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八章 江林的困惑
    楚国永定六十二年五月中旬,一大早的,一匹快马飞快从双鹿关一路驰骋进入齐城内城,一声声连绵的铁蹄声在街道上飞啸而过,在平民百姓心中带起一阵波澜。

    快马到了将军府邸发出了一道长长的嘶鸣后,马上的士兵一个翻身快速下马,急声道:“快带我去见将军!”

    此时苏世明等一众将领正在府邸后方的小型沙场上练兵,远远看到一个士兵匆匆而来,在看那人的样貌似乎是守在双鹿关左将军齐山熊的亲兵,一众人心思顿时起了变化,脸上豪放的笑意也在不知不觉中收敛了。

    “左将军座下亲兵林杰见过大将军。”亲兵疾步来到苏世明身前行一拜道。

    苏世明直接出声问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旁边几个将军也神肃严的看着林杰。

    “回大将军,长卫国镇守沂晴关的石天刑带领着二十万兵马双鹿关大军压境了,此时长卫军以行军二十里,最多明日傍晚能抵达双鹿关,齐将军让属下前来请求增援。”

    林杰语气快速,口齿却极为清晰,一字一句沉沉入耳让众人顿时变了脸。

    “什么?!他奶奶个熊!我们楚国的将士不去找那群长尾巴狗麻烦,他们反倒闲不住找上门来找揍了!”

    苏世明身旁站着的一名瘦小的将军王勤顿时粗鲁的吐了一口唾沫,狠狠的咒骂出声,大大鼓鼓的眼珠子炯炯有神满是火光。

    “镇守沂晴关的长卫兵只有十五万,现如今石天刑竟然带来了二十万兵马,可见此次并非挑衅,而是长卫国的皇城中下达的攻城命令调动了兵马,突然开战只怕其中有诈。”

    一名体型修长较为沉稳的青年开口分析了一句,眉头紧锁,沉锐的眼眸透着几分思虑。

    苏世明点点头看向身边的几人道:“卢梭说的对,沂晴关突然多出五万兵马显然是早有预谋,此番只怕是真的要开战了。”

    “末将请命,将那些长尾巴狗杀个片甲不留!”王勤凶恶的开口道出一句。

    一直未说话的苏子律微微敛眸,眼底划过一抹冷笑,抱拳道:“末将请命领兵出征,定叫他们气昂昂的来,灰溜溜的走!”

    “末将请命!”卢俊也沉声道了一句。

    旁边站着的两位三品将军也纷纷开口请命,苏世明看了几人一眼,只道:“各将军立即点兵,半个时辰后一同赶往双鹿关镇守!”

    “末将领命!”几人齐齐道了一句,果断转身部署去了。

    远处的沙场上,苏木烨在看到那名亲兵的时候停下了手中射箭的动作,黝黑冷酷的眸子直直的看了几人半响,等几人散去后,苏木烨才大步朝着苏世明离开的方向而去。

    走回内院后,苏世明对着身边的亲兵交代了一句:“你留下来,等我们离开后,下晚消息一传开,你让衙门的人组织城里的百姓去生生城避一避,等战事消停了再回来,齐城除了守城的士兵,一个百姓都不能留下。”

    那名亲兵也未多问,直接点头应了一声,见苏世明挥挥手,转身离开了。

    苏木烨走近的时候正好隐隐听到苏世明的交待,眉头一蹙,出声问道:“双鹿关要打仗了?”

