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百零一章 再次点拨
    遵照岩崎弘介的指点,石川一郎把林同光叫到特务机关。m.

    石川一郎思索了很久,想得很清楚,要想掌控警察署,就要依靠林同光和江林,警察署的署长高航和其他两个副署长,他都看不上眼,没什么能力不说,还不听招呼,仗着自己是谷槐的老人,有省、市公署高官撑腰,一直在庸庸碌碌混日子。

    江林和林同光则不同,他们俩都是自己提拔的,又有一定能力,掌握着警察署最为关键的警务处和特务处,如果再加上警备队,可以说,警察署就完全是在自己的控制之下。

    有冯天冬的协调,江林一直以来都是在自己的指挥下完成工作,户籍清查,颁发居住证、实施保甲制,不说办的多么轰轰烈烈,但确实规规矩矩,有板有眼。

    可林同光最近一段时间却很少到自己这里来汇报工作,特务处的运作基本是在听中谷造的指挥,石川一郎准备改变这个现状,因此,今天他把林同光叫过来,就是想敲打他一番。

    “林桑,来,坐,和我说说警察署和特务处现在的情况。”石川一郎招呼林同光坐下,面带笑容,和蔼地说道,可口气确是不容置疑。

    听到石川一郎的问话,林同光在那里暗自后悔,后悔没听冯天冬的话,尽早来给石川一郎汇报工作。

    林同光想到有些多,没有冯天冬看到明白,他唯恐自己把寻找地下党的工作向石川一郎汇报,中谷造会有意见,再者,有些事情他也不想透露,就这样琢磨来琢磨去的,就把时间给耽搁了,直到今天石川一郎召见,他才感到自己失去了最佳时机。

    不过还好,听完林同光的汇报后,石川一郎并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询问他具体的工作安排和他不想多做透露的内容,态度也很平和,始终面带笑容,并没有生气的意思。

    林同光感觉还好,看来石川一郎并没有过于责怪自己,心里逐渐平静。可正他在暗自庆幸的时候,接下来石川一郎说出的一番话,开始让林同光头大。

    “林桑,你知道当初警察署新成立的时候,把刑侦科和情报科都划归到特务处管理,同时在已有警备队的前提下,还在特务处成立了行动队,这些都是为了什么吗?你明白吗?”石川一郎直视着林同光问道。

    林同光点点头说道:“我明白,是为了对付抗日分子”。

    石川一郎微一点头,接着又问道:“吆西!那么,林桑,我来问你,这段时间,你们特务处的各个部门都起到应有的作用了吗?

    你们确实做出过一些成绩,立过很大功劳,可自从你们特务处成功策反中统以后,就一直没做什么像样的工作,这可不行啊。

    当然,也许你们做了很多重要工作,我不知道,呵呵,这不怨我,是你没告诉我,可是,这样也不行啊。”

    林同光的脑袋开始往外冒汗,张张嘴,可不等他出声,石川一郎又提出一个让林同光更加无法回答的问题:“林桑,除了特务处,你再说说看,现在的警备队起到它应有的作用了吗?”

    林同光张口结舌,不知如何回答才好。

    看到眼前林同光的模样,石川一郎满意地笑了,缓缓说道:“呵呵呵,林桑,我今天提出的这些问题,有些不好回答,我也不是让你现在就回答,是让你回去好好想想的。

    你要记住,你是警察署的副署长,是分管特务处、警备队的副署长,是我石川一郎提议推荐的副署长,你要负起责任,不要让我失望。”

    林同光张嘴想说什么,可张了张口又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憋出一句:“石川太君,可是,中谷太君……”。

    石川一郎挥手拦住了林同光,冷声说道:“林桑,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这些我也很清楚,不要着急,还是先好好想想我的问题,想想你应该怎么做。”

    然后面无表情地挥了挥手说道:“去吧!”

    林同光鞠躬施礼后向门外走去,刚走到门口,又听石川一郎在背后说道:“林桑,有时间去找冯天冬聊聊,他比你明白!”

    ……

    林同光心里实在感到迷惑,石川一郎说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有些事情他还真是想不明白,既然石川太君说冯天冬明白。于是,前脚出了“青田公馆”,林同光后脚就来到了“冬院”。

    梁英把林同光引到办公室,一进门,就看到冯天冬正抓着听筒,在电话里大发雷霆:“肖科长,你他妈的别给我废话,保安团的运输任务必须在两天内完成,什么人敢不听招呼,去找警备队帮忙解决。

    你说什么?警备队敢不出力?那他们是自找倒霉,你去找你们处长,让他去和警察署协商解决,实在不行,我就向石川太君汇报,妈的,还反了他们了,哼!。”

    这几天,八路军就要突袭石板村,冯天冬当然要把物资全部运过去,那都是部队急需的。后面那些关于警备队的对话,是他看到林同光进来,故意说给他听的。

    冯天冬知道石川一郎今天要召见林同光,也知道林同光一直没去找石川一郎汇报工作,今天他准备再次点点林同光。

    “哎呦!林署长来了,快坐,梁英,上茶。”放下听筒,冯天冬热情地招呼林同光进屋坐下。

    林同光在冯天冬的示意下,坐到沙发上,笑着说道:“兄弟,别忙活了,老哥我今天又是来向你请教些问题的,好好讨个主意。”

    梁英把茶碗端给林同光,然后出了办公室,将门帮他们掩上。

    冯天冬走过去,坐到了沙发的另一边,指着茶几上的烟卷示意林同光抽烟,同时问道:“林署长,又发生了什么事?”

    慢慢拿起冯天冬放在茶几上的烟卷,林同光点上一支,狠狠吸了一大口,嘴里吐出一股浓浓的烟雾。

    透过眼前迷蒙的烟雾,林同光目视着冯天冬,也没遮掩,直说道:“今天石川太君把我招了过去,对我说了一些问题,我有些不明白,觉得十分难办。”

    “什么问题?有什么不明白的?有什么可难办的?”冯天冬满不在乎地一挥手,连串的问话从嘴里说出来。

    “石川太君让我抓紧发挥出特务处的作用,要经常汇报特务处的工作,再一个就是让我同时把警备队也要管起来!”林同光说道。

    “林署长,这有什么不明白的,有什么好难办的,这些工作本来就是你的职责,你可是副署长啊。”听完林同光说的话,冯天冬明白,石川一郎这是要通过林同光来紧抓警察署。

    于是,冯天冬耐心地说道:“这样,林署长,你听我说,石川太君让你发挥特务处的作用,经常去汇报工作,这是应该的吧,有什么可为难的,其实你早就应该去汇报了,上次我就提醒过你。”

    “有些事需要保密,暂时不能透露!”

    冯天冬摆摆手,道:“林署长,你想多了,这根本就不是问题,具体工作我想石川太君也不会太过关心,他也没那个精力,他关心的是你们在干什么,而不是关心你们怎么干的,他需要的是结果,呵呵,这一点我可是深有体会的。

    还有一点,有些事情你都能透露给中谷造,怎么就不能向石川太君汇报?石川太君还不如中谷造值得你信任?”

    林同光眉头一皱,点了点头。

    冯天冬继续说道:“还有你说的第二件事,警备队有什么不好管的,作为分管副署长,你管他们名正言顺,有什么好为难的,嘿嘿,不听话,就换人!”

    “可中谷太君那边……,警备队可一直都是听他的指挥,我现在突然去指手画脚,会让他怎么想。”林同光为难道。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