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八章 行动
    入夜时分,天上一层薄云,隐约遮挡住月亮星光,朦胧暗淡。谷槐火车站陷入了沉睡,四处一片寂静。

    在那个年代,几乎没有客车晚上到站,车站四周不见什么人影,进出口前面的外围哨位,四个鬼子,十几个伪军正在懒洋洋地站岗。

    这时,在车站外围哨位前面的街道上,出现了一队日本兵,领头的是一位日军少尉,身后跟着三十几个日本兵。他们每人胳膊上都戴着宪兵的标志,从远处缓缓走来,渐渐接近哨位。

    当这一小队日军走到距离岗哨不远处时,站岗的鬼子伍长打起精神,大声喊道:“站住!你们是什么人。”

    “宪兵队,奉命巡视车站!”走在前面的日军少尉用日语回答,队伍没有停步,继续向哨位走来。

    这队日本兵,正是八路军这次进攻车站的突击队。

    为了组成这个突击队,需要一位懂日语的战士,这一下,可是难住了军区诸位首长。军区里是有几位懂日语的战士,但那都是司令部的文职干部,作战部队里还真没有,可让那些文职干部参加突击队,就有些勉为其难了。

    这时候,他们才想起冯天冬为什么一定要带领这个突击队。还真别说,由他带领突击队,真是俱有得天独厚的条件。

    考虑来考虑去,最终没办法,只好在军区政治部找了一位曾经在战斗部队呆过,懂日语的干事,由他伪装成日军少尉,特务营的韩连长带领突击队,紧随在他的身边。

    鬼子伍长非常认真,伸手向走过来的日军少尉索要证件,那个少尉叽里咕噜骂了鬼子伍长几句,还是把手伸进口袋做出掏证件的动作,而跟着他后面的队伍却没有停顿,陆续走进哨位。

    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

    走进哨位的三十几个鬼子兵突然向这些站岗的鬼子和伪军冲了过来,在他们还在震惊中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四把刺刀已经同时插入了鬼子的要害,毫无声息地要了他们的命。

    而每个伪军面前都出现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刺刀,吓得伪军们俱都举枪投降,最后,除了带队伪军稍有反抗动作被瞬间刺死之外,其余的伪军都当了八路军的俘虏。

    成功干掉外围哨位的鬼子伪军后,组成突击队三十多人,在军区特务营韩连长的带领下,顺利潜入谷槐车站。

    随后,按预定计划,一部分队员分成四个小组,小心地避开探照灯的照射,悄悄逼近四个兵营。其余的队员则摸向鬼子巡逻队和铁路旁的岗哨。

    每个小组都有四个战士向兵营门口的沙袋掩体冲去,两个队员攀爬哨塔。很快,就在敌人睡梦中,干掉了兵营门口的鬼子机枪手。不出意外,站岗的伪军和哨塔上操纵探照灯的伪军也都成为俘虏,车站巡逻队和其他岗哨也被突击队悄无声息的解决。

    见鬼子的岗哨和巡逻队已经被解决,兵营门口的突击队员们立即调转重机枪,对准兵营大门。韩连长发出信号,军区特务营顺利地冲进了车站,很快,就把防守车站的几个鬼子伪军的驻地团团围住。

    这时候,终于有鬼子发现了突进车站的八路军。可为时已晚,他们只能被动地开始反抗,抵挡八路军的冲击。

    八路军人多势众,火力凶猛,很多来不及进入阵地,甚至还有来不及穿好军服的的鬼子,瞬间就被八路军干掉。兵营内,不断有鬼子中弹倒地,或被手榴弹炸翻,英勇的八路军很快就突破了鬼子的防线,杀入兵营。眼见大势已去,大批的伪军跪地交枪,举手投降。

    战斗顺利的出乎大家的想象,前后不到十五分钟,谷槐车站就被拿下,八路军突袭车站大获成功。

    当车站枪声响起的时候,立即惊动了谷槐城内的日本鬼子,随后,车站的求援电话也打到了日军司令部。

    接到消息的日军司令官前田明佑,立时被震撼的目瞪口呆、大惊失色,张着嘴说不出话来,他太清楚火车站的重要性了,尤其是现在车站还囤积着大量物资。

    车站鬼子电话里报告,他们面对着大批八路军的袭击,至少有两个团,这种情况更是让前田明佑手足无措,谷槐城外的日军都被他派出去进击**了,谷槐城里的兵力有限,还要防守城池,根本派不出支援部队。

    于是,顾不得已经是半夜,马上发出几份电报,命令在外宿营的鬼子大队立即回援谷槐车站。接着,又把电话打到北关和东关的绥靖军驻地,命令留守的伪军速速前去支援车站。

    可让前田明佑没想到的是,鬼子各路回援的部队,均被预先埋伏好的八路军阻击在距离车站10里以外的地方,难以向车站靠近。

    而留守驻地的伪军更是磨磨蹭蹭,耗着时间。主力都已经随鬼子出去扫荡了,剩下的留守部队根本没有支援车站的打算,他们才不想去送死。

    面对眼前这种情形,前田明佑气的破口大骂,严令各路鬼子伪军,不惜一切代价,速速支援谷槐车站。可惜,这只能是他的美好愿望,实际上,一兵一卒都无法靠近谷槐车站。

    不仅回援的日军被阻,就是谷槐西门,也被一队八路军虎视眈眈地盯着,防备着城里面的鬼子冲出来。

    其实,八路军也是多虑了,谷槐的兵力实在太空虚了。这时候,谷槐城内的那点鬼子,那里敢开城出击。他们更加害怕的是八路进攻谷槐。

    随着车站内的敌人被全部肃清,根据地动员的老百姓也到了,上万的热心群众,在八路军战士的引导下,赶着大车,推这小车,挑着担子,瞬间就涌进了谷槐车站,大批的物资开始向外运输。

    天亮之前,谷槐车站所有的物资,被搬了个一干二净。

    部队在撤出车站前,还把车站炸了乱七八糟,最起码可以让平汉铁路一个月通不了火车。

    听到车站枪声响起,冯天冬又一次爬上医馆二楼的楼顶,手拿望远镜,向西边望去,可惜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听到一阵阵的枪声。

    他在脑子里想象着战斗的画面,根据枪声推演着战斗的进程。冯天冬是越想越憋闷,越推演越手痒。

    没办法,只能暗暗叹口气,自己喝起了闷酒。

    Ps:书友们,我是醉酒的和尚,推荐一款免费App,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