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0667章登门去季家
    “随意,小心。”安晚声音尖锐的叫道。

    一瞬间,时间仿佛定格了,顾随意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怔然的看向安晚和唐卿宁……

    他们两个人还在拼命地一边挡着那一群娱记,安晚大声叫嚷着什么,太吵了,她没听清楚。

    看口型,安晚在叫她的名字。

    然后呢?

    电光火石之间,一只手忽然伸了出来,一把拉过顾随意,把她扯离了原位偿。

    那掉落的摄影机堪堪地从顾随意的肩膀擦过,掉在地上,镜头被砸碎了。

    “好险好险,幸好赶上了。”

    拉着顾随意的人长吁了一口气,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扭过头露出一个灿烂至极的笑容,说,“喂,你没事吧。”

    顾随意没点头也没摇头。

    那人拉着顾随意的一只手,说:“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走了。”

    顾随意猛地回过神,手腕被拉扯着,她看向来人:“你是……?”

    “你认出我啦?我叫米桐,是上次慈善晚宴的那个服务生,记得吗?”

    米桐拉着顾随意的手,直接就往外走。

    她穿着一件休闲中性款的夹克,一条运动裤,短短的头发显得帅气俊秀。

    她走在顾随意面前,护着顾随意,替她开道。

    有记者冲破人群窜到她们面前,举着话筒要问问题。

    米桐却不给人说话的机会,她彬彬有礼地笑:“麻烦让开。”

    那记者没让,反而恶声恶气:“你让开,我做采访,别挡着。”

    “那就对不住了。”米桐微笑地说了这么一句。

    下一秒,她的神色骤然冷厉起来,她松开了拉着顾随意的手,上前一步。

    顾随意站在米桐的身后。

    只见米桐用手扣住那记者的肩膀,手背上的青筋一根一根地凸起,紧接着反手一扭,一个干脆利落的踢腿,踹在那人的膝盖上,那记者痛呼一声,膝盖像是被卸了力,直接跪倒在地。

    米桐的这一系列动作很流畅。

    几乎是在刹那之间的发生的。

    很惊艳的身手,周围注意到的人,几乎都看呆了。

    “走吧。”解决完挡道的人,米桐又转过头对顾随意说道,“我们得赶紧来开这里,这些记者真烦。”

    顾随意紧紧抿着苍白的唇,没有说话。

    她在圈子里这么多年,对于为了追求新闻话题的记者,到底能疯狂到什么地步,早就领教过很多次了。

    场面越来越混乱,商场那边又叫了安保过来控制场面,唐卿宁和安晚这才能聚回顾随意身边。

    “随意。”唐卿宁担心的叫了一声她的名字,皱眉对安晚和突然出现的米桐道:“我们快走吧,先离开这里。”

    *

    商场保安赶了过来,把疯狂想要追头条的记者拦着,再加上有米桐的帮助。pbtxt

    唐卿宁才能护着顾随意离开了世晟商场。

    出了商场,剧组的保姆车已经在门口等着了,一行人急匆匆的上了保姆车。

    唐卿宁对司机说:“快开车。”

    司机一踩油门,把追出来的记者和粉丝甩在了身后。

    *

    保姆车后车厢。

    顾随意,安晚,唐卿宁,米桐四个人坐着。

    顾随意坐在靠窗的位置上,她微侧着头,一双杏眸眸光浅淡,盯着窗外看。

    车窗玻璃,隐约倒映出她精致的面容,脸色苍白,失了血色的唇紧紧抿成一条直线,眼睛没有一点儿神采。

    她仿佛在看窗外的风景,又仿佛什么都没有在看,只是茫茫然的盯着眼前的一片虚无。

    安晚目露担心地看着顾随意,轻轻叫了她一声:“随意?”

    顾随意仍然直愣愣的看着窗外,没有回答。

    没有人知道此刻的她在想些什么。

    唐卿宁对着安晚摇了摇头,示意安晚别再叫她了。

    安晚咬了咬唇,想着刚才看到那则关于随意的微博,眼眶有些红了。

    四个人都沉默着没说话。

    气氛实在有些沉默。

    米桐有些受不了这样的沉默,伸手抓了抓自己的半长不短的头发,开口:“嗯,我能问一下,刚才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她一出声,唐卿宁这才仔仔细细地打量起眼前的人。

    休闲款的夹克,运动裤运动鞋,胸前很平坦,长相帅气的一个人,但,很明显是个女的。

    刚才在挡记者的时候,她出手的动作干脆利落,十分的潇洒流畅,看着像是练过的。

    唐卿宁问:“你是谁?”

    “我?”米桐指了指自己,笑了,特别阳光明媚的笑容,“我叫米桐,是穆枫的姐姐,呃……今天不是他影片的宣传会吗,我就来看看咯,没想到碰到这样的事。呃……”

    米桐又指了指顾随意:“我跟……顾小姐也见过一面,上次在慈善晚会的时候,她要摔倒,我扶了她一把。”

    穆枫的姐姐。

    唐卿宁和安晚看过去,打量了米桐两眼。

    米桐在笑,唇角的梨涡若隐若现,确实跟穆枫长得有几分相像。

    “刚才……”这时,顾随意突然转了头,她的脸色还是惨白,唇角是微微的淡笑,有些勉强,“谢谢你。”