    苏世明转身见来人是苏木烨,严肃的神微微松弛了下来,点点头。

    “刚才齐山熊派人来禀报长卫国二十万大军已经从沂晴关出发,朝着双鹿关压境而来,我已经让人各自准备半个时辰出发双鹿关。”

    苏木烨听言,黝黑冷酷的眸子闪过一抹肃杀之气,嗯了一声转身离开了。

    苏世明看着苏木烨干净利落的背影,眼底闪过一抹复杂,他想让烨儿留在这里,但他知道这只能想想而已,这孩子心眼太实,又是个倔强的,算他亲口下令,只怕他前脚刚到双鹿关,他后脚自顾自的跟来了。

    傍晚,当异兵团其中一个成员听了官差的传话,匆匆跑进内院将消息一说,众人得知所有百姓明日一早全部要撤出齐城时,全都惊楞了。

    这两天大家难得能什么都不干的舒舒服服休息休息,所以一个个不是继续练功是吃了睡,睡了吃,谁也没有外出,因此并不知道外面都闹翻了天,此时听了同伴的解说才一个震惊的低呼出声。

    “什么意思?要打仗了?!谁?楚国跟长卫国?……”

    “怎么突然要打仗了,我们来的时候不都还好好的吗?今天可是我们到这的第三天,这转变性也太快了……”

    ……

    众人一句句议论纷纷,唯有凤一等人下意识的看向长廊里坐靠在围栏上苏木君,见她脸上的神仍旧平静恬淡,毫无波澜,眼底均都划过一抹光彩,主子难道一早知道这事情?!

    凤夜是众人中知道最多的,尽管他只知道晋安候府与长卫国联合的计划,并太清楚苏木君的所有安排,因此神也一片平静。

    凤一收回看向苏木君的眸光,转头打量了凤夜一瞬,将他神冷沉平静,知道这人一定知道些什么,于是暗自用手肘拐了拐凤夜,讨好的低声笑问了一句:“老大,透露点呗?”

    旁边不远处耳朵灵敏的凤二等人也纷纷瞄向了凤夜,一双双耳朵都暗自竖了起来,连雾琊和蓝鹰等人也都看了过来。

    凤夜神平静的瞥了嬉皮笑脸的凤一一眼,点点头很是慷慨的张开口,看得一众人期待的眼睛闪闪发光,结果期待有多大,失望有多大。

    “是要打仗了。”

    一句简明扼要的话语,让众顿时恨得牙痒痒,盯着凤夜那叫一个无语又哀怨,恨不能冲上去咬他两口,让他戏耍他们!

    雾琊等人若有所思的看着苏木君,心中竟然产生一种诡异的怀疑,他不会让他们跟着去打仗?……

    苏木君放下手中从龙宿那得来的上古天尽杂记,抬眸看向喋喋不休的众人勾起一抹邪妄的笑意,出声道。

    “若是好奇可以去看看,只要别让人发现,在苏家军撤回齐城前回来好。”

    众人听言先是眸光一亮,紧接着则满心好奇起来,主子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楚军会败给长卫国?……

    苏木君看着众人眼底腾起的疑惑和不解,并未再多说,收回视线继续看起了书来,留给众人一肚子的好奇。

    第二天天还未亮,一个个纷纷动身去了双鹿关看戏去了,唯有凤夜、凤一和凤三以及雾琊和空言留在了季府。

    所以吃午饭的时候苏木君也没有介意身份问题,直接与几人凑成了一桌,六人正吃着饭,苏木君空间里的通讯石亮了。

    至于之前给暗卫的那二十枚通讯石,在考核结束的时候被收了回来,整个异兵团除了凤夜,只有五部的首领手里有一块能维持一年时间的通讯石,还有凤十二有一块,现在亮起的这块通讯石联系人是凤十二。

    苏木君看了埋头吃饭的五人一眼,并没有避讳,直接拿出了通讯石,璀璨的蓝光升入半空的时候,吃饭的五人纷纷停住了动作。

    对于这东西几人已经见过所以并不震惊了,只是疑惑这个时候会是谁联系苏木君,难道异兵团的人在半路上出了什么事?

    唯有凤夜突然想到了近两个月一直待在边关替主子办事的凤十二……

    果然,当盈蓝的水幕在半空慢慢展开,凤十二那张清俊严肃的脸出现在了屏幕里。

    凤十二看到荧幕中出现一张桌子,桌子上不仅坐着苏木君,还坐着其他人,有两个甚至是他没见过,尽管如此,凤十二只是扫了一眼无视了几人,看着苏木君汇报道。

    “主子,李万擎点兵八万,此时我们已经到参里山,再过五天可抵达双鹿关。”

    苏木君听言,唇角勾起一抹满意的邪肆笑意:“做的不错,等李万擎到了双鹿关,让他留下少许兵力堵了双鹿关,不可让任何一个长卫兵跑了。”

    “是!”

