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五章 入套
    离开兰菊胡同后,冯天冬心中暗暗想量着,以后与刘宝生见面的次数将会越来越多,是时候换个地方了,刁一峰盯自己盯得那么紧,总在一个地方见面,时间长了,难免会出纰漏,再说,黄志权也知道兰菊胡同这个地方。

    再有,就是对张辛庄集市的思考,冯天冬觉得集市的发展千万不能放任,规模必须控制,千万不能引起鬼子的特别关注。

    嗯!这一点,必须提醒军区。

    ……

    在冯天冬前往北平的日子里,刁一峰他们寻找“野鹅”的行动一刻也没有停止,内部排查没有任何结果,所有人都把希望放在派人打入谷槐地下党内部上。

    刁一峰的计划进展顺利。

    刘石泉和“裕鸿祥”货栈掌柜杨国新的接触越来越频繁,两人的关系也越来越密切,渐渐的,两人的话题被刘石泉引导到抗战上来。

    两人经常在一起痛骂日本鬼子在中国犯下的滔天罪行,赞叹那些抗自组织与日本鬼子浴血奋战的事迹。

    两人各怀心思,各自顺应着对方的话题,当然是越聊越投机,越聊越亲密。

    有一天,两人在一起喝酒聊天。

    刘石泉觉得时机已经成熟,于是,趁着酒劲,引导着说道:“杨掌柜,让我说,你这统制物资经营的好啊!就是在变相的与鬼子作对,这也是支援抗战。”

    杨国新把手中的半杯酒一口喝干,重重地叹了口气,露出一丝苦笑道:“唉!刘老弟,你看看我,手无缚鸡之力,眼看着这些日本人在我们国土上横行霸道,却无力上阵杀敌,我也只能这样,做一点是一点吧。”

    刘石泉一拍大腿,接口道:“是啊!是啊!眼看着八路军在与日本鬼子拼死抗争,我们却使不上力,心里真不是滋味。”

    “在我们自己的土地上,我们的物资却被鬼子死死控制着,真是可悲啊。”刘石泉接着压低声音说道,“杨掌柜,我可是听说,由于鬼子对物资管控的很严,八路军缺少各种物资,经常吃不饱肚子,有些战士冬天只能穿着单军装作战,我们何不想办法帮他们一把。”

    “老弟啊,我是真想帮他们啊,可我不知怎么做。你不知道,我是真想为抗战多做些事啊,也为我那些当汉奸的舅舅、亲戚们赎赎罪。”杨国新已经带上醉意,掏心掏肺地说着。

    “这好办啊,我常年在外走街串巷的,认识一些爱国商人,他们在积极地为抗日组织采购物资,可惜他们的人脉、关系不够,很难买到大量统制物资。杨掌柜,你可以利用你的关系,为他们提供需要的统制物资。”刘石泉顺势说道。

    杨国新眼睛放光,紧紧盯着刘石泉看了足有一分钟,重重地点了点头。

    随后的日子,刘石泉经常拿来一些书籍交给杨国新阅读,进一步引导杨国新接受进步思想,引导他走向光明,为抗战服务。

    紧接着,刘石泉提供了一个机会,让杨国新准备了一些统制物资,卖给了一位商人,刘石泉介绍,说那位就是为八路军采购物资的爱国商人。

    这次交易,杨国新做的很漂亮,不仅满足了那位爱国商人的所有需求,还对刘石泉说,既然是支援抗日部队,在价格上会给出极大的优惠。

    就这样,一来二去的,一个有心,一个有意,杨国新逐渐获得了刘石泉的信任,成为谷槐地下党的外围人员。

    从哪时开始,杨国新工作十分积极,已经接连两次帮助地下党采购到了一些根据地需要的物资。

    虽然看起来杨国新是心向抗战的,已经开始为组织工作,应该可以信任,但经验丰富的高宁军并没有放松警惕性,他还是严格遵照地下工作的要求,严命刘石泉必须与杨国新单线联系,不得透露组织的任何信息。

    尽管高宁军已经足够小心谨慎,可还是中了敌人的圈套。他不知道的是,杨国新是刁一峰通过中谷造特意找来准备打入谷槐地下党的钉子。杨国新早年曾参加过**,后叛变革命,加入中统,日本人来到华北后,又投入到日本鬼子的怀抱。

    杨国新非常熟悉地下党,熟悉地下党的工作方式,丰富的经验完美地骗过了刘石泉这个年轻人,赢得了他的信任。

    地下党组织根本没想到,通过这两次采购,谷槐城外运输物资的交通站已经被刁一峰盯上,参与运输物资的两个同志也已经暴露在刁一峰眼前。

    只不过,为了更深一步打入谷槐地下党,抓出“野鹅”这个卧底,刁一峰和中谷造商议,暂时放弃行动,严密监视这些目标。

    杨国新目前的进展令中谷造和刁一峰欣喜万分。

    按照中谷造的要求,刁一峰指示杨国新,进一步取得谷槐地下党的信任,争取早日进入组织核心。

    ……

    刁一峰的制定的计划,已经初步看到了曙光,对于中谷造来说,是件令人欣喜的好消息,但是,侦缉队传来的坏消息却令他异常头疼。

    在侦缉队,曹静兰在根据地发展的内线传回重要消息:八路军三分区正在进行内部排查,寻找侦缉队内线,董伟虎已经被解除软禁,恢复自由。

    根据此消息,曹静兰判定,这一定是隐藏在他们内部的“野鹅”获知了三分区有侦缉队内线的消息,从而导致的结果。

    对于此判定,中谷造非常认同,可对于如何解决“野鹅”的问题确是一筹莫展。知道曹静兰在三分区发展有内线这个消息的人没有几个,就连刁一峰、陈大标等人都不知道。

    常飞、曹静兰不可能向别人透露这个消息,自己也没告诉任何人,只是为了表功,曾经向司令官前田明佑汇报过,难道是孙宏元……?

    为此,中谷造专门把孙宏元叫到办公室,询问他有没有将此消息透露给别的什么人,特别是有没有透露给冯天冬。

    孙宏元指天指地发誓,没有透露给任何人。

    这一下子中谷造糊涂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真是日军司令部泄露出去的?难道“野鹅”潜藏在日军司令部?

    中谷造有些不敢想象。

    Ps:书友们,我是醉酒的和尚,推荐一款免费App,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