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百零六章 婉儿请求
    中谷造完了,位置肯定保不住了,没有人比冯天冬更能够肯定这件事。

    留给中谷造的时间已经不多,他还在做着最后的努力,期盼着奇迹出现,而且,他还看到了一丝曙光。

    冯天冬却知道,这个奇迹不可能出现,中谷造去职是板上钉钉的事。

    可是,滨田太郎、石川一郎、福山司夫几人却不知道,他们还都存有一些担心,担心中谷造真的走了狗屎运,创造出奇迹,成功抓出“野鹅”。

    虽然他们都很希望中谷造的去职,可他们的心里又很矛盾,既想着抓出“野鹅”,又担心中谷造因为抓出了“野鹅”,从而稳固住自己的位置。

    只有冯天冬什么也不担心,他知道中谷造想要抓出“野鹅”是天方夜谭,自己就是“野鹅”,怎么可能让他抓住。

    作为一名卧底特工,冯天冬应该自豪,可以说,在谷槐基本上没有人怀疑过他。别说石川一郎,就是中谷造也基本没怀疑过冯天冬。

    虽然刁一峰曾三番五次地针对自己,但冯天冬已经能肯定,刁一峰并不是因为怀疑自己是“野鹅”才会如此,而是另有原因,可到底是什么原因?冯天冬也不知道,他也很想弄清楚这件事。

    既然没有抓出“野鹅”的可能,中谷造去职就成为了必然。

    还有一点冯天冬可以断定。同时,结合石川一郎与林同光的谈话,再加上今天石川一郎对刁一峰的态度,还有刁一贵即将爆出的内幕。

    刁一峰的警备队长也保不住!这更是冯天冬希望看到的。

    一直以来,刁一峰的某些行为让冯天冬很是头疼,冯天冬曾经认真分析过刁一峰,一开始,他以为是因为江林,才造成两人之间的矛盾。

    后来,冯天冬又觉得,刁一峰好像是真的在怀疑自己与抗日分子有关,因此,自己做了很多防范。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冯天冬通过刁一峰的几次行动,经过分析发现,刁一峰针对自己好像是故意的,并不是怀疑自己是什么抗日分子,而是故意在找茬陷害,想借日本人的手加害自己。

    比如说,刁一峰监视医馆,并派薛益群到医馆卧底,并不是说他想发现自己些什么。因为,自己很少呆在医馆,这样做无疑是白费力气。

    可刁一峰就这样做了,为什么?冯天冬考虑到,现在的老百姓,背地里骂几声鬼子汉奸,那是常有的事,大家也都心知肚明,根本无法追究。

    如果到医馆看病的患者,随口咒骂几句,而医馆里却有人附和,一次两次可能无所谓,时间长了,谁知道鬼子会怎么想?会怎么看待医馆?。

    再比如,刁一峰派人假扮八路军伤员去医馆试探,选择的却是冯天冬不在医馆的时间,如果不是冯天冬事先有言在先,凭着医馆百多年积累的好心名声,孙义很可能会出手救治伤员。这件事要是揭出来,冯天冬将会有口难言。

    刁一峰的这些行为,虽然对冯天冬没有造成什么影响,可这样总有人盯着自己,还是让人感觉很讨厌,如果不是刁一峰在警备队长的位置上,冯天冬早就要他的命了。

    只要刁一峰不再担任警备队长,冯天冬出手干掉他,就不会引起日本鬼子的重视,以及可能引起的对平民百姓的报复。

    因此,对于刁一峰可能的结果,冯天冬是乐见其成。

    对于中谷造,冯天冬却并不希望他离开。

    如果不是因为中谷造给刁一峰撑腰的原因,以及石川一郎同中谷造之间的矛盾,冯天冬倒是希望中谷造能留任特高课长。

    中谷造确实水平有限,一直以来,还真没提出过什么有效的,切实可行的对付抗日组织的方法,长期依靠手下几个中国特务头子,在那里自行其是。

    中谷造很容易糊弄,只要你制定出一个计划,言之凿凿,在呼几句口号,很容易得到他的认可和支持。中谷造手下的这些人,一直就是这样干的,尤其是刁一峰。

    凭着冯天冬的直觉,他认为,福山司夫要比中谷造更难对付,还曾经想过要不要帮中谷造想想办法,保住特高课长的位置。

    但当他听孙宏元说,岩崎弘介曾经告过中谷造的状,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有这个原因存在,石川一郎和中谷造的矛盾已经不可调和,他必须站在石川一郎一边。

