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二章 赔礼(求个票!)
    中谷造的靠山是谁?大家都很清楚,就是日军110师团的师团长桑木崇明中将。x23us桑木崇明是那个家族扶持起来的。

    “中谷造的靠山也要完?”听到岩崎弘介这样说,石川一郎十分惊讶,“这是怎么回事?”

    “国内对于阿部规秀将军的死一直耿耿于怀,很多人都把阿部规秀阵亡的原因归结到桑木崇明将军头上,对于他的指责一直没有间断,为了平息各界的怒火,大本营只好牺牲桑木崇明。”岩崎弘介解释道。

    “为什么会是这样?阿部规秀阵亡确实与桑木崇明将军无关啊。”石川一郎的思维还是具有一定的局限性。

    “石川,你呀,还是没明白,这样可不行啊,你马上就要独当一面了,要有大局观念,要站在高处想问题。”岩崎用手指点了石川一郎几下,接着解释道,“阿部规秀已经阵亡,这是不争的事实,具体他是怎么死的,这不重要,没人关心真相,重要的是,可以拿他的死做文章,110师团的师团长可是个炙手可热的位置啊。”

    “石川,你可是我一手提拔起来的,是岩崎家族的人,你心里要清楚,什么最重要,什么要放在首位。”岩崎大佐敲打石川一郎一番,接着,又给了他希望,“我已经同家族商议过,我离开谷槐后,将推荐你接替我的位置,家族也会出力助你晋升大佐军衔。”

    随后,岩崎弘介紧盯着石川一郎,厉声问道:“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知道!”石川一郎站起来,笔直地挺立着,大声回答,“我一定不辜负家族的期望,竭尽全力保护家族在谷槐的利益”

    “吆西!”听到石川一郎的表态,岩崎弘介十分欣慰。

    ……

    刁一峰沮丧地回到警备队,满脸失落地坐在办公室。

    怎么办?中谷造让他善后,让他去向冯天冬道歉,平息冯天冬的怒火,这对刁一峰来说,简直就是前所未有的奇耻大辱。

    离开宪兵队前,中谷造的一句话既刺激了他,又让他感到迷惑:“刁桑,你是警备队长,你谁都可以怀疑,这是你的职责所在,冯天冬自然也不例外。可你要想让我支持你,就要把证据摆在我面前,不然,就不要再给我找麻烦。”

    中谷造到底有没有对冯天冬产生怀疑?

    自己对冯天冬的调查、试探,中谷造一直采取的是默许态度,从来没有明确表示过支持,这次又是如此。

    为什么?刁一峰实在是想不明白。

    还是解决眼前的问题吧,如何向冯天冬道歉,如何平息冯天冬的怒火,刁一峰没有主意,就把马金祥、马飞,他这两个心腹叫过共同来商议。

    ……

    围绕着冯天冬,各方做出了不同的反应和行动,冯天冬既不知道,也不关心,他在等着刁一峰来向他做出解释。

    终于,傍晚时分,刁一峰来到了“冬院”,石头把他领进了冯天冬的办公室。

    一进屋,刁一峰先是冲着面色冰冷的冯天冬来了一个九十度的深鞠躬,随后,把一个小布包递了过去,嘴里连声说着:“冯翻译,对不起!真是对不起!”

    冯天冬接过小布包,用手颠了颠,感觉里面应该是十根小黄鱼,心说,这刁一峰还真够下本的。

    “冯翻译,真心的向您道歉,请原谅我这次的鲁莽。”这一次,刁一峰是真的彻底拉下脸了,把姿态放得很低。

    见刁一峰如此,冯天冬也就见好就收,不再过分难为他了。不然还能怎么办?总不能真把刁一峰暴揍一顿吧,更不可能杀了他,不就是顾个面子吗。

    于是,冯天冬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点点头,请刁一峰坐下喝茶说话。

    见关系有所缓和,刁一峰一定要拉冯天冬出去喝酒,说是自己已经摆好宴席,准备向冯天冬赔罪,冯天冬拗不过,便随他来到了“福运来”饭庄。

    这“福运来”就是刁一贵的饭庄,

    刁一峰和冯天冬坐到雅间后,刁一贵亲自跑前跑后忙活着,这次刁一峰还真是给了冯天冬天大的面子。

    冯天冬还是第一次见到刁一贵,与刁一峰精干利落不同,刁一贵长的是肥头大耳,腆着个大肚子满脸堆笑,一看就是个奸诈之辈,不像好人。

    “冯翻译,您好!这是咱自己的饭庄,以后还请多多惠顾。您来了,自然是全部免费。”刁一贵殷勤地说着,一副奸商的嘴脸。

    见刁一贵还在那里嗦个没完,自己还有话要和冯天冬说,便一挥手,把刁一贵赶出了雅间。

    从这个细节来看,刁一峰更像是当哥哥的。

    “冯翻译,借这杯酒,我再次向你道歉。”刁一峰先把自己的酒杯斟满,说话间,就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接着,再次倒满酒,又要喝第二杯,这时候,冯天冬伸手把他拦住了。

    “好了!刁队长,意思到了就行了,我也不是得理不饶人之辈,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冯天冬说道。

    然后,把自己的酒杯斟满,和刁一峰共同干了一杯。

    潜伏在谷槐的冯天冬,一直遵循着一个总的原则,那就是尽量少树敌,多交朋友,这次事件的处理也是遵循这个原则。如能借此打消刁一峰对自己的怀疑,那就最好。如果不能,他现在已经把姿态做了出来,这就使得,刁一峰以后不敢再明目张胆的与自己为敌。

    事情圆满解决,雅间内的气氛逐渐缓和,酒也越喝越多,两人都带上了酒意,说话也开始随意起来。

    “刁队长,你为什么怀疑我,我就不问你了,问你也不会说,可是我纳闷的是中谷太君为什么也怀疑我,支持你对我的调查试探,这就有些不对了,这一年间,我可是为帝国出了不少力啊。”冯天冬眼光朦胧、迷惑不解地说道。

    刁一峰喝的也有些多,不经意地说:“中谷太君并没有支持我,可是他也没有反对啊,我就认为他是默许了。”

    其实,从心里说,刁一峰对中谷造也有些不满,当初说是要调查冯天冬的时候,他没反对,现在出了问题,就把难题全甩给了自己,要说心里没意见,那是不可能的,再加上有些醉意,所以有些事也就没瞒冯天冬,实话实说。

    ……

    离开“宴春楼”回到家中,冯天冬脸上的醉意一扫而光,眉头紧锁,点上一支烟,陷入沉思。

    今天晚上,从刁一峰这里知道了些他以前不知道的消息。

    冯天冬没想到,刁一峰对自己采取的调查、试探等行动,中谷造只是默许,而不是明确支持,这让冯天冬产生了迷惑。

    这不应该。

    如果中谷造真是对自己产生怀疑就不应该是默许,而是要坚决支持才对。

    难道是因为自己的身份?不会,在这方面,应该会有一定因素,但肯定不是主要原因,要说中谷造顾忌自己的身份,从而不敢对自己采取行动,鬼都不会相信。

    别忘了,中谷造毕竟是日本人,是特高课长,是大日本帝国的中佐。

    这里面肯定还有他不知道的内情,为此,冯天冬苦苦思索良久,可惜毫无头绪,摇了摇头,只好暂时把这件事放下,不过心里却已牢牢记住。

    这件事必须要彻底了解清楚,这关系到自己在日伪内部的潜伏安全,以及各项工作能否顺利地进行下去。

    Ps:书友们,我是醉酒的和尚,推荐一款免费App,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