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八十八章 不讲理了呗
那个西装男上下打量了秦平两眼。
秦平越是这么说,反而越让他担心。
这时候那个青哥说道:"叔,这几个小子我认识,看见那个小子了没?那是我高中同学,家里就是农民,穷的都快揭不开锅了。"
西装男一听这话。显然是放心了不少。
他跟那个光头说道:"虎哥今天刚好在办公室,带他们直接过去找虎哥吧。"
"行。"光头点了点头,接着他瞥了秦平一眼,说道:"跟我们走吧。"
那个西装男可能是不放心吧,就跟着一起往楼上走去。
这些人的办公室一般会设在顶楼,这个虎哥也不例外。秦平跟着他们一起上了楼。
一进门,他便看到在前面的茶道桌那儿,有个中年人正坐在那里喝茶。
"虎哥。"几个人过去喊了一声。
这被称作虎哥的人扫了他们一眼,问道:"怎么回事儿啊?"
青哥急忙说道:"虎哥,这几个人在咱们店里面闹事儿,还把我给打了!"
那西装男可能是怕这个虎哥怪罪吧。便添上了两句道:"他们先动手殴打咱们的员工。"
虎哥伸手倒了一杯茶,尔后端着茶碗,抬头说道:"在这里闹事儿?年轻人。想过后果吗?"
秦平淡笑道:"你们KTV还真是牛逼,我们去上个厕所,就无故遭到你们员工的嘲笑,怎么,你们就这么个服务态度么?还是说黑X会搞得KTV都这个德行?"
虎哥一听这话,脸色便缓慢的阴沉了下来,他说道:"年轻人,说话注意点分寸,我们都是正经商人,向来秉承着顾客是上帝的道理。"
"是么?我看你这员工也没那个意思啊。"秦平瞥了那青哥一眼。
"你他妈算啥顾客啊,你不就是上来找人的么?你这德性能在这儿开的起房?"青哥骂骂咧咧的说道。
说完,他还跟那虎哥解释道:"虎哥,我是在至尊包楼层看到的他们,这小子我认识,家里面很穷。哪有钱到这里来消费。"
虎哥听到这话后,便放下了手里的茶,笑道:"这么说来,你们是故意来闹事的了?"
"我闹你妈个臭嗨!"猛哥忍不住骂道,"狗眼看人低的东西,老子在这里开了房间。不是顾客难道是你爹啊?"
"小比你说话注意点哈!"那光头伸手指了指猛哥骂道。
"你再指我一下试试?"猛哥往前一步,凶神恶煞的骂道。
那虎哥摆了摆手,冷笑道:"年轻人,你知道至尊包开一个房间要多少钱么?"
"就是,你他妈能开得起?三万多够你们一年的工资了吧?"青哥在一旁破口大骂道。
"我们还真在那儿开的房间。"袁月钊一脸不服气的说道。
那青哥冷笑道:"行啊,那你告诉我你们在哪个房间?或者说拿出来小票凭证啊?"
"谁他妈没事儿还看房间号?"猛哥骂道。
"虎哥,你听见了没?这几个人就是在吹牛逼呢!"青哥见状,忍不住冷笑道。
秦平摊了摊手,他掏出来手机翻了翻,找出来了跟短发妹的聊天记录。
尔后说道:"在2323号房间,你自己去查吧。"
"2323号房间?你他妈吹你妈呢?"青哥忍不住骂了起来,"那个房间今天晚上要了一个十九万九千八的套餐。你知道这是多少钱不?"
"你少比比。"秦平伸手指了指这个青哥,尔后说道:"我待会儿要是把小票拿过来,我他妈非得打断你的腿!"
说完。秦平掏出来手机,给吴铭建打过去了一个电话。
但是那头他没有接,估计是包厢里面太吵了。
秦平又给其他几个人都打了一个电话。可惜的是,没有一个人接。
那青哥见状,忍不住在一旁冷笑道:"装啊,继续装,怎么,是不是要说电话没打通啊?"
秦平不耐烦的说道:"你自己去2323包厢找服务员问问!"
"行啊,去把他叫上来。"那虎哥摆手道。
他身边的一个人立马打开门走了出去,而一旁的青哥忍不住冷笑道:"你可真能装啊,怎么。现在是害怕了还是怎么着?"
"把你的臭嘴闭上。"秦平大摇大摆的坐在了沙发上,尔后掏出来烟点上了一支。
"卧槽,小子,谁让你坐下的?"那光头立马呜呜渣渣的就往秦平这里走了过来。
那虎哥饶有兴趣的说道:"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让他坐在那儿吧。"
秦平没有搭理他,这个时候呢,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这电话是吴铭建给打过来的,说他刚刚在唱歌没听到,然后问秦平啥事儿。
秦平跟他说道:"你赶紧带着小票凭证,来楼上,我这边出了点事儿。"
吴铭建一听这话,也没敢多问。他说了句行,就把电话给扣了。
也就是在这时候吧,那个服务生走了进来。
"不用了,人已经过来了。"青哥笑呵呵的说道,尔后他问这服务生道:"你认识他不?"
那服务生躲躲闪闪的看了秦平一眼,尔后支支吾吾的说道:"不...不认识。"
"哈哈哈!"包厢里的人顿时大笑了起来。"听见了没啊?人家压根不认识你!"
一看这幅场景,秦平就明白了,这个比指定是跟他说已经说好了。让他不承认。
秦平也没生气,他指了指这个服务生,说道:"行啊小子,张口瞎扯淡是吧?我无所谓,我朋友马上就上来。"
说到这里,秦平转过身来指着这个青哥说道:"还有你,记住了哈,那个包厢要真是我开的,我一定把你的嘴给你撕开。"
"呵呵。"那青哥也不害怕。他心思这是在虎哥办公室呢,而且他叔还在这儿,你能把我怎么样?
正想着呢。吴铭建他们已经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这门一打开,吴铭建就看到了屋子里面的场景,当时他脸色就微微一变,显然是被这幅场景给吓到了。
"怎么回事儿啊这是?"秦雨快速的跑到秦平面前,抓着秦平的胳膊担心的问道。
秦平摆了摆手,他看向了吴铭建,说道:"小票呢?"
吴铭建从口袋里面把小票凭证掏了出来,尔后塞给了秦平。
秦平拿着这小票,在那青哥面前晃了晃,说道:"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这是什么?"
青哥抓过来小票仔细的看了一眼,脸色有点尴尬的说道:"这怎么可能啊,你们这帮穷逼怎么可能花这么多钱...."
他二话不说,就把手里的小票给撕了个粉碎,尔后指着秦平说道:"你他妈一定是..."
这话还没说完呢,秦平伸手便抓住了他的头发,另外一只手塞进了他的嘴里。
"现在是不是该把你的嘴撕烂了呢?"秦平冷着脸说道。
"你他妈把人放开!"光头怒骂了一句,他手底下的人也立马紧张了起来。
秦平瞥了他们一眼,说道:"你让我放开就放开?你算个什么东西?"
"年轻人,这里可不是讲理的地方。"那虎哥开口了,他一边敲打着桌子,一边冷笑着说道。
秦平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这意思就是不讲理了呗?"
虎哥嗤笑道:"你觉得我是跟你讲道理呢,还是会保住我手底下的人?你动了我的人,今天还想从这里走出去?"
话音刚落,门口直接被关了起来。
秦平点了点头,说道:"行啊,我刚好也没打算跟你讲理。不如这样,你先让我的朋友出去,我跟你好好唠唠,怎么样?"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