    呵呵,好戏即将开场,接下来,就是等待。

    ……

    晚间闲来无事,冯天冬来到“满春院”。

    同往常一样,扔给老鸨儿一根小黄鱼,径直走进自己惯去的厢房,不一会儿,王婉儿走了进来。

    冯天冬一见,明显感觉婉儿的情绪有些低落。

    果然,待王婉儿刚刚坐到他的身边,还不等冯天冬问话,便带着哭音道:“天冬,你是不是不想见我了?”

    冯天冬把婉儿往怀里揽了揽,柔声说道:“婉儿姐,你又瞎琢磨什么呢?这话从何说起。”

    “那你怎么来看我次数越来越越少了?”王婉儿继续问道。

    现在的婉儿十分敏感,她和冯天冬不一样,冯天冬每天都有很多事情需要忙活,而她则整天闲呆着没事,总是数着日子盼着冯天冬过来,很清楚冯天冬前来“满春院”的次数要比以前少一些。

    冯天冬一怔,暗叫一声惭愧,自从上次刘宝生和自己谈过话后,冯天冬不自觉的,就将前来“满春院”的次数减少了一些。

    想到王婉儿那敏感的神经,冯天冬暗忖,决不能让她察觉出什么。

    于是,轻声说道:“婉儿姐,麦收快到了,事情很多,最近有些忙。”又凑到她的耳边说道,“我还需要抽出时间对付刁一贵,计划正在实施,我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王婉儿身子一震,抬起头死死盯着冯天冬的双眼,冯天冬没有避开她的目光,同样直视王婉儿,重重地点了点头。

    婉儿一见,再也忍不住,眼泪“唰”地就流了下来,抽泣着说道:“天冬,谢谢你!”

    为了缓和气氛,冯天冬啪地拍了一下王婉儿的小脑袋:“说什么呢?什么谢不谢的,婉儿姐,你的事还不就是我的事,再这样说,看我不打你屁股。”

    一句话说的王婉儿破涕为笑,但很快,脸色又阴沉下来,恨恨地说道:“天冬,能把刁一贵抓来吗?我想亲自动手!”

    冯天冬吓了一跳,诧异地看向王婉儿,想不到她能有这样大的胆量,这样勇敢的决心。

    见冯天冬望着她,王婉儿没有丝毫犹豫,握着双拳,坚定地点点头。

    看着王婉儿的样子,冯天冬心一软,答应她道:“好!我就把他抓来,让你亲自动手!”

    两人渐渐恢复平静,轻声地说着话,忽然,王婉儿说起一件事:“天冬,前几天,我看到刁一贵了。”

    冯天冬心里一紧,虽然王婉儿好端端地在自己身旁坐着,冯天冬还是一阵担心,真拍这丫头忍不住,轻举妄动。

    “没发生什么吧?”冯天冬小心地问道。

    看着冯天冬那紧张的模样,王婉儿心里一阵温暖甜蜜,轻声说道:“放心吧,天冬,有你在,我不会冒险了,我等着你替我报仇。”

    冯天冬轻柔地抚摸着王婉儿的头发,微微点了点头。

    “刁一贵来这里干什么?”冯天冬随口问道。

    “我不知道,听姐妹们说,他好像是和一个什么姓谭的团长一起来的,具体的就不清楚了。”王婉儿说道。

    很好,这信息王婉儿毫不在意,随意说说。

    可是,这消息对冯天冬却很重要,嘿嘿,估计刁一贵倒卖武器就和这位姓谭的团长有关,这正是冯天冬想要知道的。谭团长这个人应该不难找,谷槐周边就这么几个伪军团,一打听就能知道是谁。 富品中文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