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二章 合理借口
    “冯厚朴。”听到高荣华问自己父亲的名字,冯天冬没有犹豫,脱口而出。

    “哈哈哈……”那一声大笑又回来了,“哎呀!大侄子,你也不早说,你是冯老神医的公子,那可就不是外人了,哈哈哈……,曹兄弟这个女婿好啊。”

    望着冯天冬那不解的目光,高荣华面露开心之色,继续说道:“哈哈哈……,大侄子,你不知道,冯老神医我可熟悉,他可是我儿子,你高哥哥的救命恩人啊。”

    “好了,大侄子,你刚才说的事,没问题!可以让你的朋友直接来找我,哈哈哈……”对于冯天冬刚才提出的事情,高荣华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高伯父,运输问题怎么解决?”这是冯天冬最关心的问题。

    “这你就不用管了,到时候商量好把货发到天津,或其他什么地方,不过运输费用可能会有些高。”高荣华正色道。

    听闻此话,冯天冬明白了,南方的这些大商人,应该都有自己的运输渠道,只是看他肯不肯为你启用。

    想明白这些,冯天冬心情不错,顺势问道:“高伯父,如果我要是想运输其他物资到华北,您有没有办法?”

    “办法到是有,可是不容易,代价会很大。”高荣华说道。

    接着,即警觉又关心的问道:“大侄子,你这是准备要干什么?”

    “我这次来到南方,看到很多东西都是我们华北没有,或是缺少的,如果我能运些过去,不就能赚大钱吗?”冯天冬解释道。

    高荣华用手轻拍一下大腿,面色凝重地说道:“你说的没错,可这事并不容易,大侄子,以前做这种生意的人很多,现在大多数都收手了,风险太大,很多时候会得不偿失的。”

    又说:“现在货运,不仅要应付日本人的检查和刁难,还要防备抗日分子的破坏,防备铁路中断,哎呀!还有好多问题呢。”

    “不会吧?抗日组织还会对民用运输下手。”冯天冬奇怪道。

    “那倒不是他们有意的,日本人现在学乖了,为了防止破坏,经常把军用物资和民用物资混合运输,有时候在分不清的情况下,就会被一锅端。”高荣华解释道。

    最后,高荣华说道:“所以,大侄子,你一定要考虑周全。不过,你一定要干,我肯定会帮你。”

    冯天冬慎重地点了点头。

    接下来,两人聊起了一些轻松的话题。

    “高伯父,我高哥哥现在哪里?”冯天冬问道。

    高荣华立刻面露得意之色:“哈哈哈……,他呀,出国留学去啦,在美国,已经走了好几年,一直没回来,哼!估计早就把我这当爹的忘了。不过,这样也好,现在国内也不太平,就在外面多学点东西吧,以后可别象我似的,没什么文化。”

    “其他的哥哥姐姐呢?”冯天冬又问。

    “三个女儿都出嫁了,还有一个儿子在忙生意,这小兔崽子经常见不到人,孙子也不让我带。”

    ……

    离开高家,冯天冬心情十分爽快,弄清楚了很多事情。

    冯天冬感到和高荣华谈话要轻松许多,不象和方宏凯,说话总要琢磨,累的很,不过冯天冬也没与高荣华深谈,他可和曹存岳、梁老七不同,那两人才是他绝对信得过的人。

    拜访两位商人的事情还算顺利,冯天冬心情不错,可就是仍然没有找到前往上海的合理借口,又让他十分恼火。

    就在冯天冬苦恼于如何找理由前往上海的时候,报纸上的一则广告刚好解决了他的烦恼。

    “京剧四大名旦之一的程砚秋先生,将于四月二十九日在上海黄金大戏院首演新戏‘锁麟囊’。”

    好!好!前去上海看戏,看程砚秋首演的这场新戏“锁麟囊”。这个借口,颇为符合冯天冬这个纨绔大少的身份。

    于是,冯天冬立刻拿着报纸就先去找到王克敏,直接对他说,自己不准备随他一同返回北平了,他要前去上海看戏,然后再回北平。

    王克敏无奈地看着这个纨绔大少,只好同意,本来冯天冬就不归他管,就是不来征求他的意见,直接去上海,他也没有办法。

    对冯天冬来说,王克敏同意与否确实无所谓,只是礼节问题,关键是要让石川一郎同意他去上海。

    对石川一郎自然不能像对王克敏那样直说,冯天冬告诉石川一郎他准备晚回去几天,主要是想到上海,去看望他父亲和岳父的几位好友,来到南京,不去近在咫尺的上海看望他们有些说不过去,顺便,还要去看程砚秋排演的新戏。

    冯天冬一说,石川一郎心里就明白了,什么去看望长辈的好友,全是借口,主要就是想去看新戏,其他事情都是顺带,这才是冯天冬这个纨绔的风格。

    石川一郎思量一番,同意了他的请求。这次冯天冬在南京可是给他挣足了面子,既然已经没什么正事,就放他两天假,随他去玩吧。

    既然石川一郎同意了,那就一切好办。

    冯天冬开始做去上海的准备。

    冯天冬先是找到叶钊,既是同他告别,也是从他这里要去了李士群在上海的电话号码。

    他这次去上海,自然要去拜访李士群,不仅是为了制裁王田沐,还要为他的大计划做些准备。

    ……

    就要离开南京了。

    冯天冬站在南京日本鬼子的军用飞机场外面,远远地望去,哪里原来是南京著名的“第一公园”,可现在,原来公园的痕迹已经丝毫无存。

    站在那里,冯天冬久久不愿离去。

    这些日子,一有时间,冯天冬就穿插在南京的历史遗迹之间,尤其是那些在日本鬼子进攻南京时被摧毁的文物古迹。

    对着那些记录着日本鬼子滔天罪恶的片片废墟,块块残石,看着眼前一幅幅的破败景象,又想起高荣华那毁于炮火的面粉厂,想到许许多多消失在战火中的民族工业,冯天冬的内心再次掀起巨大波澜,暗暗咬牙用眼前的景象激励自己。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