    要不是有米桐,她刚才能不能摆脱掉那群记者,还不一定。

    “客气什么。应该的。”米桐冲着顾随意,笑容明媚。

    她在看顾随意,挺早之前她就从她的弟弟口中提过这位顾导演。

    姐弟两个感情好,她的性格又大大咧咧,穆枫说的是他在拍戏的时候,被漂亮的顾导演给蹭硬了。

    然后,被坏脾气的顾导演给训了一顿。

    米桐那会儿还很没良心的狠狠嘲笑了她弟弟一番。

    因为跟女导演拍了一场湿身戏,穿着泳裤就硬了,多喜感,还是不是男人啊,八百年没见过女人啊。

    但是现在认真看顾随意,她却不这么想了。

    米桐的视线落在顾随意的胸前,扫了一眼,呃……真是波涛汹涌啊。

    在想想她自己的,飞机场,太平公主……

    难怪总是被自己的弟弟嘲笑。

    唐卿宁见顾随意总算有了反应,刚刚提起的一颗心微微落了地。

    他对顾随意说:“随意,照片的事情,我会处理,你不用担心。”

    顾随意漂亮精致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黑白分明的眼眸安然垂下,她似乎酝酿了一下情绪,再抬头,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冷淡,却没有刚才见到的脆弱。

    她淡淡地说:“嗯。”

    转而,目光又看向窗外。

    这种事情,她其实已经很习惯了,声名狼藉,放荡成性,勾.引男人,潜规则。

    很早就是贴在她身上的标签了。

    现在,只不过是多了一张裸.照而已,都还没有全露.点啊,就当做是比基尼写真好了。

    打不倒她顾随意。

    顾随意这么告诉自己。

    可是心底,那巨大的恐慌和无助,牢牢地摄住了她。

    裸照被爆出来,就像一张巨大的网,密密麻麻地网住了她的心,拉着她陷入黑暗,万劫不复。

    裸照,只有这一张?

    还是,会有更多继续爆出来……

    *

    陆时凤给向管家打了个电话,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傅长夜。

    他在想大黑如果看到了这条新闻会是怎么样的震怒。

    顾导被爆出这种负面新闻,还附上了裸照。

    那裸照是过他的手,到时候如果被大黑查到是时樱把顾导裸照发出去的。

    大黑对顾导的喜欢,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大黑会对时樱怎么样?

    会看在他们交好的情分上,看在时樱跟在他身后那么久的情分上,不对时樱做什么吗?

    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假设,陆时凤都不愿意去想。

    不能让事情走到那个地步,这件事,他必须先解决好。

    陆时凤记得傅长夜这几天是去了h国,没在国内,可能还没有看到顾导的这条新闻。

    想了想,陆时凤给金秘书打了电话。

    电话接通了:“金秘书。”

    金秘书恭敬礼貌地声音传了过来:“陆总,有事吗?”

    “金秘书。”紧急的时刻,陆时凤也不跟金秘书废话,直接切入主题,“你看到顾导的那条新闻了吗?长夜知道那条新闻了吗?”

    陆时凤连问了两个问题,他一说,金秘书就知道他指的是哪条新闻。

    傅总去了h国才几天,就突然爆出顾导这么大的新闻。

    金秘书刚知道的时候,简直惊出了一身冷汗,马上吩咐公关部长处理这件事情,第一时间联系顾导的经纪人,网上请水军…

    吩咐下去了,现在正准备打国际长途给傅总汇报这件事情。

    傅总现在宠着顾导,跟宠什么似的,关于顾导这种事,肯定得马上汇报上去。

    但是陆总怎么突然打电话来问顾导这件事?

    难道陆总也知道傅总和顾导的事情?

    是了,傅总和陆总关系好。

    傅总和顾导在一起,没准陆总也知道。

    金秘书点了点头,说:“看到了,我现在正准备打电话给傅总,跟傅总汇报这件事。”

    “金秘书,我能拜托你件事吗?”

    金秘书有些受宠若惊:“陆总,您说什么拜托,有事您直接吩咐就行。”

    陆时凤的语气变得凝重起来:“金秘书,你可以先不要告诉长夜关于顾导裸照的新闻吗?”

    “这……”

    金秘书有些为难,他低声说,“陆总,恐怕不行,傅总对于顾导的事情很关心,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肯定要告诉傅总的。”

    “我知道。”陆时凤的语气有些急躁起来。

    大黑对于顾导很关心,他当然知道,就是因为太清楚了,才更不敢让大黑知道这件事。

    “金秘书,我也不要你拖多久,就一天,明天你再打给长夜,给我一天的时间,我会帮你们,把顾导的负面新闻压下来。”

    金秘书还是很犹豫:“陆总,您提这样的要求,我真的很为难。”

    “金秘书,就这一次。”

    陆时凤到底还是说动了金秘书。

    陆时凤的语气太过冷肃,又说要动用em帮忙做顾导的这次公关。

    其实就是告诉了傅总,傅总也就是用圣娱的公关力量来处理顾导这次的事情,晚一天,好像也没有什么。

    *

    陆时凤说服了让金秘书晚一天告诉傅长夜关于顾随意的事,匆匆出了办公室,开车回家。

    车里,他打着方向盘,手腕遒劲。

    脸上说不清是什么表情。

    他也不知道让傅长夜晚一天知道陆时樱做的爆出顾随意的裸照这件事有什么意义。

    但是,跟傅长夜认识这么多年,他下意识地觉得这件事,瞒着傅长夜,能拖一天是一天……

    陆宅。

    陆时樱因为被禁足的时间到了,又继续被禁足,闹得厉害。

    但她再怎么闹,向管家都无动于衷,忠实地执行着陆时凤的命令。

    ---题外话---【谢谢订阅,第二章中午十二点】

    【谢谢小花絮的荷包,谢谢小白家蔓蔓的十八张月票,谢谢cgjtbwc的三张月票,谢谢adachai的月票,】            
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