    画面切断后,房间中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几人眼底神各异,心中都带着或多或少的震动。

    刚才画面中出现的凤十二一身军中服饰,身处军帐,这样的画面加之两人的谈话已足够让几人猜测到什么,正因为猜测到了,几人才震惊,唯一不同的是几人所震惊的并非同一件事情。

    凤夜是震撼于苏木君缜密的筹谋和安排,凤一和凤三是震惊于苏木君不仅早知道有这场战役,甚至早做了准备和安排,雾琊和空言心中的震动是在场的人中最大的。

    因为两人并不知道苏木君的真实身份,尽管曾有所怀疑她是不是想让异兵团的人去杀敌,但是从未想过她不仅有可能让异兵团的人去杀敌,甚至早早的知道有这场战争并且还参与了这场战争,安排好了援军。

    如此周密的计划,如此缜密的筹谋,甚至在军中还有着自己的人……

    若说之前他们怀疑这个满身清贵优雅的人或许是哪个王公子弟的话,那么现在他们几乎可以确信苏木君的身份非富即贵,甚至有可能是……皇亲国戚。

    “我说十二怎么消失了这么长时间,原来是被主子派到边关服役来了~”

    凤一乐滋滋的取笑了一句,随即满脸求知欲的看着苏木君问道:“主子,原来你早知道长卫国要对楚国出兵,你让十二搬救兵是打算让那群长卫兵有去无回是?”

    他可是听到主子最后一句话了,明显是不想让任何一个长卫兵给跑了。

    苏木君瞥了凤一一眼,将其他人也都眸光闪亮的看着自己,唇角勾起一抹邪妄笑意,看着几人的眸光带着几分不怀好意的邪痞之气。

    “确实不打算让长卫国的兵跑了,不过动手的主力军是你们,而非楚军。”

    “什么!”凤一顿时怪叫一声,耸拉着一张脸苦哈哈的看着苏木君扮起了可怜:“主子,我们也只有一百多人而已……”

    苏木君幽邪的睨了凤一一眼,笑而不语,垂眸慢条斯理的继续吃起了饭,显然不打算在多说什么。

    凤一见此只能可怜兮兮的撇撇嘴,化悲愤为食欲,狠劲的吃起来,心中却早乐开了花,一想到马上能上战场打开杀戒,将这半年来学到的本事齐齐用上,他忍不住热血沸腾,恨不能现在冲去前线杀他个片甲不留!

    饭厅里还没安静片刻,一直未出声的雾琊抬起头来冲着苏木君恬静乖巧的一笑,笑容纯真干净,漂亮至极。

    “主子,杀敌最多的人有没有奖励?”

    干净的音让低头吃饭的几人齐齐抬头看向了雾琊,眼底划过一丝意外,谁也没想到他会突然问出这样的问题来。

    凤夜三人这段时间基本都在无名山,所以雾琊也算有所认识,这个大多数时候都很乖巧安静的孩子,因为太过干净漂亮与异兵团的人在一起总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加上他安静的性子,一眼望去,好似一个误入血腥沙场的孩童,让人每次看到都觉得变扭又诡异。

    苏木君抬眸,对上雾琊那双弯弯暖暖的浅棕瞳孔,里面的清澈干净的犹如春雨过后遗落在绿叶上的雨滴,让人想要呵护珍藏。

    他这么乖巧的凝望着她,露出恬静又干净的笑容,暖透人心,犹如误落凡尘的天使。

    只是从小被世间罕见的美围绕下长大的苏木君,对于这张漂亮干净的脸并没有什么别样的感觉,唯一的感觉是这孩子太过干净了,有些干净的不像话……

    苏木君唇角微勾:“自然有的,表现突出的人都能在合理范围内讨要一样东西。”

