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529章受了些惊吓
    不管怎么样,你跟陈家的联姻一定要继续下去,这不仅仅是为了你个和或者我们薛家的面子,而是为了至上的利益,绝对不允许那小子在节外生枝,明白吗?薛青山喝道。
我明白了爷爷,请您放心,联姻绝对不会被那小子破坏的,他不过是一个草根而已。薛鸿云信誓旦旦的说。
不错,他是一个草根,区区一个草根,你动用家族力量都拿他毫无办法,你还不如一个草根。薛青山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
爷爷,对不起,我让您失望了。薛鸿云低下头嚅嚅的说。
现在说对不起没有用,他虽然是草根,但他成长的速度是很恐怖的,他才来京城一个多月,就有那么多人跳出来为他撑腰,如果让他在这里发展一年半载,你还拿什么跟他比?
薛青山越说越怒,他一拍桌子站起来道:现在除了家世上你占点优势之外,你哪一点还能比得上他?薛家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没用的东西,连抢个女人都要靠家族的力量,而且对方竟然是一个没有背景的草根?
薛鸿云被他骂得体无全肤,他羞愧的低下头,一言不发。
听雨现在怎么样了?薛青山又问。
她受了点惊吓,我已经请刘付清来给她诊治了,应该会没事的。薛鸿云道。
听雨最好没事,不然的话我拿你是问,滚去看看听雨怎么样了。薛青山不耐烦的挥挥手道至于刘付清的医术,我看了也就稀松平常,如果不行的话请桂承德来。
是的爷爷,我知道了。薛鸿云点点头,连忙退了下去。
爸,对付一个医生,值得我们这样大动干戈吗?薛兴安道。
一个小医生,让你这个特殊勤务组的大队长都无可奈何?薛青山瞟了自己的儿子一眼道。
这,这是计划出了点意外,谁知道那小子有这么多撑腰的。薛兴安涨红着脸道。
你想不到的事情还有很多,不要轻敌,这小子现在已经成长起来了,我们跟陈家联姻有你意想不到的利益,所以,不容有失,老太爷已经发话了,全力支持鸿云这次联姻,有些人,在他没有彻底成长起来之前,最好就把他扼杀。薛青山冷冷的说。
爸,我知道了。薛兴安点点头道。
薛家一间别墅里面,薛听雨坐在闺床上,她的目光依然呆滞,就这样怔怔的看着前方,没有一点神色。
听雨,听雨?你听得到吗?我是妈妈。
在薛听雨的一边,一名少妇不停的在呼唤着薛听雨的名字,这少妇就是薛听雨的母亲余玲。
自从昨天出事到现在,薛听雨一直保持着这幅表情到现在,她不言不语,不吃不喝,就这样直愣愣的盯着前方,平日里洞悉一切的双眼现在毫无光泽。
薛听雨命中五行缺水,当年她出生的时候一个游方道士经过薛家,被薛家老太爷奉为坐上宾。
道士曾经为她卜过一卦,说她的命属于荷花命,后期有运,十八岁到三十岁间运气不佳,三十岁以后运气很好。
而且这个女婴气质不凡,将来是有成就的人,因为她五行缺水,所以就取名为听雨,而且道士留给她一个玉坠,吩咐十八岁到三十岁之间不能取下,之后就飘然而去。
十八岁生日那天,余玲把道士留下的玉坠做为生日礼物送给女儿,吩咐她不要离身。
可是谁想到那玉坠在昨天遇袭的时候碎掉了,之后的薛听雨,就好象是失了魂一样,怎么叫也叫不应。
妈,听雨怎么样了?
