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二章 晋升
    乘着初夏的夜色,避过鬼子巡逻队和四处的岗哨,当天晚上,冯天冬悄无声息地来到三皇庙街35号。

    “哈哈,这下你可以得意了,经过戴老板特批,你的军衔晋升为少校,怎么样,高兴吧。”甫一见面,黄志权就是一阵低声畅笑,随后就告诉了冯天冬一个好消息。

    “太好了,我也是校官了,距离上校也就不远了,谢谢戴老板。”冯天冬先是向着重庆方向行礼感谢,然后高兴地说道。

    “是啊,真是没想到,连你现在都是少校了,想想刚认识你的时候,你连军统正式成员都不算,我也才是个少校,变化真大啊。这两年借你的光,我也连升两级,晋升上校,以前可真不敢想啊。”黄志权感慨道。

    “组座,有什么不敢想,这都是我们拼了命,一刀一枪干出来的。接下来我们再干他几把大的,我要努力追上我姐夫,也能让我早日叫组座您一声将军。”冯天冬说道。

    “哈哈哈……”黄志权又是一阵低声畅笑,然后说道:“借你吉言,咱们共同努力吧。”

    黄志权示意冯天冬坐到他的对面,然后问道:“天冬,你今年多大了?”

    “马上就二十四岁。”

    “呵呵,二十四岁的少校,还真是不多见。想当初,在你还是个少尉的时候,你曾说要追上你姐夫的军衔,我当时认为,你那是做梦,是天方夜谭。可从那时候开始,你就一次次的立功,一次次的破格提拔,照这样发展下去,你还真有可能追上你的姐夫,甚至会早于我成为将军。”

    听到黄志权提到他姐夫,冯天冬顾不得谦虚,而是顺势说道:“组座,不知道能不能麻烦戴老板点私事?”

    “什么事?你说!”

    “能不能麻烦戴老板帮我打听一下,我姐夫现在哪里,我爹很惦记他们,不知能不能捎封家信给他们。”冯天冬说道

    “应该没问题,我回去就替你向老板提出来,戴老板还是很关心下属的,你又是立过大功的功臣,他一定会特别关照的。”黄志权分析道。

    随后,黄志权问道:“说一下你姐夫的情况吧。”

    “我姐夫叫唐灿晖,是黄埔六期毕业的。两年多,差不多三年前吧,我大姐在来信中说,我姐夫是上校团长,当时,他们部队应该驻扎在南京附近,具体番号不清楚,我大姐也从来没在信中提到过部队番号;我大姐叫冯桂芝。”冯天冬介绍的尽量详细。

    “我们就知道这些情况,自从两年多前,我爹收到我大姐的那封信后,直到现在,他们一直是音讯皆无,我爹非常担心,吃不好,睡不着的,所以我才想起麻烦戴老板,帮帮忙寻找他们,喏!,这是老爷子写给我大姐的信。”

    说着,冯天冬把一个没封口的信封交给黄志权,里面是一封没头没尾的信,信中充满着一位父亲对女儿的思念。

    黄志权郑重地把这封信接过来,贴身收好,他对冯老先生也是充满敬意。

    说完闲话,黄志权正色道:“天冬,介绍一下你在南京的情况吧,电报里说的也不是很详尽。”

    冯天冬点上一支烟,思索了一下,挑着重点,把汪精卫和王克敏会谈的进程,以及日本鬼子和王克敏的想法一一叙说给黄志权。

    最后说道:“现在王克敏已经被鬼子赶下台,听他话里的意思,日本鬼子对汪精卫还是很重视的,他下台的原因之一就是为了平息汪精卫对他的不满。”

    接着,冯天冬又把王克敏向他介绍的王辑唐、齐燮元的情况向黄志权说了一遍,然后分析道:“如果王克敏所说的情况属实,那华北的抗战局面可能会产生一定的变化。”

    在冯天冬介绍情况的时候,黄志权一直静静地听着,这时,见冯天冬的叙述告一段落,开口问道:“听你话里的意思,汪精卫根本管不了华北。”

    “管不了,除了外交权,其他都是华北自己做主,包括税收、绥靖军。”冯天冬肯定道。

    黄志权点了点头,冯天冬不知道黄志权为什么这么关心汪精卫对华北的控制权,不过他也不想费这脑子,而是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组座,有没有可能咱们谷槐组联合北平站,想办法干掉王辑唐、齐燮元。”自从离开北平后,冯天冬脑海中就一直缠绕着这个想法。

    “呵呵,没可能,北平站不会与我们合作的。上次你成功制裁掉李西民,表明上北平站对我们提出感谢,私底下却多次对我们谷槐组表示不满,认为我们捞过界了,下了他们的面子。”

    “那要是戴老板命令呢?”冯天冬问。

    “你还真是年轻啊,戴老板怎么可能下这样的命令,除非他们几次行动都没有成功,而总裁又有特殊要求,不然的话……”黄志权解释了几句,就没有再往下说,让冯天冬自己琢磨去吧。

    接下来,冯天冬又把它在南京营救刘青、在上海制裁为王田沐的过程细说一遍,然后解释道:“组座,这两次行动之所以成功,有着很多巧合的因素,首先是刘青受伤,如果没有这一幕出现,根本无法动手,看守所的防卫太严密,根本没有空子可钻。”

    “其次,就是正好程砚秋在上海首演新戏。之前我一直找不到前去上海的合理借口,都准备放弃这个任务了,却恰巧看到这个新戏‘锁麟囊’首演的广告,一下子就给了我一个最好的借口。”

    黄志权点点头说道:“没错,还真是巧合,不过刘青怎么会受伤呢?听说李士群一直待他不错,也没有用刑。”

    冯天冬沉吟片刻,分析道:“李士群可能在策反王田沐的时候尝到甜头,也想用同样的方法策反刘青,可刘青却没吃他那一套,李士群这才把刘青从特工总部转押到南京,准备采取进一步行动。可没想到,南京看守所的所长不知道李士群对刘青另眼相看,刘青的脾气又大,因为一点小事两人起了冲突,看守所长差点把刘青打死,这才给了我机会。”

    这个问题冯天冬回答的很仔细,他的心里有些明悟,觉得这个问题可能是某些人需要知道的,需要和他所了解的情况做些对比。

    听完冯天冬的回答,黄志权默然点了点头。

    最后,黄志权拿出十根小黄鱼交给冯天冬:“这是戴老板特意让我转交给你的,一是对你的奖励,二是抵消你在南京、上海的花费。”

    冯天冬再次对着南京方向行礼感谢。百镀一下“生死暗战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