    凤一等人听言,眼神都跟着一亮,顿时在脑海里谋划着该讨要什么好,他们可是知道主子手里好东西可多了,只有他们想不到的,没有主子手里没有的。

    雾琊眸光微亮,笑容越发灿烂了几分,并未再多说什么,乖乖的低下头继续吃起了东西。

    苏木君见此,眼底闪过一缕几不可见的幽光,如此干净漂亮的孩子竟然让人完全查不到来历,仿似凭空出现在临城一般,真是~

    苏木君唇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捻起了一块鱼肉优雅的吃了起来。

    第二天一早,齐城所有商铺房屋大门紧闭,街道上人潮涌动,一车车行囊络绎不绝的从南门而出,每个百姓脸上都带着逃荒的紧张与被迫离开家乡的不舍。

    整整一个白天的时间,原本还热闹安逸的齐城瞬间变成了人去楼空的死城,只剩下留守的一些士兵给这齐城维持着仅有的一点人气。

    而早已带兵与双鹿关的驻军汇合的苏世明等一众将士,也在营房中不断讨论着作战计划。

    当夜微暗,士兵来报长卫军在双鹿关外十五里外的地方扎营时,一众将士纷纷气势汹汹的开口请命。

    “末将王勤请命领军出战!”

    “末将齐山熊请命领军出战!”

    “末将苏子律请命领军出战!”

    ……

    一连串请命的声音在中军大营中响彻开来,苏世明沉默了片刻,最终出声道。

    “今晚的袭营行动由偏将成文飞指挥带队,点兵一万精锐,目标敌人的粮草房,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

    成文飞眸光一亮,看着苏世明的神情满是坚定:“末将定不负将军之望!”

    铿锵有力的声音洪亮震耳,听得帐中一众小将也跟着神采奕奕,满目憧憬,恨不能现在冲出去与那些敌人杀个你死我活。

    苏木烨在偏僻的角落站着保持沉默未说话,在他心中无论早晚都是要上战场的,因此不必争这一时。

    苏子律暗暗的看了成文飞一眼,同大伙一样拍了拍成文飞的肩头助他旗开得胜,垂下的眼眸中却是一片冷漠无情。

    成文飞,要怪怪苏世明要让你去送死……

    深夜,成文飞点齐了一万军中万里挑一的精锐出发了,众将领亲自目送众人离开后齐齐去了中军大营等待着结果。

    这一等却再也没能等到成文飞一群人的消息,反倒是等来了哨兵的汇报。

    “报……”

    扬长的吼声一路飘散在夜空,拉出一条长长的音痕,一路到了中军大营之中。

    中军大营等的满心焦急的人在看到哨兵脸上焦急的神情时,心中纷纷咯噔了一下,脸上霎时染上了一抹凝重。

    “报!长卫国营地厮杀阵阵,战声消散后成将军……”说到这哨兵的声音迟疑了,双目通红染上了浓浓的沉痛和仇恨。

    众人见此心中的不安越发浓郁膨胀起来,苏世明猛然闭上眼睛沉声道:“说!”

    那沉重的声音里冷厉却带着几分难掩的沙哑和干涩。

    “成将军他……他被敌军割了首级挂在了敌营外……”哨兵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怕又可恨的画面,整个人都颤颤发抖起来:“还有……还有一同前去的一万士兵……”

    “什么!”

    众将发出一声惊震的低吼,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似乎恨不能吞了眼前的哨兵,一双双眼眸中渐渐腾起了一抹猩红,沉痛,愤怒,悲情,仇恨……

    “怎么会这样!……老子现在去杀了那群长尾巴狗为兄弟们报仇!”王勤猩红的眼中杀气腾腾,抽出长刀要往帐外冲。

    其它几名大将也有不少纷纷冲动的紧跟其后怒吼着:“对!宰了那群畜生!”

    “站住!”

    苏世明的眼眸布满了血丝,略带沉痛的看着被他呵斥住的一众人:“我们已经折了一万的弟兄,难道你们还想因为你们的莽撞再折损更多的兄弟吗?!”

