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416章阴险
    随便你骂吧,反正你也骂不了多久了。叶连成无所谓的耸耸肩膀,然后继续喝酒。
我还是低估了你的阴险。叶皓轩摇摇头道:酒里竟然还有药?这次的药比上一次的更重吧,同样属于五毒蛰虫散,呵呵,你是怕上一次的迷不倒我?
不错,雪山之地你都顽强的活了过来了,这一次的药虽然厉害,但是我却怕弄不倒你,所以我觉得还是在加一次药量比较好,反正你都要死了嘛,多喝点这种药也无所谓的。叶连成笑了笑,一幅我是在为你着想的样子。
那我岂不是要好好的感谢感谢你。叶皓轩咧嘴笑了笑,然后拿起叶连成身边的酒瓶,为自己倒上了一杯,在次一口干了。
你确实得好好感谢我。叶连成有些自鸣得意的说:说真的,你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一个敌人,我从来没有人任何人的跟前栽过这么大一个根头,你让我现在有家回不了,有亲人也团圆不了。
叶连成咬牙切齿的说:所以你必须死,哪怕是我和你同归于尽,哪怕是我玩不过你,临死的时候我也要从你的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好,很好。叶皓轩重重的点点头道:但你让我临死前死的明白点吧,你是怎么给兰兰灌输这些记忆的?
呵呵,这还不简单?叶连成冷笑一声道:她之前失去了记忆,整个心思就像是一张白纸那样白,想要为她灌输记忆还不是轻而易举的?我只需要找一个精神力比较强大的人,为她灌输一些本不该存在的东西不就行了?
你说的精神力强大的人,是那些催眠师一类的人?叶皓轩问道。
也可以这么说,他们就是属于催眠师一类的人,哦,忘记告诉你了,他来自倭国。当初郑双双原本的记忆就是被他强行洗掉,然后在灌输一个千叶景子的身份,她现在倭国呢。叶连成说。
他叫什么名字?叶皓轩说。
三井上雄。叶连成笑了笑说:一个倭国很出名的催眠大师,也是村正家族中一个很厉害的角色。
很好。叶皓轩右手一握,手中的酒杯咔嚓一声变成碎息,他淡淡的说:我现在宣布,判这个人死刑,终有一天,我会去倭国,把村正家族杀的片甲不留。
呵呵,你感觉你还有机会吗?叶连成无所谓的笑了笑说:你现在连服了两次五毒蛰虫散,你觉得你还有机会活下去并找村正家族的人报仇吗?
那可说不定,我是一个善于创造奇迹的人。叶皓轩笑道:唐蕊呢,大家都是老朋友了,她既然把你救出来了,那就说明她来到华夏了,那她为什么不敢现身一见呢?
呵呵,她不屑见你,或者说她不敢见你。她说可能这一次我弄不死你,所以就留下了一群人,然后自己跑回倭国去了。叶连成有些嗤笑道:看来你对唐蕊留下的阴影不小啊,你竟然能让一个人从骨子里怕你,我真的有点佩服你了。
那是因为唐蕊是一个聪明人,她知道你这一次肯定弄不死我。叶皓轩笑了笑说:咸鱼是会翻身,但叶连成你连咸鱼都算不上,你觉得你这些东西对我真的有用处吗?
怎么,你不是乖乖的跟着我来了吗?叶连成微微的感觉到有些诧异了。
那是麻痹你呢,兰兰,还不出来。叶皓轩说。
门一开,郑兰兰从门外走了进来,她冷冷的盯了叶连成一眼,然后走到叶皓轩的跟前道:对不起,是我的错,我向你道歉。
没事,只要你不觉得是我害死了你姐姐就行了。叶皓轩无所谓的笑了笑,然后站了起来,他活动了一下手脚,身上发出一阵爆豆一般的声音,片刻以后,他气海中的浩然真气缓缓流转,他的身体瞬间便恢复了正常。
你……你竟然没事。叶连成吃了一惊,他猛的站了起来。
呵呵,我是医圣啊,你跟我下药?这手段是不是有些太手残了点?叶皓轩像是看傻逼一样的看着叶连成笑道你觉得,那些药会对我有用?
