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四章 分析
    自从刁一峰在“冬院”门口丢了大面子之后,中谷造就严令他,既然怀疑冯天冬,那就想办法找出他的问题,没有确凿证据前,不要再惹冯天冬。

    为了抓捕谷槐地下党,刁一峰已经和中谷造商量好,设下了两条毒计,正在逐步做着安排,只等地下党上钩。

    对于冯天冬,刁一峰当然不甘心,他一直在琢磨着怎么才能抓住冯天冬的破绽。对冯天冬的怀疑,他是一点也没降低,刁一峰有直觉,感觉冯天冬一定是有问题,只不过他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为此,刁一峰来到警察署特务处,找到林同光。

    自从林同光当上了警察署副署长后,这还他是第一次与林同光正面接触。林同光在分析案情方面比他要强,所以刁一峰拉下面子,想借助林同光,分析分析冯天冬。

    听完刁一峰的介绍,及他的所思所想,林同光默默不语,扶额沉思,过了好一会,才发出了一阵轻笑。

    看着不明所以的刁一峰,林同光缓缓问道:“刁队长,你到底怀疑冯天冬是军统?还是地下党?”

    接着,不等刁一峰回答,他就继续说道:“如果你怀疑冯天冬是军统成员,那我可以明确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我有确凿证据可以证明:冯天冬不是军统!”

    林同光清楚,军统天津站能被天津宪兵队特高课几乎连根拔起,是因为中统的出卖。他还清楚,冯天冬可是那为数不多,知道天津中统暗中投敌的几个人之一,如果他是军统人员,肯定会向军统报警,天津特高课也就不可能取得摧毁军统天津站的辉煌战果。

    可林同光那里能知道,事实并不是他所想的那样。不是冯天冬没有报警,而是军统天津站根本就没重视冯天冬的消息,才造成了如此严重的后果,

    “什么证据?”刁一峰追问道。

    “我不能告诉你,因为这里牵扯着很大的机密,不过,我可以肯定,冯天冬绝对不是军统。”林同光回答的很坚决。

    刁一峰沉吟片刻,又问道:“那他有没有可能是地下党呢?”

    林同光继续沉思了一会,脑子里组织着措辞:“这不好确定,但从我常年与**打交道的经验来看,他也不像是地下党。”

    “为什么?”刁一峰今天还真是拉下脸,不耻下问。

    “刁队长,我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冯天冬可是经常出入‘满春院’的,据说还与你手下马飞为争姑娘大打出手,他的这些行为可是**绝对不允许的。”

    “难道他就不能是在故意演戏?”刁一峰再问。

    “不可能!就是演戏,这种行为对于**卧底特工来说,也是不被允许的。”林同光特意加重语气。

    刁一峰和冯天冬之间的恩怨,林同光也是隐约听说过一些,“冬院”门口发生的事情,在谷槐传的是沸沸扬扬,他觉得刁一峰这是在故意找茬。

    林同光可不希望冯天冬是军统或地下党,也不相信他是抗日分子。他和冯天冬也算是不错的朋友,他能够站稳脚跟,当上警署的副署长,全赖冯天冬几次帮他与石川一郎牵线。这以后还说不定会帮他多大忙呢。

    想到此,林同光满是疑惑地问刁一峰道:“刁队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怀疑冯天冬,我怎么就看不出他有抗日分子的嫌疑。”

    刁一峰摇了摇头没再说什么,他也被林同光的一席话说得有些糊涂,也判断不清他对冯天冬的怀疑是对还是错,他需要好好想想。

    因此,他对林同光说道:“谢谢林处长,我还需要好好考虑考虑,等理清思路再来向你请教。”

    就是在目前这种情况下,刁一峰也是不肯叫一声林副署长。

    刁一峰告辞离开,林同光起身走到窗前,用鄙夷的眼神望着楼下刁一峰那匆匆离去的背影,嘴里不停的冷笑。

    他从心底认为,刁一峰对冯天冬的怀疑是毫无道理的。

    冯天冬并不知道刁一峰曾经去找林同光分析过自己,他现在正忙着山货流通的相关事情。

    再一次来到谷槐商会,冯天冬想和商会理事长吴志恒商量商量,如果山货真能在山里山外之间流通起来,如何应对日本人的干预。

    为此,冯天冬把他最近所做的一切都向吴志恒合盘托出,包括他安排梁老七和准岳父曹存岳准备物资,激活商人的办法。当然,他并没有把此事将由八路军主导的内情告诉吴志恒,只是说是要依靠民间商人的力量。

    听完冯天冬的介绍,吴志恒紧紧盯着冯天冬看了一会,然后面露微笑,一针见血地问道:“小天冬,为了让山货流通起来,你可谓是费尽了心机,为什么?”

    “吴伯,你说,我这么做不好吗?”冯天冬反问道。

    “当然很好!可你想过后果吗?”吴志恒说道,“如果让日本人知道这件事是由你发起主导的,嘿嘿,你这个铁杆小汉奸……”

    吴志恒没有把话说的很明白,可意思冯天冬当然很清楚,如果让日本人知道这件事是由他这个颇受日本人信任的汉奸鼓动的,日本人绝饶不了他。

    “吴伯,我这也是为日本人着想,是为了发展谷槐的经济,是为共强共荣做贡献啊。”冯天冬打着马虎眼。

    “冯天冬,你个小混蛋,别想糊弄我老头子,你心里想些什么?为什么这么做?我很清楚。这些我都不管,我只关心一件事,就是想知道你准备如何善后,如何避免危险。别忘了,你可是你们冯家的独苗。”吴志恒与冯厚朴是多年的好友,心里着实担心冯天冬。

    “吴老伯,放心吧,知道这件事由我参与主导的只有梁老七、我岳父和您三个人,你们都是我绝对信任的,绝对不可能出卖我。您说,我能有什么危险。”冯天冬自信满满地解释道。

    接着,冯天冬继续说道:“吴伯,其他的我还真不担心,我也同样只关心一件事。”

    “什么事?”吴志恒认可了冯天冬的解释,对他所关心的事情充满好奇。

    “如果山货真的在山里山外流通起来,日本人要是干预,吴伯,你说,我们应该如何应对?”冯天冬请教道。

    冯天冬的问题,让吴志恒陷入了沉思,脑海中不停地权衡着,以他与鬼子多次打交道的经验,想象着日本人发现山货流通后的反应。

    “小天冬啊,我觉得这不是问题。”吴志恒思索良久,说出了他的看法,“山货流通的规模不大,日本人没必要干预,如果流通的规模很大,参与的商人众多,日本人也无法干预。”

    “你说的没错,山货流通可以促进谷槐以及整个华北的经济发展,可以为共强共荣做贡献。”吴志恒狡黠地笑笑,“如果日本人干预,到时,我会代表商会这样说……”

    说完,爷俩对视一眼,开心地笑了起来

    Ps:书友们,我是醉酒的和尚,推荐一款免费App,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