续批评冯天冬。

    接下来,面对刘宝生,冯天冬收敛笑脸,面容严肃,郑重其事地说道:“老刘,我命令你,马上回一趟根据地,亲手把它们交给李铭南处长,或者吕纯明同志,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看到。”

    刘宝生点点头,接过冯天冬递过来的信封和一个小布包。

    随后,冯天冬轻抚着刘宝生手上的布包,说道:“老刘,你要牢牢记住,这些东西,比你我的生命还重要,就是死,也不能让它落到敌人的手里,这可是关系到全中国的抗战事业。”

    听到冯天冬说出这番话,刘宝生惊呆了,拿着信封和布包的手都有些颤抖,这里面是什么东西?怎么会让冯天冬说的如此严重,不由紧紧握了握手里的东西,面对冯天冬,脸色凝重,用力地点了点头。

    刘宝生把信封和布包贴身收好,两个人四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四目相对,一切尽在不言中。

    目送刘宝生离开,冯天冬也怅然地返回医馆,他给刘宝生带走的信封里,不仅有药方、制作工艺,以及完整的实验资料、建议等,还有他写给军区的一份请示文件。

    冯天冬请示,是否可以吧“至消丹”、“至消散”的药方及制作工艺提供给**。

    在文件中,冯天冬阐述道,虽然**的医疗救护条件远好于八路军根据地,但是,由于药物大多需要进口,日本鬼子的封锁,以及财政的窘迫,使得各种药品,和真正的需求相比,还是相差的太远太远。

    这样一来,**的大批伤兵,真正能够得到充足、有效治疗的都是**的上层军官,底层士兵的治疗条件不见得比八路军条件要好,可这些人,都是中国的抗战力量。

    “至消丹”和“至消散”可以很好地解决部分问题,现在是国共合作,共同抗战,我们应该对第一线的抗战力量,提供支持。

    另外,冯天冬认为,现在**在后方的医药条件比八路军要好很多,后期的临床试验,如果由**组织去做,可能会得出更准确的结论,我们可以享受这个成果,对八路军也是有利的。

    时间进入十月上旬,“百团大战”第二阶段的作战已经接近尾声。

    日本鬼子在这两个战役阶段中,吃了大亏,交通线被破坏的千疮百孔,短时间想要恢复正常,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为了避免今后再发生类似的事情,必须限制华北八路军的活动区域,因此,华北司令部拟定作战计划,准备集结重兵,对华北各部八路军实施大规模的报复性扫荡,彻底打垮八路军,肃清根据地。

    晋察冀军区司令部驻地。

    参与前一阶段战斗的八路军正在进行修整,准备迎接更艰苦的战斗。

    此时,刘宝生怀揣冯天冬交给他的,比命还重要的东西,小心翼翼,辗转回到根据地,比平时多用了很多时间。

    走进李铭南办公室,拍了拍胸口,示意李铭南自己有重要情报,让办公室其他人回避。

    看到刘宝生小心翼翼的模样,李铭南感到有些不明所以,直到他把办公室其他人打发出去,打开刘宝生交给他的信封,看着看着,不禁开始浑身颤抖,

    虽然冯天冬对刘宝生一再叮嘱这份东西的重要性,刘宝生也确实准备用自己的生命来维护这些东西,但他的心里却没把这件事放到与冯天冬同样的高度,现在看到李铭南目前的模样,刘宝生终于相信了,也在暗暗庆幸自己,能够安全完成冯天冬交给的任务。

    李铭南看了一眼刘宝生,继续盯着手中的信件发呆。

    晋察冀军区的几个医院,常年都处在缺医少药的状态,其实,不光是晋察冀军区的医院,所有八路军的医院几乎都是这个状态。

    很多时候,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我们受伤的八路军干部、战士,由于没有药品,尤其是没有抗感染的药品,明明可以救活的战士,却没办法阻止伤口的一天天恶化,以致于慢慢失去生命。

    每当这个时候,每一位首长,每一位战友,每一位医生,他们都很心痛,他们愤怒,他们无奈,含着眼泪,怀着深深的无力感,他们的心在滴血。

    抗战艰苦,尤其是八路军更是艰苦,军区的后勤部门,还有每一位敌后工作者,都在竭力想方设法地在为根据地解决急需的物资问题。

    可筹集药品,确实最难的,日本鬼子对药品的控制是非常严的,不管是大城市,还是小县城,只要是药店,就都在日伪特务们的监视之下。

    八路军的后勤人员,地下工作者,经常是拿着钱,也很难买到药品,长期以来,我们很多同志因为购买药品,而不幸被捕,也有很多同志因此而牺牲。

    现在好了,有了这个“至消丹”和“至消散”就可以解决很大的问题。

    李铭南抱着药方和成药,向刘宝生打叮嘱一句:“今天这件事谁也不能告诉!”便推门冲出办公室,不管不顾地向军区司令部飞奔。

    留下一脸懵懂的刘宝生。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