可你明明中招了,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叶连成的脸上一阵青白。
没什么不可能,我早就知道菜里有问题。兰兰也感觉到自己记忆恢复的太突然了,你的催眠师的确是不错,但是他制造出来的记忆毕竟不是真的记忆,所以会让人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兰兰为了弄清楚真相,所以就配合着我演了这一出戏。不然的话,我怎么可能会找到你呢?叶皓轩说。
明白了,你早就知道她的记忆被动过手脚,我是不是可以认为,我动手脚的时候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叶连成问。
是的,我早就知道,我默认你的人为兰兰灌输这些记忆,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找到你。叶皓轩笑了笑。
那是不是说,薛鸿云跟你根本就是一伙的?叶连成愤怒的说。
对,他跟我就是一伙的,你那天找过他之后,商量好了你们的计划之后他马上就通知了我。叶皓轩说。
混蛋……我不该轻信那个混蛋的。叶连成重重的一拍桌子,他双眼赤红,他没有想到竟然是薛鸿云出卖了他。
他觉得薛鸿云没理由出卖他,因为薛鸿云和叶皓轩之间根本就是死敌,他怎么可以和叶皓轩穿一条裤子?这让叶连成有些迷惑,也让他有点想不通……
你是不该轻信他,以你的尿性,当天你找到他之后不应该急着把计划向他全盘托出的,你应该先试探一下他,可惜你没有试探,你选择相信了他。因为你急着报仇。叶皓轩笑了笑。
对,我急着报仇,所以我轻信了他。叶连成惨笑道:叶皓轩,到最后你还是赢了,你赢了……哈哈。
其实我无意跟你争什么,如果我们相安无事,就算老太爷将来把家主的位子给我,我也会拒绝的,因为我这种人不适合担任家主。到时候它还是你的。叶皓轩摇摇头道
可惜你把我当做生死大敌,你恨不得我马上死了才好,所以我们之间才会有这一场对弈,你的手段果然狠,既然你无情,那就别怪我无义。
你要是在监狱里呆着多好,到时候安乐死了,能留下全尸。或者说你出狱以后马上跑到倭国,我一时半会儿也会拿你没办法,可惜你不知死活,你还是选择跑到这里跟我做对,既然你跟我做对,那就不要怪我手下无情。叶皓轩摇摇头说。
你真的以为你能杀得了我?叶连成笑了笑道说真的,我这一次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我能不留点后路?所以……咱们走着瞧吧,另外,你的女人们们自己小心点吧,哈哈……叶连成大笑了几声,他突然一跺脚,他脚下的地板骤然翻开,他落到地下之后便消失不见了。
叶皓轩的脸色变了变,叶连成果然还是考虑的周到,不过还好他早有准备。
他跑了?郑兰兰有些吃惊的说。
不,他跑不了。叶皓轩笑了笑道:回去吧,家里面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处理。
恩,郑兰兰点点头。
自从薛听雨回到京城以后,一心一意的发展养生膳坊,国内的市场基本上全部打开,养生膳坊遍地开花,而且薛听雨紧急启动了上市计划,养生膳坊做为国内的一支餐饮股上市,估值是一个天文数字。
薛听雨现在正在紧张锣鼓的启动海外计划,她决心让养生膳坊走向世界,初始的目标锁定北欧国家,相信过不了多久,养生膳坊将在那些国家强势登陆,然后会改变国外的一些饮食习惯。
一场餐饮革命已经在不知不觉中上演,相信过不了多久,全球各地都会有养生膳坊的影子。
薛听雨最近很忙,她现在已经拜琴痴为师,现在琴痴就留在京城传授薛听雨一些琴道知识,这些知识对薛听雨说非常的宝贵,她这才发觉琴痴音律上的造诣要远远的超出她的认知。
她现在每天忙完之后,还要跟琴痴去学习半天,从琴痴所住的地方回来时,天色已经有些暗了,薛听雨的一名保镖开着车在昏暗的路灯下走着。
突然砰的一声响,她的汽车轮胎炸开,这名保标迅速的踩下刹车,职业警惕性非常高的他感觉到事情不对头,他马上拉着薛听雨跑到路边隐蔽的地方,然后向同事们求援。
可是电话还没有打出去,一条人影迅速的向他掠来,对方的速度极快,没等他反应过来,对方已经一把卡在他脖子上,保镖哼都没有哼一声,倒在地上没有一点知觉了。
对方的身手很强,强的让保镖根本没有一丝反应的能力。
借助着昏黄的灯光薛听雨终于认清了眼前的这个人是谁,他赫然是前段时间在藏地时遇到黑店那个傻子,她还记得这个傻子的老子叫刘二刚,当初她还成功的挑拔这对父子。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