    “将军,难道我们这么算了吗?!我王勤咽不下这口气!”

    王勤满目猩红下是蚀骨的杀意和仇恨,那么多的兄弟竟然这样惨死,他只要一想到他们此时正身首异处连死都不能安生,他无法理智!

    “将军,末将请命带兵攻打长卫军为弟兄们报仇!”苏子律沉痛的出声道,眼底煞气遍布。

    苏世明将其他人也都跃跃欲试的模样,沉声低喝一声:“够了!你们心里痛,本将军心里比你们更痛,那可是整个双鹿关二十万大军中的精锐!”

    “可是现在本将让你们这么鲁莽的冲出去,不但不能为兄弟们报仇,只会让更多的兄弟陷入困境,他们如此明目张胆的将那些将士的尸首挂出来,不是为了引诱我们去报仇?你们今晚若是去了,只会中了敌人的奸计!”

    众人被苏世明这么一通诉斥,终于慢慢冷静了下来,一直保持着沉默的卢俊出声建议道。

    “将军,或许我们可以在一路上设下陷阱击毁敌人的兵力。”

    众人一听,觉得可行,将苏世明点头同意后,纷纷七嘴八舌陷入了激烈的讨论中。

    得出结论后,苏世明在众多请命的将领中看向了张辽蓄:“张辽蓄听令,本将军命你带兵五万一路设下埋伏,势必要摧毁敌军一部分兵力!”

    “末将领命!”一个三十出头的将领抱拳应道,眼底闪烁着一片森冷的肃杀之气。

    苏子律看了他一眼,唇角勾起了一抹几不可见的笑意。

    他还真是不得不感谢他的好三伯,竟然如此的配合,要知道张辽蓄可是他的人,这五万兵带出去了可赶不回来支持战局了……

    苏世明的眸光似乎从苏子律身上划过,又似乎只是在看张辽蓄,只见他看着张辽蓄点点头,让众人回营帐好好休息养精蓄锐应付明天的战事。

    在众人走后,苏木烨看着自己的父亲,眉头微蹙,有些纠结道:“今晚的袭营似乎有问题。”

    苏世明看着自家儿子黝黑冷酷的眼眸中纠结迟缓的神,眼底微微闪烁了一下,开口问道:“有什么问题?”

    “算成文飞等人袭营被敌军发现,也不可能短时间内被敌军消灭的一干二净,一个都没有逃出来……”

    苏木烨看着苏世明面冷酷的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一双黝黑冷然的眸子平静的盯着苏世明,似乎想让他说点什么证明自己的猜测。

    苏世明看着苏木烨用面无表情的脸做出如此求知欲的神,顿时有些无奈的摇头叹息一声。

    “确实有些不对劲,不过也不能排除是敌方人太多,动作太快,将成文飞等人包围了,二十万大军,算他们都是精锐,可以一万人的弱小数量插翅也难飞。”

    苏木烨听言凝着没不说话了,黝黑冷酷的眸仍旧看着苏世明,可若是仔细看会发现那视线虽然是看着苏世明,可是眸光早不知道透过苏世明飘到什么地方去了。

    过了好半响才无言的点点头留下一句:“父亲早些休息。”转身离开了。

    那反射弧要多慢有多慢,看得苏世明好气又好笑的摇了摇头,只觉这小子真是个异类,或许真是小的时候被花羽丢在山上学武甚少接触人事物,造了这么一副迟缓脾性。

    偏偏在外人眼里烨儿是一个冷酷寡言又武功高强的战场杀神……

    另一边,苏子律出现在了张辽蓄的营帐里,张辽蓄见苏子律进来,连忙抱拳道:“苏将军。”

    苏子律友好的笑道:“张将军不必多礼,我是来找张将军商议埋伏一事。”

    张辽蓄听言,眼底闪过一抹了然,恭敬的道了一句:“苏将军请说,末将一定全力配合。”

    苏子律听言一笑,这个张辽蓄是他这些年有意培养的心腹,能够有今日五品偏将军的地位也是有他暗中的帮助。

    更何况张辽蓄的哥哥也在官场,仕途还是靠着晋安候府,今日苏世明让张辽蓄来做这件事情,根本是给他开了方便之门!

