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十一章 报仇雪恨(求订阅收藏!)
    刁一贵看见冯天冬,立刻露出惊喜的神色。

    他认识冯天冬,刁一峰曾经带他来过自己的酒楼,后来他也数次去自己的酒楼宴客。因此,刁一贵以为冯天冬是来解救自己的,拼命呜呜着,示意他,把堵着嘴的破布拿出来。

    “刁一贵,我可以把堵你嘴的东西拿出来,但是,你可不能大声喊叫,不然谁也救不了你。”冯天冬轻声说道,语气却是不容置疑。

    一听这话,刁一贵一怔,忽然发觉事情和他想的可能不一样,冯天冬好像不是来解救自己的,可他还能怎么办,只能把冯天冬当做救命稻草,拼命地点头。

    冯天冬拿出一把匕首,用冰冷的刀刃贴在刁一贵的脸上,先瞪了他一眼,然后,又冲着他微微一笑,把破布从刁一贵的嘴里被拿了出来。

    刁一贵活动活动自己发麻的嘴,觉得能说话了,刚想大喊出声,立刻感觉贴在自己脸上,冰冷的匕首在动,马上带着哭音,轻声说道:“冯翻译,我被人绑架了,快带我离开这里”

    冯天冬拿着匕首,拍着刁一贵的脸颊,笑着说道:“呵呵呵,刁一贵,你觉得我是来解救你的吗呵呵,你想的到挺美啊。”

    刁一贵使劲扭动着被绑起来的身体,露出祈求的眼神,哭诉道:“冯翻译,求求你了,冯大哥、冯爷爷,我有钱,我给你钱冯爷爷,只要带我离开,要多少钱都行求你啦”

    看着刁一贵那副丑态,冯天冬玩味地冷笑道:“嘿嘿嘿,刁一贵,我费劲巴拉的把你绑到这里,再带着你出去,就为要你点钱,呵呵,你说,可能吗”

    “为什么为什么啊”刁一贵不敢高声,低声嘶吼道。

    “为什么哈哈哈,刁一贵,你自己干过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你自己不知道吗还有脸问我为什么你早就该死”冯天冬恨声说道。

    说完,一指王婉儿:“刁一贵,仔细看看,这位姑娘你还认识吗”

    盯着王婉儿看了一会儿,刁一贵茫然地摇了摇头。

    “哼你干的坏事太多,很多都记不起来了吧。好好想想吧,几年前,东大街的知味轩饭庄,你勾结后岛三男、马金祥谋财害命,害的王家是家破人亡,哼想起来了吧。这姑娘,就是王家唯一幸存的王婉儿,现在她回来了,回来报仇雪恨

    刁一贵,你听着,后岛三男早已被干掉,他是第一个,现在轮到你了,哼哼,紧接着就是马金祥,他也跑不了。”

    “饶命啊饶命啊我再也不敢了”刁一贵终于知道发生了什么,也知道后岛三男死于谁之手了,想想自己马上就要步上他的后尘,吓坏了,不停地求饶。

    见刁一贵被吓的差不多了,冯天冬用匕首把柄,敲着刁一贵的脑袋,问道:“刁一贵,想活命吗”

    “想啊想啊”

    冯天冬又露出了笑容,说道:“那好刁一贵,我要问你几个问题,如果你回答的能让我满意,也许会放你一马。”

    刁一贵拼命地点头。

    接着,冯天冬死死盯视着刁一贵的眼睛,眼含杀气,肃声问道:“刁一贵,说说吧,为什么刁一峰总是盯着我不放”

    “这”刁一贵迟疑了一下,看到那冯天冬令人害怕的眼神,连忙说道,“我也不是很清楚,好像是牵扯到刁冯两家之间的仇恨,你们家威望太高,我们刁家可撼不动,所以,刁一峰就想借助日本人的力量对付你。”

    “嗯”这件事冯天冬还是第一次听说,急忙追问道,“你说什么仇恨刁冯两家的仇恨说是什么仇恨”

    “我不知道”

    “嗯”

    见冯天冬又把匕首拿了起来,刁一贵哭喊道:“我真的不知道,只知道我爷爷和我爹的死都与你爷爷有关,其他的真不知道”

    冯天冬没搭理他说的话,把匕首刺入刁一贵左胸有两公分,眼冒寒光看着他的眼睛,想看出他是不是在撒谎。

    “啊,啊,我真不知道,饶命啊”刁一峰哭喊着,看见冯天冬吓人的眼神,又不敢大声,只是低声叫着。

    见此情景,冯天冬能够感觉到,对于刁冯两家之间的恩怨,刁一贵可能真不知道,便把匕首抽了出来,拿起破布再一次堵上了刁一贵的嘴。

    很快,冯天冬便恢复了平静,他把匕首递向王婉儿,微笑着说道:“婉儿姐,是时候了,动手吧”

    虽然刁一贵的嘴被破布堵上了,可耳朵听得见啊,听到冯天冬对王婉儿所说的话,立刻明白,自己今天是活不下去了,不由自主地开始死命挣扎,嘴里也“唔,唔”地发出声音。

    在刚刚冯天冬和刁一贵对话过程中,王婉儿坐在旁边,一言未发,一直抿着嘴,美丽的大眼睛喷着怒火,死死盯着刁一贵,恨不得扑上去咬他几口。

    现在,听到冯天冬让她动手,二话不说,毫不犹豫地接过匕首,双眼圆瞪,悲愤化为力量,两只手紧紧握住匕首的把柄,用尽全力,向刁一贵的胸口扎去。

    锋利的匕首没根而入,喷射出来的鲜血激溅了王婉儿一身一脸,王婉儿丝毫不为所动,她也顾不上这些,刻骨铭心的仇恨让她忘掉了担忧,忘掉了害怕,忘掉了一切。

    匕首刺入身体后,刁一贵挣扎的更厉害了,王婉儿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力量,紧紧握住匕首,任凭刁一贵如何折腾,一动不动。

    渐渐地,刁一贵停止挣扎,没了动静。见此,冯天冬走过去,把手放到刁一贵的鼻子下试了试,柔声说道:“婉儿姐,松手吧,他已经没气了”

    冯天冬的这句话,仿佛抽干了王婉儿身上所有的力气,双手一松,两腿一软,“扑通”,瘫坐在地,接着,“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冯天冬过去,把王婉儿抱起来,放到椅子上,王婉儿双手环着冯天冬的腰,把脸埋在他的怀里,继续哭泣着。

    过了好半天,王婉儿才逐渐缓了过来,抬起头,望着冯天冬,抽抽泣泣地说:“天冬,谢谢”

    “婉儿姐,怎么又说这话,不怕我打你屁股。”冯天冬笑着说道,“好了,收拾收拾,这里不能久待,我们需要赶快离开。”

    冯天冬那平和的眼神感染了王婉儿,她也渐渐平静下来,看了看自己浑身的血迹,既有些害怕,又有些不知所措。

    冯天冬朝他摆摆手,示意她不要紧张、着急,走出房间,把二梁叫进来帮忙处理刁一贵的尸体,同时端来一盆水,又递给王婉儿一包衣服,让她洗洗脸,把沾血的衣服换掉。

    目前的情形,冯天冬早有预料。

    接下来,二梁合力,把刁一贵的尸体埋在院子里。随后,处理掉所有痕迹,四个人悄然离去。

    天津https:.tetb.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