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七章 初露端倪
    前去察看“裕鸿祥”货栈,没能发现什么与刁一峰有关的东西,冯天冬也不着急,现在他需要的是,查清刁一贵军火和药品的来源,这才是重点。于是,吩咐小石头继续盯紧刁一贵。

    ……

    刁一峰可不知道冯天冬已经对“裕鸿祥”产生了兴趣,这几天,他正被中谷造催逼的异常烦闷。

    从“裕鸿祥”流出的物资越来越多,刁一峰很高兴,觉得这是大好现象,杨国新为地下党每采购一次物资,距离地下党就越近一层,虽然杨国新对谷槐地下党核心圈的渗透仍然毫无进展,但刁一峰很有耐心,可以从容等待。

    刁一峰有耐心,也有时间等待,可中谷造的耐心已经被消耗的差不多了,他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在他知道岩崎弘介告了他的状之后,他就明白,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必须在短期内做出一些成绩,否则……。

    因此,中谷造拿掉了一直以来还算平和的伪装,本性彻底暴露,天天面目狰狞地催着他手下的几支队伍尽快拿出成绩,尤其是对刁一峰,催逼的最紧。

    没有办法,刁一峰迫于中谷造的压力,只好想了个主意,准备采取些行动,帮助杨国新接触到更多的谷槐地下党,尽快获得更大信任。

    ……

    这一日,杨国新通知刘石泉,他已经根据上级提出的需求,准备好了一批物资,刘石泉过到货栈一看,杨国新准备的物资不仅齐全,数量上,也远远超过了上级的要求,自是非常高兴。

    很快,刘石泉找到组长高宁军,汇报了杨国新货物准备完毕的消息。

    本以为听到物资已经备好,尤其是数量比原计划准备的更多的消息后,高宁军应该和自己一样开心。

    可刘石泉没想到,高宁军非但没有表现出高兴的态度,反而是紧紧皱起了眉头,似乎是遇到了什么为难之事。

    刘石泉不明所以,急忙追问,高宁军告诉他,他们小组的这条交通线有两个重要节点,好像受到了敌人怀疑,似乎是有警备队在监视着他们。

    让高宁军不好确定的是,他们是真的暴露了?还是有其他什么原因?

    如果已经暴露,那警备队为什么不采取行动呢?

    难道仅仅是怀疑,而没有什么证据,不好直接动手;或是已经掌握了一些证据,但他们还想继续扩大战果,等着他们有所动作。

    还是说,是自己的判断有误,警备队这种似有似无的监视,并不是针对自己的交通线,只是一种日常行为。

    在没有弄清真相之前,绝对不能冒险!因此,高宁军决定,先等一等,暂时放弃运送物资出城,看看情况再说。

    可糟糕的是,第二天,警备队又有了一些行动,他们开始对谷槐的一些商社、货栈做不定期的例行检查,使得情况变得有些紧急。

    这种事情以前也偶有发生,本来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可现在这种事情出现的却不是时候。

    现在“裕鸿祥”货栈的后院,可是堆着的大批根据地需要的物资,如果被发现,后果将不堪设想。虽然这次的检查被杨国新巧妙应付过去了,可以后呢?

    必须要尽快将这批货物运送出城!自己的交通线暂时不能用,没办法,高宁军只好向上级求援。

    作为谷槐市工委领导之一,石明飞知道这件事后,就考虑是不是可以利用自己小组的渠道,帮助一下高宁军。但为了慎重起见,他通知刘宝生,请他征求一下野鹅同志的意见,是不是可以帮忙。

    前嘉胡同17号院。

    刘宝生把情况向冯天冬做了详细说明,征求他的意见,是否可以利用这边的渠道,帮助高宁军小组运送物资出城。

    听完刘宝生的介绍,冯天冬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低头沉思,脑海里急速旋转,分析着利弊。

    货源!货源是个关键!冯天冬一下子就找到了关键,如果帮助高宁军运货,自己这条交通线的情况随时有可能暴露给高宁军小组,也有一定的可能暴露给货源。

    暴露给高宁军问题不大,他们是组织的人,可以相信。

    货源呢?可信吗?

    于是,冯天冬问刘宝生道:“老刘,你知道高宁军他们的货源吗?是普通的商人,还是我们自己人?”

    刘宝生笑着说道:“呵呵,野鹅同志,真是小心啊,你同石明飞想到一块去了,他也有过对货源的担心。不过,他已经了解过了,货源没问题,这批物资是由组织的一个外围成员提供,就是西大街‘裕鸿祥’货栈的杨国新。”

    “什么!”冯天冬一声惊呼,“蹭”地站了起来,低声追问道,“老刘,你说清楚,能够确定是杨国新吗?”

    对于冯天冬这样的一惊一乍,刘宝生不明所以,但还是肯定地回答道:“没错,就是杨国新,完全可以确定。”

    吁……,冯天冬长出一口气,一切都明白了,这个杨国新,就是刁一峰打入地下党的钉子。

    好一个狡猾的刁一峰,恰到好处地利用了根据地缺少物资的短处。

    如果不是自己准备对付刁一贵,前一段时间对他进行监视,就不能发现他与杨国新的关系,从而就判断不出杨国新与刁一峰的关系。

    那么,如果这次石明飞帮助高宁军运货出城,还真有可能将他的小组暴露在刁一峰眼前,梁老七都有可能面临极大的危险。

    看起来,警备队这几天采取的一系列行动,都是在逼迫高宁军求援。

    想明白这些,冯天冬微微一笑,轻声对刘宝生说道:“老刘,杨国新是刁一峰的内线!”

    “什么!”这次换成刘宝生吃惊了,同样的问题,“野鹅同志,你说话可要负责任,你真能确定杨国新是刁一峰的内线?”

    同样的回答:“我能确定!”

    接着,冯天冬把自己发现刁一贵和杨国新勾结的情况,以及他的判断,对刘宝生详细叙述了一遍。

    “唰”刘宝生的冷汗顺着脖子就流了下来,太悬了!这要不是冯天冬恰好了解了杨国新的情况,那……,刘宝生不敢往下再想。

    “野鹅同志,现在怎么办?”刘宝生急忙问道。

    冯天冬没有立刻回答,低头在哪里沉思,这是个新情况,眼前的问题好解决,他现在思考的是怎么利用好这个机会?

    刁一峰不是想抓“野鹅”吗?那就暂停对付刁一贵,用“野鹅”的消息吊着刁一峰,让杨国新为我所用,让他为根据地做更多的工作,嘿嘿,就这么办。

    这件事,就不是他和刘宝生所能够决定的,而且关于南北物资沟通,冯天冬也需要军区的协助,还有一些事情他也需要越过刘宝生进行汇报。

    于是,冯天冬向刘宝生提出,一是尽快将这边的详情向上级汇报,二是通知军区他急需见见吕纯明。 2k阅读网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