    “一会儿行动时你直接将人带到西边荒林,那边我已经找江湖高手提前布下了迷失阵,只要你将五万大军带进去,便可将他们困在里面,破阵的生门在荒林尽头一颗刻了三道划痕的大树,等五天的时间一到,你便可让人砍了这大树能破了阵法出来了,局时说成中了敌人的埋伏。”

    张辽蓄眼底闪烁着点点兴奋的异彩,点头保证道:“苏将军放心,末将一定不负苏将军所望!”

    “好!”苏子律拍了拍张辽蓄的肩膀,出声笑道:“等苏世明一死,我们重新夺回齐城,我坐上了大将军的位置,定然封奏请圣上论功行赏,封你个三品大将!”

    “多谢苏将军厚!”

    在苏子律走后,张辽蓄原本暗含兴奋的眸光变得有些复杂。

    尽管他能有今天多数是靠着苏子律,但他毕竟是一名将士,看着身边曾经一起拼杀过的兄弟成为这场争权夺利下的牺牲品多少有些不忍和难受。

    可是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了选择,整个张家的未来都掌握在晋安候府的手里,若是他有所不忍,那么最后惨的是张家了……

    军营里的一众将领谁也没有看到无论是在中军大营中商讨对敌之策的时候,还是苏世明和苏木烨对话,亦或者苏子律和张辽蓄谈话的时候,营帐上都停留着一只蝴蝶,将他们的一举一动传送到了齐城季府的一间房间中。

    苏木君靠坐在软塌上看着半空水幕中显示出的一切,幽妄的猫眼闪烁着点点阴邪幽冷的锋芒,算是彻底明白上一世苏子律是如何将苏世明一点一点取而代之的。

    不过……

    苏世明作为统领四十万大军的一品大将,驰骋沙场这么多年威名赫赫,不可能如此松懈才对,他在得知成文飞一众人被斩杀后的反应有些不对劲。

    算苏世明是因为众人的死一时失了理智,那么在苏木烨提出疑问的时候,他应该会有所警觉了,不管是否真的存在蹊跷,苏世明作为领将,正确的反应应该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怀疑和谨慎才对……

    苏木君眼底闪烁着点点高深莫测的暗芒,沉吟了片刻,撤掉了半空中的影像起身去床上睡觉去了。

    第二天上午,长卫国的五万兵马出现在了双鹿关射程外的空地上,出现在城墙上的一众将领见此纷纷请命对敌,苏世明最终选择了苏子律出战。

    苏子律气势汹汹的带着八万士兵杀出城门,马蹄生生中带起一片冲杀嘶鸣:“将士们,为我们死去的兄弟报仇,杀啊!……”

    战场对面领头的石天刑看着远方冲出来楚军,眼底泛起一抹冷笑,扬声冷喝:“攻!”

    一字出,带出一片肃杀血腥之气,身后五万士兵整齐的仰天嘶吼一声:“杀!……”

    延绵的尾音震响天际,气势浩荡。

    风沙席卷间,大刀阔马,血腥弥漫,苏世明等人站在城墙上看着下方激烈凶残的厮杀,眼底渐渐倒映进了漫天的血。

    正午*的太阳渐渐西落,下面战场上的冲杀才渐渐出现了变化,长卫军早已没了先前浩荡的气势,士兵一个个的倒下,直到只剩下三万人在拼杀的时候,石天刑满身血污的不甘道。

    “撤!”

    随着石天刑的一声厉喝,旗帜挥舞,撤军的提示不断交替,长卫军纷纷有井然有序又快速的跟着石天刑撤出了战场,一路逃亡而去。

    苏子律见此,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迹,扬声大吼:“兄弟们!长尾巴狗逃跑了,咋们追上去剁了他们的狗头!”

