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12章 礼物
    第312章聽礼物

    “去你妈的,你敢动我的人,找死吗”

    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头从保镖的头上跳出来,直接甩给刘总一巴掌。

    那一巴掌甩得力量非常重,刘总直接就被打得跌到地上。

    老道士似乎还觉得不怎么过瘾,还用脚在刘总的肚子上重重踩上几脚,边踩嘴里还嚼嚼不休:“妈的,也不去打听打听你惹的是谁,操你大爷的!”

    众人就这样愣愣地着老头在虐待着刘总,没有谁上去劝他,也不敢上去劝他!

    直到我跟贝蜜儿上去把老头拉开,老头才停下。

    “道长,您怎么来了”

    我激动地开口道。因为来的这个老头正是我们之前到的那个老道士。

    “我不来能行吗,你现在不是有一些不知好歹的人正在欺负你们了!”

    老道说完又挣开我俩人的手,冲过去一脚踹在已经快要起来的刘总头上。s11();

    踢完还说了一句:“不长眼的狗东西,下次再到你我打断你的腿。”

    远远关注着我这边的观众大呼过瘾,可是有人心中不禁纳闷:那姓刘的不是挺有势力的吗,怎么被会被一个老头打得不敢还手!

    这时,有人小声问道:“知道那个老头是谁不,起来好拽呀”

    立时就有人答道:“有些人有些事不是我们这中地位的人所能够了解的,不过我以前倒是在一个很大型的晚会上见过有一个穿军装的搭着这个老头的肩膀,后来才听人家说那个穿军装的竟然是某军区的第二把手,那时我都吓傻了。”

    “这么大的来头,怪不得连姓刘势力那么强的人都他的保镖都不敢轻举妄动,只站在那里观望。”

    人群里有人小声笑着。

    “我倒是有点佩服那队青年情侣,你他们穿的衣服,有谁能猜得出他们背后会有这么强大的势力!难道今年开始流行扮猪吃老虎拉”

    人群里又有人疑惑道。

    接连被老道一顿殴打的刘总,脸上红肿得厉害,差点连她的老婆周虹都认不出他了。

    到老道士似乎气已经消了,周虹赶紧让保镖扶起自己的老公,夺路而逃。

    她怕自己一个躲闪不快,就被老道也抓起来一顿打,那样的话她的容貌也肯定跟自己的老公一样,到时候她还怎么出去见人。

    望着刘总一干人等落荒而逃的背影,小小从贝蜜儿的怀里下来,她笑着拍着自己的小手道:“那个老女人跑了,我们赢了。”

    完比划出一个字的胜利姿势,然后她又走到老道面前道:“老爷爷你刚才比我爸爸还帅耶!不过,我以前是不是见过老爷爷呢,好像我以前见过您呢!”

    “你叫林小小,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

    老道开心地笑着,起来就是一个慈祥的老人,谁会联想到刚才他会是那个连刘凶也会怕的恶人呢!

    “真的吗小小我感觉你很亲切,有点像我的爷爷。”

    小小露出孩童般天真的笑容。

    “郝老,您来了!”

    林尚向老道颔首示意。

    “恩,总算还不是很令我失望。你们能够为俩个没有关系的人出手,你父亲也算安慰了。走吧,带我去你父亲,好久都没有见过他了!”

    老道慢慢道。

    “郝老光临,我父亲这回可要开心的乐不合嘴咯。以前他老师骂我们没有关心他,今天这算是补了一大截。”

    林尚开心大笑着领着老道向下面走去。

    几辆车子在我租的地方停下,林尚赶紧下车替老道把门打开。

    这以前是下人的专职工作,可是林尚却做得非常开心,丝毫没有因为自己有那么一点钱就嫌弃这上不得台面的工作。

    老道似乎对林尚的表现很是满意,他呵呵笑着道:“不用这么紧张,快去叫你的父亲出来,就说

    有客人来了。”

    林尚屁颠屁颠地跑向里屋,慌忙惊呼道:“爸,有重要的客人来了。”

    “什么客人呢,会让你这么慌张,不是教过你遇到事情要沉稳的嘛!”

    里屋内一把低沉的声音传来,接着走出一位头发半白的小老头,他是林尚的父亲林福来。

    “想沉稳都不行,你知道吗是郝老过来了,就在院子里面!”

    林尚赶紧道。

    “什么,郝老就在院子里面你怎么不早说!”

    这时换成林尚的父亲一副惊慌的模样,貌似这小老头刚才还在教育自己的儿子遇到事情要沉稳。

    “爸,遇到事情要沉稳!”

    林尚特意用他父亲教的东西反教自己的父亲。

    “找抽,这时还怎么沉稳,外面来得是郝老啊!”s11();

    林尚的父亲拍了一下林尚的头。

    “老,老婆子,快去把我的藏了十年的茅台拿来。”林尚的父亲大声喊道。

    “不用这么大阵势吧,你紧张的样子,随便一点就好!”

    老道这时跨进里屋微笑语道。

    请帖那一天晚上,我所在的屋子里热闹非凡。久久不曾在这里出现的欢声笑语突然而至,打得我们措手不及。

    房东老奶奶的老公在这一天出现的笑容比他过去十年时间出现的都要多,那一晚斗酒未曾输的他竟然喝醉了,这让林尚感慨道:郝老果非凡人!

    等林福来第二天醒酒时,老道早已经走了,这样他懊恼不已。

    随后他恨恨训了林尚一顿,对此林尚只能是哑巴吃黄莲,谁叫那个是自己的父亲呢!