薛鸿云走了进来。
还是那样,怎么叫她也不应。余玲叹道。
我去请刘老过来吧,他一定会有办法的。薛鸿云道。
余玲点点头,薛鸿云转身离开。
半个小时以后,刘付清就赶到了,他细细的为薛听雨把了脉,然后问了一些基本情况,这才点点头。
刘老,听雨她怎么样?她到底是怎么了?余玲上前问道。
无妨,只是受到了一些惊吓罢了,不碍事的,我本些安神醒脑的方子就好了。刘付清笑道。
那就麻烦刘老了。余玲听问题不大,这才点点头,提着的一颗心才放了下来。
刘付清打开行医箱,开了一个方子,然后就离开……
第二天一大早,叶皓轩刚来到悬壶居,一辆小型货车就开了过来,从里面跳下来几个搬运工,货车的后面还跟着一辆宝马,一脸不善的刘正平走了进来。
叶皓轩随即想起来,之前比医术赢了刘付清,赌注是他百草堂的牌匾,现在刘正平是送牌匾的。
小心一点,别碰坏了,说你呢,你们怎么做事的,碰坏了赔得起吗?刘正平对着几个搬运工呼来喝去的,好象是他百草堂的牌匾是玻璃做的似的,一碰就会碎。
叶皓轩,这是百草堂的招牌,你要好好保管,回头我一定会赢回来的。刘正平沉着脸对叶皓轩喝道。
话说间,牌匾已经被几个搬运工抬了下来,其中一名年纪稍大一点的搬运工一不小心,牌匾在地上磕了一下。
你特妈的怎么做事的?这是我们百草堂的招牌,弄坏了你肾卖了都赔不起。刘正平大怒,冲着那名年纪较大的搬运工就是一顿臭骂。
哎你这人怎么这样,我又不是故意的。搬运工有些生气的说。
你还敢顶嘴?你们这些低贱的东西,信不信我扣了你们的工资?刘正平怒道。
对不起,对不起,他年纪大了,刘大夫就别跟他一般见识了。带队的搬运工连忙陪笑道,他一拉那名年纪大的搬运工道还不向刘大夫道歉?
对,对不起。
那名搬运工的年纪比较大了,在京城里面找工作本来就有些不好找,他只得嚅嚅的向刘正平道歉。
对不起就有用了?这次就算了,在敢碰到我家的招牌,我让你好看。刘正平不依不挠的骂道。
几个搬运工被骂的狗向淋头,但是也无可奈何,他们憋着一肚子气,把牌匾抬到了叶皓轩的跟前问请要放在哪里?
就放那里吧。叶皓轩淡淡的向台阶前面一指。
几个人一愣,有些诧异的看了刘正平一眼,似是询问他的意思,这百草堂的招牌可是宝贵的很,放这里,所有进出的人都要踩上几脚,刘正平会同意吗?
叶皓轩,你什么意思?这是我百草堂的招牌,你竟然把我们家数百年的老字号招牌放在台阶上?刘正平大怒。
你要清楚一点,现在这牌匾已经不是你刘家的牌匾了,这是我赢来的彩头,就算是我拿来烧锅,也跟你没有一毛钱关系。叶皓轩冷笑道。
这只是暂时放在你这里,总有一天,我会赢回来的。刘正平涨红着脸恨恨的盯着叶皓轩道。
我怕我等不到那一天了,就放这里。叶皓轩一声冷笑,对着几个搬运工一指。
我看谁敢放这里,大不了我搬回去,你们几个,还想不想工钱了?刘正平喝道。
工钱多少?叶皓轩向搬运工问道。
三百……
这是六百,你们就放这里,顺便踩几脚也没问题,现在这东西是我的。叶皓轩说着甩出六百元钱。
好好,谢谢老板。几个搬运工一喜,把这牌匾往地上重重的一脚,刚才被骂的那名年纪比较大的搬运工还不忘在牌匾上踩几脚,同时骂道什么狗屁百草堂,现在整个京城谁不知道刘付清跟叶医生比医术输了。
就是,一块破木牌子,拿回家烧锅都嫌重,神气个屁啊,你以为你们还是以前的百草堂?
刚才被刘正平一通臭骂,几个搬运工也是憋了一肚子的气,临走还不忘一嘲讽模式狠狠的讽刺了刘正平一通。
你,我要去投诉你们,我要让你们丢饭碗。刘正平大怒。
投诉去吧,老子就是老板,以后你们百草堂的生意,老子还不接了呢。为首的搬运工重重的在地上吐了一口口水,三个人上了卡车,扬长而气。
姓叶的,你最好把我们的招牌收好。
刘正平看到自己医馆百年老字号的牌匾被人在上面踩来踩去的,心里几乎在滴血。
我说过,现在这牌匾已经不是你们刘家的了。叶皓轩摇摇头,转身走进了医馆。
你……姓叶的,你等着,迟早有一天,我让你后悔。刘正平盯着叶皓轩的背影咬牙切齿的说。
随着三大诊堂挑战悬壶居失败,悬壶居的名声更是如日中天,所以前来求医的人越来越多,叶皓轩一上午几乎都被钉在诊所里了。
直到中午,叶皓轩才送走了最后一个病人,他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身子,微微苦笑,看来以后自己的号还是要限号才行,不然的话天天窝在这里,其他的什么事情也办不成了。
一看时间,只见已经十二点半了,叶皓轩猛然想起和邵清盈还有件事情没交待清楚。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