    “杀啊!……”

    “穷寇莫追!苏子律回来!……”

    无数响应声淹没了城墙上阻止苏子律追赶的声音,当鸣鼓收兵的鼓声响起时,苏子律已经率先骑着马追了出去,后面跟着的几个副将见此也都杀红了眼的无视了身后的响起了收兵信号。

    后面跟着的数万士兵都是以领将为首,见领将在前冲锋陷阵的追赶,自然也都无视了身后的信号,跟着快跑而去。

    灰尘漫天中卷着数万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了众将士的视野里,苏世明站在城墙上彻底冷了脸,愤怒的一拳砸在了城墙上。

    “苏子律这混小子!”

    王勤反倒是很赞同的笑了笑,看向苏世明不在意的劝说道:“大将军息怒,对方不过三万败军,苏将军带着七万兵马定然能将对方拦截杀他个片甲不留!”

    卢梭看着下方血腥的战场,眉头紧锁,心头隐隐缭绕着一丝莫名的不安,低喃出声:“怕这是一个调虎离山之局……”

    苏世明转身看向身边的众将士,沉声道:“为了以防万一,吩咐下去全面进入备战状态,以防敌军偷袭!”

    “是!”

    众人心思一收,沉声应道,部分人跟着心神一醒,心中渐渐不安起来,也有少部分人觉得是苏世明几人多虑了。

    直到天黑沉后,那剩余的七万士兵仍旧不见踪迹,众人才开始觉得不对劲,神也都染上了几分焦虑。

    然而还不等苏世明派人去探查,城墙外一阵阵震耳欲聋的马蹄声若隐若现的传入了军中。

    苏世明立即带着众将领从中军大营中走出一路朝着城墙而去,在半路上的时候遇到了前来禀报的小将。

    “大将军不好了……敌军……敌军攻过来……”

    苏世明神一沉,出声直接问了一句:“敌军多少人?”

    那小将脸有些泛白的颤抖着音回了一句让众人都面沉重的话语。

    “十五万……有十五万……”

    “什么?!”王勤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珠子,一把揪住那小将的衣领:“你再给老子说一遍?!”

    “禀王将军……有十五万!”

    王勤一把推开小将,面一片阴霾沉重的怒骂出声:“这群天杀的小人!竟然搞偷袭!”

    卢梭神一变,眼底略过一抹恍然大悟的凝重:“敌军竟然用计分散了我们的兵力!”

    其余人听了卢梭的话,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昨夜带兵去埋伏的张辽蓄,若是他们成功了,敌军不可能还有十五的兵力来攻城……

    “难道……”齐山熊想到某种可能,身躯一颤,不敢再想下去。

    若是张辽蓄失败了,苏子律带去的人也无法赶回来,留守双鹿关的六万兵力想要抵抗十五万大军的攻击,根本是螳臂当车……

    其他人也想到了这一点,一个个面都有些发白起来,眼底溢满了沉重的灰败。

    苏世明扫了一眼众人死沉沉的神,厉声喝道:“你们都是统领一方的将领,收起你们脸上认输的神,若是我们都如此绝望,那关内的六万士兵岂不是一个个都可以丢盔弃甲直接投诚了!”

    苏世明看着一双双望向他的眼眸,眸中带起一片拒绝的坚毅与誓不低头的肃杀之气。

    “算是拼尽最后一兵一卒,我们也要誓死守卫,哪怕最后到了非战死不可的地步,也势必要拖着敌军一同赶赴地狱!”

    众人听言,一个个心中纷纷燃起了熊熊烈火,眼中颓然散去,被浓浓的战意和决绝所代替,齐声大喝。

    “誓死守卫!誓死守卫!誓死守卫!”

    苏世明见此,脸上出现了一抹浅显的笑意,转头看向沉默的苏木烨:“左中郎将听令!”