    此后的几天,老道没有再来!

    而每个人的生活都恢复了往常,平淡乏味地过着。

    我上了大学已经一个星期,在周六下午我刚下课时,收到了一封邀请函,说是星期日晚上在一栋豪华的别墅内开一个生日晚会。

    但是,邀请函具体是谁发出的却没有署名,只是让我们到时候过去就行,我问那个送贴的人,得到的结果只是一个摇头不语。

    “具体是谁给我们发请帖呢,我们刚才这里几天,没有认识几个人啊!”

    我很是疑惑地问着贝蜜儿。

    “不知道,既然搞得这么神秘,那肯定就不想让我们事先知道是谁,所以我们不必花费心思去猜了,到时候我们一起去不就知道了!”

    贝蜜儿微笑着道。

    “也是,但是我不太想去!”

    我对这个请帖不太感冒。

    “随便,你自己着办吧!”

    贝蜜儿作者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反正不去我们又不会缺少什么,这是贝蜜儿的想法。

    “现在最重要的事是去吃饭,中午根本没有吃什么东西。”

    我摸了一下他的肚子。

    “那走吧,饿了就要去吃饭,要不然对胃不好!”

    贝蜜儿嘱咐道。

    “好老婆,还是你最疼我!”

    我开心笑着。

    “知道就好!有奖励吗”

    贝蜜儿眨眼水灵的眼睛问道!

    “有,你闭上眼睛先!”

    我微笑一下。

    “你坏,每次你都是这样,这次我可不会再上当的了。”贝蜜儿呵呵笑了起来。

    “这样都给你穿了,我的演技真差!”

    我垂头丧气地说。

    “咯,你的演技会差!现在装着这副垂头丧气的样子还不是在搏同情,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如果心软一点的都要被你骗了!”

    贝蜜儿惬意笑了一下,可是最后她还是闭上眼睛

    。

    “你在干什么,不是要吻我吗”

    过了一分钟,贝蜜儿到我没有动作,她疑惑地睁开眼睛。

    “谁说要吻你了我,色女!”

    我哈哈笑了。

    “坏蛋,敢耍我,来姑奶奶不好好教训你是不行的拉!”

    贝蜜儿现出凶神恶煞的样子。

    感觉事情不妙,我撒腿就好!

    在我的身后,贝蜜儿的身影紧追不舍!

    俩道身影在广大的林间道上奔跑着,让人感觉时光回到年少时那美好的时刻。

    觉得玩得差不多了,我的身影突然停下来,贝蜜儿的身影也紧随而至!s11();

    “你还敢跑不”

    贝蜜儿抓住我的手臂,气息微喘地道。

    “姐姐,小弟知错了,你就放过我吧!”

    我作出一副哀求的样子,起来催人泪下。

    “你的演技果然不是一般地好!要我放过你,没门!今晚回去准备睡地板!”

    贝蜜儿小人得志般笑起来。

    “兄弟,你今晚可惨咯,本人为你默哀一分钟!不过你可以把这种天仙级别的美人摘下,简直是我们男人的骄傲,学习的楷模。”

    小道旁边的花丛中我上次碰到的那一对情侣又钻出来。

    “哈哈,又是你!”

    我也笑了。

    “兄弟,上次你的一番教导我可是记在心里,你我这次可是弄得非常整齐了哦!”

    那男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道。

    ……

    “你说送点什么好呢”

    我望着满架琳琅的物品,却感觉无从下手。

    “我也不知道哦,我们都还不知道是男是女,而且也不知道对方喜欢什么东西,这样真的好难买哦!”

    贝蜜儿也是毫无头绪。

    “要不买这个吧”

    我问道。

    贝蜜儿细细了一下,那是一个储蓄罐,而且还是闹钟来的。

    她点点头道:“我们就买它,这东西实用,还很有内涵!”

    接着我付完钱后直接带着贝蜜儿上四楼。

    “上去干什么,礼物不是卖好了吗”

    贝蜜儿疑惑地着我。

    “别人的礼物是买完了,但是现在我想送你一份首饰,你你都跟我这么久了,我却没有送过什么东西给你!”

    我摸着自己的头笑着道。

    “啊”

    或许幸福来得太突然,贝蜜儿被打得有点措手不及。

    几秒后,幸福的热泪盈眶。

    贝蜜儿趴在我的肩膀上轻泣起来,起来像是一位迷失在爱情森林中的小鸟。

    “哎,你怎么哭了,难道是我说错什么了!”

    我到贝蜜儿无端端地就哭起来,我都懵了。

    贝蜜儿轻轻摇着头,破涕为笑道:“没有,只是我心里开心,情不自禁就哭了。”

    贝蜜儿顶着已经红了的玉脸害羞地依偎在我的怀里。

    我停下脚步,擦去贝蜜儿流下的幸福泪花,温柔地道:“女人就是感性的动物,不就是说送你一件礼物嘛,用得着这么兴奋吗,以后我经常送你礼物不就行了!”

    听到我这么说,贝蜜儿觉得我有点傻傻的。

    自己心爱男人送给自己的第一件礼物在女人的心里是所有的礼物都比不上的,即使以后的那些礼物多么珍贵!

    可是贝蜜儿也没有说与我听,只是在神秘地,偷偷地笑着。</p>

    给力小说 "hongcha866" 微信公众号,更多好的小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