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一章 示警
    同样,在中级学员宿舍区的另外一座院落中。

    宋砚盘膝在床,宛若老僧入定,呼吸间,身前有看得见的乳白气流窜动。

    宗师中期的穴窍已经完全打通,差的只需功行九转,就能使得真气蜕变,成就宗师中期。

    在修炼修仙功法时,宋砚就把自身的经脉打造得宽阔有韧度。

    所以,推动真气在经脉内运转是豪无压力。

    真气在经脉内每前行一段,穴窍内就会涌入新的乳白色气息加入到真气中。

    修仙是不断的汲取天地间的元气,用来滋养肉身,最终以肉身哺育出元神。

    而这个世界的武道,除了汲取天地元气外,还注重开发肉身穴窍。

    人体穴窍无数,每开发一个,就能涌出元气壮大自身真气。

    但是,他们开发归开发,但却不会滋养肉身穴窍。

    这就导致,修成的实力越强,肉身内部就会变得越发脆弱,一旦失去了真气的镇压,很有可能使得肉身崩溃。

    轰隆!

    如同龙归大海。

    功行一转后,真气落入丹田,直接壮大了十分之一。

    二转。

    三转。

    四转。

    九转。

    当真气重新落入丹田,宋砚的真气直接强大一倍有余,真气的精纯度也提升了不少。

    开启透视神通,透视自身穴窍。

    这一查探,宋砚发现穴窍内部的细胞明显暗淡了数分,很明显,他的突破,使得他内在受到了一定的损失。

    这还是他肉身被真元滋养过的情况下,如果换做他人,穴窍细胞受到损伤的程度会更加严重。

    也难怪轩辕无我虽然有武圣巅峰的实力,却不敢妄动真气。

    穴窍内部细胞的损伤难不倒宋砚。

    他至少有两种办法,一是通过真元长期滋养,最多一个月,穴窍内部的细胞就会恢复到正常状态。

    第二种办法,就是使用生命神通治疗,只需几秒钟就行。

    有捷径可行,宋砚自然不会傻得用真元去滋养。

    所以,他直接催动了生命神光。

    神光笼罩,穴窍内部的细胞以看得见的速度恢复,区区数秒就恢复到了常状。

    不知不觉,东方已然破晓。

    修炼了一夜,宋砚却丝毫不知疲倦,只要等他修炼到宗师后期,就可以将隐藏在身体内部的真元给释放出来。

    真元能滋养肉身与神魂,武道真气用来攻击。

    二者相辅相成,想想都觉得激动。

    简单洗漱后,宋砚就准备去食堂用早餐。

    “笃笃!”

    敲门声响起。

    “这么早会是谁?”

    拉开院门,看着站在外面的那个人,宋砚很是意外。

    白衣如雪,清冷也如雪。

    “你怎么来了?”

    宋砚问道。

    “我来给你送早餐?”

    宋砚的目光下意识落在姑谢花雨的手上,果然捧着一个食盒。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这个清冷如雪的姑娘居然会给他送早餐。

    说真的,经历了数个世界,包括现实世界,姑谢花雨绝对是他见过性子最冷的姑娘。

    “快进来吧。”

    将姑谢花雨迎进了屋子,宋砚给她倒了一杯茶。

    “给你。”

    她双手将食盒递给宋砚。

    “嗯,谢谢。”

    打开食盒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面而来,是药粥。

    武者练武,容易损耗自身元气,所以,在中级学员的食堂提供了滋补内的药粥,药粥由名贵药材熬制,价格自然也不便宜,一份都需要十两银子,身家差点的还真吃不起。

    修炼了一个晚上,宋砚的确感觉很饿,没花多少时间就将食盒内的药粥给喝完。

    “很好喝。”

    宋砚向姑谢花雨笑了笑。

    隐隐间,宋砚似乎发现姑谢花雨眼中一闪而逝的笑意:“是吗?那以后每天我都给你送。”

    宋砚心中有些奇怪,这个清冷如雪的姑娘怎么突然就转了性子,他口中道:“好啊,以后就麻烦你了。”

    “没事,反正也是去食堂买的。”姑谢花雨淡淡道,神情又恢复了那清冷的模样。

    “果然是昙花一现!”

    宋砚暗叹一声。

    “昨天的事,我要向你解释下。”姑谢花雨再次开口,语气隐隐带着几分紧张。

    “没有必要解释。”宋砚摇摇头。

    闻言,姑谢花雨陡然色变:“难道你!”

    “不要误会!”宋砚摆摆手:“我知道你想解释什么,不过我相信你,如果当时你在场,肯定不会让那个燕少伤害到申屠师妹她们。”

    听到宋砚的解释,姑谢花雨才知道自己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紧绷的情绪也得到了释放。

    “哦,那就这样,我回去了。”

    “等等,多坐一会儿吧,我们可是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过面。”宋砚叫住了姑谢花雨,他可是穿越了数个世界的老司机,收入房中的女孩也不少。

    之前因为姑谢花雨突然转变性子让他惊讶没有醒悟过来,但此刻,他却是醒悟过来,姑谢花雨应该对他是有好感的。

    不然也不会担心自己误会她,眼巴巴的跑来示好解释。

    性子这般冷,还能做到这个地步,说真话,宋砚还是比较感动的。

    更何况,对方都送上门来了,如果还借机抓住机会扩大战果那简直就是傻子。

    在这里,宋砚想到了他一个在现实世界看过的笑话。

    七夕节,女友约男友看电影,并提醒他带上身份证。

    男友却道,你傻啊,看电影哪里需要身份证。

    女友再道,带上吧,以防万一。

    男友又道,就听我的吧,看电影绝壁不用身份证。

    结果女孩与男孩分手了。

    当初看完这条笑话,宋砚真的替那个男的智商感到着急。

    他智商那么高,自然不能犯这种粗浅的错误,于是道:

    “好久没有下棋了,不如,我们来下盘棋。”

    宋砚取出了围棋。

    “嗯,好。”

    姑谢花雨点点头。

    一个上午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姑谢花雨再次提出告辞,这次宋砚没有挽留,把她送到门外。

    另外一座院子内。

    燕少面色蜡黄,神情憔悴,两只胳膊都吊在脖子上,显得极其狼狈。

    他看了眼燕东宇,用怨毒的语气道:“大哥,无论如何,你都要帮我杀了那个小子!不出这口恶气,我这辈子都难安!”

    “他不是那么好杀的。”

    燕东宇沉声道。

    燕少沉默了下,用极其坚决的态度道:“大哥这是我最后一次求你,如果你杀了那小子,我发誓,我一定会认真练武,不再出去花天酒地!”

    “好,我可以答应你,但是,这需要时间!”

    “只要能杀了那小子,我可以等!”

    【作者题外话】:二更

    感谢【克里斯托弗】的打赏            </div>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