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六章 商谈
    两天以后,刘宝生从根据地返回谷槐。

    在刘宝生进城后不久,紧接着,又有四名短工打扮的精壮汉子来到谷槐,住进了北大街附近的“庆祥客栈”。

    “庆祥客栈”是谷槐地下党石明飞小组的联络点。

    这四个人,是军区敌工处李铭南派来的,他们将负责执行一项特殊的任务。

    蔡安平叛逃事件影响很坏,虽然投敌人数很少,可造成的影响却很大,尤其是日本鬼子为了打击华北民众的抗战斗志,围绕蔡安平叛逃事件作了大量文章,后果恶劣。

    在整个华北占领区,日本鬼子利用他们掌握的宣传工具,大肆宣扬曲阳游击支队全员向皇军投诚,宣扬日军对蔡安平的重用,声势越来越大,以期希望吸引更多八路军投向日本鬼子。

    为了挫败日本鬼子的阴谋,必须尽快除掉蔡安平,同时还要警告所有汉奸,投靠鬼子,与人民为敌是没有好下场的。

    因此,司令部下达了锄奸的命令。这四人就是前来执行锄奸任务的,同时,他们今后将要留在谷槐,加入石明飞小组,专门执行左参谋长下达的保护“野鹅”的任务。

    ……

    刘宝生回来的当晚,与冯天冬在兰菊胡同见了面。

    两人坐定,刘宝生首先说道:“你的报告首长已经看过,非常重视,这个问题提出的很及时。如果抢先行动,就能充分利用日伪的保甲制为我们服务,会把坏事变为好事”

    顿了顿,刘宝生接着说:“军区再次对你提出表扬。首长还让我问你,对于此事,有没有什么具体的措施?希望你多动动脑筋。”

    刘宝生又说:“关于‘银联卷’的问题,我也已经汇报给军区首长,根据地的同志同样分析不出鬼子将要采取何种货币战,首长命令你要严密关注这个问题。”

    冯天冬坐在那里静静地听着,时不时地吸上一口烟。

    见刘宝生的叙述告一段落,冯天冬插话道:“正好,我马上要去北平,也许能从哪里探得什么消息。”接着又问,“你这次回去,军区首长对我在北平时的联络方式有什么安排。”

    这时,刘宝生拿出一个纸条递给冯天冬:“你将去北平的消息我已经汇报给首长,这是李铭南处长让我交给你的死信箱地址。”

    “如果是一般的情报,你可以直接放到死信箱。”刘宝生继续说道,“如果是紧急情报,你只须在情报上标注这个记号。还有,这个是最紧急信号,你只要发出这个信号,军区就会派人到北平与你联络。”

    随后,刘宝生叮嘱道:“你一定要注意,最紧急信号不可轻易动用。”

    冯天冬郑重地点了点头,划着洋火,烧掉他已经记住内容的纸条,刘宝生不由羡慕地看了一眼冯天冬,他是真心钦佩冯天冬那超强的记忆力。

    接下来,刘宝生传达首长命令:“军区命令,尽快除掉蔡安平这个败类。”随后,刘宝生解释道,“军区派出的锄奸人员已经来到谷槐,希望你能提供蔡安平的行踪。”

    冯天冬一怔,不解地问道:“这么着急,有必要吗?我倒觉得应该尽快除掉曹静兰这个特务,她对我们的伤害更大。”

    “唉!你不知道,鬼子正在利用蔡安平大作文章。”刘宝生叹道,接着把鬼子围绕蔡安平叛逃事件进行的各种宣传讲述给冯天冬。

    刘宝生义正辞言的说道:“日本鬼子的目的,就是为了打击我们抗日武装的斗志。同时树立蔡安平这个典型,引诱更多的像蔡安平这样的败类,向他们投降,给他们当走狗。”

    说着,刘宝生“啪”地一拍桌子,咬牙切齿地说:“这是鬼子的阴谋,而我们绝对不能让他们的阴谋得逞。”

    刘宝生越说越气愤,不吸烟的他从冯天冬手里拿过烟卷,点燃一支,猛吸一口,呛得他是一阵咳嗽。

    借助香烟,刘宝生略微平缓下情绪,继续说道:“所以,军区命令,要求我们想尽一切办法,务必除掉蔡安平这个败类。

    对叛变投靠鬼子的汉奸,必须坚决彻底的将其消灭,正告那些败类,替鬼子卖命,当汉奸是要付出代价的,就要随时小心他们的狗命。”

    “呵呵……”冯天冬轻笑一声,缓缓说道,“老刘,别生气了,林子大了什么鸟没有,我们八路军发展的这么快,又整编了不少各色武装,难免出现几个败类,没必要动怒。”

    随后,冯天冬表态道:“我会坚决执行军区命令,随时关注蔡安平的动态。”

    接着,冯天冬又说:“其实让我说,我们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想办法策反伪军。上次我就和老吕谈到过李永和率领部下反正之事,这件事只要成功,就是对日本鬼子最有力的回击。不知军区对此事抱有什么态度?”

    见冯天冬说到李永和,刘宝生连忙拿出一个信封交给冯天冬,那是李永和夫人写给丈夫的信。是吕纯明通过组织,辗转从西安传递过来的。

    “关于这件事首长也和我谈起过,军区当然希望李永和能够尽快投奔八路军,可这样一来,就怕对你会造成不好有影响,毕竟你们的关系密切。所以,对此事军区也很矛盾。”刘宝生说道。

    冯天冬再次点燃一支烟,低头沉思,脑海中飞快运转,权衡着利弊,过了一会,抬起头,脸上露出释然的神色,缓缓说道:“放心吧,没事,这件事基本不会影响到我。虽说我和李永和的关系不错,但表面上都是因为我们两家长辈关系好的缘故,我们二人的关系反倒要放到其次。”

    “由于在几次扫荡过程中,日军对伪军的欺压过甚,完全是把它们当做炮灰,因此在伪军中,并不是只有李永和一人对鬼子不满,这种现象很普遍。李永和投奔八路,完全可以从这里找到原因。”

    刘宝生点点头,认可冯天冬的解释,连忙说道:“这样就好,我会尽快把这个情况汇报军区,让他们放开手脚行动。就是不知李永和有没有投奔八路军的想法。”

    冯天冬想了想道:“这事好办,我在给他送信的时候,想办法试探一下。”

    几件事说完,刘宝生的面色逐渐严峻,转达首长对冯天冬的批评:“李铭南处长让我转告你,你的思想有些不对头。工作中出现失误是很正常的事情,这是任何人都不可避免的,我们不能过分放大这个问题,更不能对组织有抱怨的情绪。”

    “你应该清楚,军区一直把你的安全放在很重要的位置,对于‘野鹅’泄露这件事,军区也感到很遗憾,正在采取弥补措施,不需要太担心。”

    随后,刘宝生代表军区严肃地告诫冯天冬,一定要端正思想,决不能把不满情绪带到工作中去。

    军区首长的一席话,说的冯天冬是满脸尴尬。

    Ps:书友们,我是醉酒的和尚,推荐一款免费App,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