    苏木烨冷酷的脸平静无波,眉头却瞬间蹙起,唇角微抿,盯着苏世明看了半响才出声道:“末将在。”

    “你立即带五百人即可出发赶赴齐城,让整个齐城遍布满火油,我们最后的反击交给你们了,好好干。”

    苏世明伸手拍了拍苏木烨的肩膀,话语随带着让人绝望的悲凉,却安抚了苏木烨的心。

    最后的反击,说明他们都不会死在双鹿关,算要战死,也是在齐城,在漫天火海中与敌军同归于尽,苏木烨明了了,所以转身离开的步伐干净利落。

    其余一众将领也明白了苏世明的意思,纷纷会心一笑,王勤直接畅快的笑出了声。

    “好!大将军好计谋!让我们烧死这群长尾巴狗!哈哈……”

    ……

    深夜,季府里出现无数道身影,一个个前去前线看戏的异兵团成员纷纷跟随着苏木烨一行队伍的后脚回来了。

    凤二等人回来后第一时间直奔苏木君的房间,心中满是兴奋,竟然被主子说中了,楚军果然要被击退了……

    但让几人意外的是,此时本应该入睡的苏木君竟然房门大开的坐在桌子旁边喝着茶,而她的身侧则站着凤夜等人……

    “主子外面……”

    凤二等人走进屋子,开口的话音因为看到半空悬浮的画面生生卡在了喉咙里。

    只见那画面中呈现出来的正是双鹿关惨烈的战争,楚军的拼死抵挡拖延时间,长卫军的凶猛攻城,气势汹汹,整个场面哪怕只是透过画面,他们都能感觉到那壮观震撼的惨烈与血腥……

    很显然,主子既然能看到边关此时发生的一切,那么他们看到的一切主子也定然已经知道了,甚至早已知道楚军的人正在城里展开洒火油的行动。

    苏木君为转身,只轻飘飘的问了一句:“都回来了?”

    五部首领立即开口回道:“回主子,所有外出成员都已回归。”

    苏木君听言,看着画面中轰然倒塌的城门,勾起唇角:“让所有人在前院集合。”

    几人也都听到了那一声轰然倒塌的震动之音,纷纷眸光一亮,大声应了一句:“是!”纷纷转身离开了。

    早在众人躲在暗处看到这场对战的时候,一个个血气上涌摩拳擦掌了,现在主子的意思很有可能是要参战,怎能让他们不激动。

    前院收到消息集合的一众人同样热血澎湃,一个个眼底光彩肆意亮的灼人,毕竟在此的人几乎都是楚国人,面对别国的攻打和侵占怎么可能没有一点感觉,更重要的是可以真正的实战,只要想想让人激动不已。

    苏木君走到前院,在一众人面前站定,除了凤夜站在苏木君身侧,凤一等人全都一一归入了队伍里。

    “在长卫军进入齐城后,这里将不再是楚军的战场,而是你们的,让我看看你们这些日子学到的本事,让我看看你们爆发后的战斗力,同时,好好享受旁人畏惧害怕和崇拜的目光。”

    众人听言,眼底瞬间爆发一阵光亮,齐声大喝道:“是!”

    那气势宏伟的音量瞬间响彻天际,隐隐传入了从外面街道快速而过的几个楚军耳朵里……

    ------题外话------

    啦啦,明天异兵团首次面世鸟,大放异彩的时刻到了,希望不要闪瞎了众士兵的眼才好,哈哈~

    推荐《纯禽恶少蜜宠妻约》,夏寐,一对一,甜宠文

    3d大胸妹顾盼,为热生活吃瓜群众一枚,但自背负家族巨额债务的她签下那份该死契约,从此便走上砧板,开始任锐少鱼肉的日子……

    原以为,在高中死对头“gay”同志苏锐心中,自己只是蝼蚁女佣,最多被他挨挨碰碰,吃吃豆腐。但为何每人都说他对自己情深似海,宠入骨髓?

    诸事多磨,直到繁花看尽,锐少为她满山遍野种上向日葵时,男人英俊如斯,薄唇微勾,这才开口,“傻瓜,还没看懂?我所有锋锐,早因你刹那的顾盼而磨平。”...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div>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