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五十五章 中计
    

    姜老二黑着脸说道:“我要这个秦平死!我要亲眼看着他死!”

    说完,他将手里的东西狠狠地摔在了桌子上。

    众人面面相觑,司徒莽有些诧异的问道:“这忽然是怎么了?他惹了?”

    姜老二切齿的说道:“他杀了我全家他杀了我全家!”

    南王听到这话,顿时有些幸灾乐祸。

    他心想:不是一直劝我算了吗?活鸡巴该!

    司徒莽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为啥呢,因为他实际上是想尽快离开的。

    本来只有一个南王跟秦平不死不休,现在又加上了一个姜家。

    “我是看出来了,谁想走,秦平就要去找谁的麻烦。”南王阴阳怪气的说道,“说这秦平是咋知道的呢?”

    姜老二一听这话,伸手便抓住了司徒莽的衣领,怒声道:“是因为的人!他妈还我全家!”

    这司徒莽一把推开了姜老头,有些生气的说道:“凭什么说是我?上头既然已经盯上我们了,那他们自然会收买我们的人,谁知道这消息是谁泄露出去的?”

    “还有,南王,要是想进去蹲着呢,那就继续挑拨关系。”司徒莽气呼呼的说道。

    扔下这话后,他扭头便走了出去。

    话说秦平这边呢,他直接搬去了薛伟的那套别墅里,并且让薛伟所有得人,都留在这里。

    因为他觉得,姜家死了那么多人,姜老二肯定是气不过的。

    再加上南王的怂恿,他们直接带人来报复也不是不可能。

    接下来的这段时间,秦平过的倒算是舒服。

    别墅里有篮球场,有穿过整个院子的河流,没事可以打球,还可以钓鱼。

    但悠闲地生活,往往是最无聊的,时间一旦久了,人就会彻底失去激情。

    秦平也是一样,三天过后,他忍不住拿起刀,想着阿山教他的刀法,训练了起来。

    当天下午的时候,薛伟走过来跟秦平说:“有消息了。”

    “嗯。”秦平点了点头,他把刀插在了松软的泥土里,问道:“怎么样?”

    “南王今天会外出,据说是去见一个人。”薛伟说道。

    “他身边会带多少人?”秦平问道。

    薛伟说道:“据我的人所说,最多不超过十个。”

    秦平伸了个懒腰,他心思了一会儿,紧接着便拿出来手机,心思给红唇女发个消息。

    结果手机刚掏出来呢,红唇女的消息便发了过来。

    她跟秦平说:“今晚南王会去见一个很重要的人,地点是东城的城西烧烤,身边带了十个人左右,无枪。”

    秦平开玩笑道:“姐,咱俩还真是心有灵犀呢,我正打算给发消息呢。”

    发完这消息后,秦平伸了个懒腰,说道:“备车。”

    “好。”薛伟立马走了出去,没一会儿,在别墅的篮球场上,便停着十几辆黑色的轿车。

    秦平看了一眼手表,说道:“等一会儿吧,七点半的时候我们再出发。”

    现在时间还早,所以秦平独自一个人,坐在河边,等着太阳下山。

    这几乎成了他的日常,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夜晚成了他的依靠。

    他点上了一支烟,忽然有感而发,拿出来手机,忍不住在微博发了一个段落:我曾勾勒出一个风华正茂的少年,并忠诚的相信他为自己,直到这个少年开口:我不是。

    那一刻,信仰轰然崩塌,唏嘘一片。

    我明白了,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与芸芸众生并无区别,岁月长河中留不下一滴清澈的泪,来时犹如漫天飞花,去时不及一片落叶。

    这一首诗呢,他写了差不多两个小时的时间,等写完之后,秦平看了一眼时间,恩,差不多到了。

    “这还真是最消磨时间的方法。”秦平在心里想。

    他站起来,起身钻进了第一辆黑色的车里,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这栋别墅,向着薛伟说的那个地址出发。

    “我们这样,会不会太高调了一点?”薛伟忽然问秦平道。

    秦平摆手道:“没事,我们去的比较晚,所以不用担心。”

    说完,他靠在从车上,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车一路疾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被薛伟从睡梦中推醒。

    “平哥,前面就到了。”薛伟说道,“我们要不要把车停在别的位置。”

    秦平揉了揉眼睛,说道:“好,让他们停到附近,然后走过去吧。”

    当时呢,南王并没有坐在屋子里,而是就在外面的一个烧烤摊上。

    他旁边站着七八个人吧,对面是一个陌生的面孔,秦平不认识。

    他带人走过去后,便笑着说道:“南王,好心情啊,这个时间出来撸串?”

    南王带来的那七八个人,几乎在一瞬间便被直接干掉了,而南王呢,脸上一点害怕之情都没有。

    秦平忽然感觉有点不妙,他眉头一皱,转身就要走。

    南王冷笑道:“走什么?要去哪儿啊?既然来了,为什么不坐下好好聊聊?”

    他这句话一说完,从屋子里面忽然冲出来了一大帮子人。

    这些人密密麻麻,数都数不清,几乎在一瞬间,就把秦平他们给包围了。

    秦平深吸了一口气,他明白:被人出卖了。

    秦平下意识的看了薛伟一眼,薛伟拼命摇头,像是在解释着什么。

    “坐下聊聊吧,老板,给我们拿两箱啤酒。”南王对着屋子里面大喊道。

    秦平伸手拍了拍薛伟的肩膀,笑道:“坐下吧,我当然知道不是。”

    说话间,他拉着薛伟一同坐了下来。

    而坐下的时候呢,秦平满脑子都在想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很快,他便想清楚了。

    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出在了红唇女的身上。

    他太相信红唇女的消息了,因为自从认识她以来,她给的消息都是百分百准确的,所以便形成了依赖性。

    “不该依赖任何人啊。”秦平低声呢喃道。

    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他倒是觉得自己能逃掉,但后果太严重了,不值得。

    南王给秦平倒上了一杯酒,笑道:“我跟做一笔交易,怎么样?”

    “哦?还有这种好事儿?”秦平有些诧异的说道,“我想我身上没有什么能提供给吧?”

    南王仰头将一瓶啤酒灌进了肚子里,尔后打了个饱嗝,说道:“我可以不杀,但我有一个要求。”

    “说吧。”秦平点头道。

    南王笑道:“现在上头是不是在查我们?”

    秦平听到这话后,刚刚喝下去的啤酒顿时在胃里翻江倒海,像是要吐出来了一样。

    但他脸上平静无波,笑着说道:“南王,这话我有些搞不懂,上头查不查们,我怎么知道?”

    “行了,别装了,以为我不知道?”南王冷笑了一声,“敢这么光明正大的跟我们硬钢,除了一身的本领之外,背后一定有人在护着吧?”

    “我想了很久都没想清楚,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能量。”南王嘀咕道,“爸周惠民?不可能,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儿,他是绝对不会干的。”

    “看这次这么大张旗鼓的跑去姜家,杀了那么多人,现在居然还坐在这里跟我喝酒。”南王叹气道,“这只能说明上头有人要搞我们了。”

    秦平心里已经震惊的无以复加,可他知道,无论如何都不能把国字脸的事情说出来。

    “想多了。”秦平笑道,“我跟们之间的事儿,只是因为儿子小南王,恐怕不知道小南王对我做过多么恶心的事情吧?”

    “要不是一直闹着要报仇,我也不会跟们为敌。”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