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零四章 反常的猛哥
年轻时候犯的错,总有一天要偿还。
这是秦平现在的感受,有些事情,并不是过去了,就结束了。
他起身说道:"行吧,你再给我搞一份,回头我签上字就是了。"
红唇女点了点头,说道:"好。到时候我会给你送到家里。"
她说这话的时候,一双眼睛就跟会说话一样。
很明显,她是在威胁秦平呢。
秦平知道生气也没用,干脆大度的笑道:"放心吧,这次我不会再搞鬼的。"
去了小摊位那里,秦平买完早餐后,又指了指红唇女这桌,说道:"她那一桌我付了。"
拿上早餐。秦平便回到了家里。
话说之前一直想找个保姆,可惜事情一直被延迟,现在情况比较特殊,再去找保姆也信不过。
急匆匆的回到家里后,秦平下车的第一件事,就是冲进房间。
一跑进去,果然看到了正坐在沙发上的阿山,当时秦平直接跑过去个扑在了他的身上。而阿山呢,也很自觉地把秦平抱了起来。
"你可总算是回来了!"秦平面带激动之色说道。
阿山一如既往,话少的要死,他只是点了点头。然后问道:"你跟小南王的事情怎么样了。"
秦平说道:"哎,别提了,这次之所以这么着急把你叫回来,就是怕小南王搞鬼。"
说完,他指了指苏梦清,说道:"你现在不需要保护我了,你的任务就是保护苏梦清。"
"恩。"阿山点头,他像是有话说,但看了一眼苏梦清,又什么都没说。
秦平咳嗽了一声,说道:"那啥,这是早餐,你先拿去吃吧,我跟阿山说点事儿。"
苏梦清也不傻,她接过秦平手里的早餐,便去了另外一个房间。
紧接着秦平递给了阿山一根烟,问道:"什么事儿?"
"你跟小南王之间是不是要交手?"阿山问道。
秦平一愣,说道:"什么意思?跟他单挑吗?"
"恩。"阿山说道,"司徒家跟南家有个约定,如果不是什么大事。会通过单挑来解决。虽然看起来挺幼稚,但也正是因为这样,六大家族才能一直和睦共处。"
秦平脸色一黑,说道:"这就是司徒家想尽一切办法,也要让我加入他们的原因吗?他们是想把我卖了,来换取两家的和平共处?我去他妈的!"
但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再发脾气也没用,所以。他很快便冷静了下来。
"阿山,我问你,你和小南王比,谁更强?"
阿山思索片刻,最终摇头道:"我不知道。但是据说小南王是南家最强的人,他年纪比我小,我不太好说。"
听到这话,秦平就更绝望了,为啥呢,因为阿山的实力秦平是见过的,两个秦平也不是他的对手。
现在连阿山都不敢打包票,那秦平...
"实在不行你就违约。"阿山说道,"现在是法治社会,只要你不想,没谁能逼你。"
秦平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不行。现在有事情压着我。"
现在有两件事让秦平不得不按照司徒家的要求去做,第一件事是因为红唇女手上当初俩人的视频,第二个事,就是秦平害怕这个奸诈的小南王。会找苏梦清的麻烦。
"呼,还是想想怎么对付小南王吧。"秦平说道。
阿山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必要的时候,我会出手帮你的。"
秦平拍了拍他肩膀。说道:"总不能一直都靠着你吧。"
从最开始靠着猛哥,到后来靠阿山,秦平已经慢慢地有了进步。
正在这个时候,猛哥从外面开车来了,他一下车就一个飞踹冲向了阿山。
当时猛哥整个身体都飞了起来,横着踹向了他的脖颈处。
而阿山呢,则是伸出手推向了猛哥。
于是,刚飞过来的猛哥,又飞了出去,并且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他揉着脑袋,边爬边骂道:"我去,这段时间我的水平也提高了不少。咋感觉和你之间的差距好像没啥变化呢。"
阿山静静地说道:"因为我也在进步。"
猛哥一边走一边嘀咕道:"早晚有一天我会亲手把你打趴下。"
说完,猛哥勾搭着秦平的肩膀走向了一旁,他跟秦平说:"你还记不记得上次我跟你讲过的那个KTV老板?他最近刚好要来宁城这边,回头我给安排一下,跟他谈谈,咋样?"
秦平挠头道:"这么巧吗?"
"谁不说呢。"猛哥锤了秦平肩膀一下,"好了,我托人跟他说过这个事儿,我估计能说上话。"
"你当初不就一服务员嘛,哪能跟人家老板聊上啊?"秦平有点疑惑的说道。
猛哥坏笑了一声,说道:"你忘了我之前干啥的了?实话告诉你,我这手机里面还有不少富婆的微信呢。"
秦平忍不住对他竖了个大拇指,接着说道:"那行吧,等他过来了你跟我说。"
把这事儿聊完之后,猛哥就开车回了工地,而秦平这头呢。自然是跟阿山简单的定制了一下计划。
阿山的意思是说:这次交手的话,是可以用东西的,所以他就心思着让秦平在短时间内学学怎么用刀。
一提刀,秦平就想起来了之前孙家送来的那把刀。
于是,他扭头回了屋子,翻箱倒柜,把那把刀找了出来,递给了阿山。
"你看看这刀咋样。"秦平问道。
阿山拿着刀摩挲了一会儿。点头道:"这是一把好刀,应该是出自唐朝。"
"你还懂这玩意儿?"秦平有些吃惊的说道。
"多少懂点。"阿山拿着刀挥了两下,尔后说道:"你就用这把刀吧,如果合适的话。"
秦平说了句成。他心思着,这段时间好好练练,等下次直接一刀把那小南王给剁了。
上次跟小南王交手的时候,小南王说过,秦平不会用刀,所以想来他现在对秦平指定是没有戒心的。
至于这刀能练成啥火候,就不好说了。
.....
下午的时候,红唇女拿着合同过来签了字,当时坐在房间里面,秦平强忍着怒气签完了字。
"啪!"秦平把笔摔在了桌子上,似笑非笑的说道:"看来你们挺害怕那小南王啊。"
红唇女也不傻,她抬头看了一眼阿山。笑道:"阿山都告诉你了?"
"你说呢?"秦平冷笑道,"你觉得阿山跟我关系近,还是跟你们关系近?"
红唇女淡淡的笑道:"这个我也没办法。但是我向你保证,尽全力保证你的安全。"
"呵呵。不必了。"秦平冷笑道,"到时候我会亲手杀了小南王,听清楚了吗?"
红唇女撇了撇嘴,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红唇女抓起来桌子上的合同,便走了出去。
晚上,七点钟的时候,猛哥安排了一处饭店,尔后亲自开车过来接秦平。
当时呢,猛哥的脸色有点不对劲儿,看起来好像很紧张一样。
秦平皱眉道:"咋回事儿啊?拉肚子啊?"
"啊...肚子有点不太舒服。"猛哥支支吾吾的回答道。
秦平也没有多想,开玩笑道:"那你等会儿别拉裤子里哈,我可受不了。"
猛哥很反常的没有回骂秦平,只是默默地开车。
车一路前行,很快,便停在了一家隐蔽的饭店门口处。
这家饭店的旁边是一片竹林,屋子里飘出了阵阵清香。
"走吧。"秦平嗅了嗅鼻子,拉开车门就要下去。
这时候猛哥忽然说道:"等会儿。"
"怎么了?"秦平有点不解的问道。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