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零三章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苏梦清面色暗淡,神情茫然,空洞的眼神里见不到一丝光彩。
周惠民缓慢的说道:"秦平我自然会让他回到宁城。"
"什么时候?"苏老爷子问道。
周惠民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现在他回去不合适。必须等到向家倒的时候才能回去,这样才能有合理的理由。"
"我不管他什么时候回去。"苏老爷子沉着脸说道,"这次我一定要见到秦平,无论你用什么办法。"
"我不想让我孙女在受苦了。"苏老爷子说道。
周惠民听到这话后,再次笑了起来。
这次他的眼神呢。总算是落在了秦平的身上。
"或许他不曾出现,也或许他曾未离开。"周惠民说道。
"别拽文辞。"苏老爷子趁着脸道。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周惠民看向了秦平。
此时此刻的秦平,心情的激动无法言语。
这段时间,他亲眼看着苏梦清受苦,亲眼看着她为了自己受到伤害。
每一个夜晚,他都辗转反侧,想起苏梦清。心窝便感觉喘息不过。
他无数次幻想能抱抱苏梦清,只是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找不到适合的借口。
眼下,终于可以实现了。
秦平深吸了一口气,他看向了苏梦清,低声呢喃道:"小清,我就是秦平啊..."
说完,他伸出手来。想要摸摸苏梦清的脸,但是被她极其厌恶的推了开来。
苏老爷子看了秦平一眼,又看了周惠民一眼,尔后低声道:"果然。"
秦平想要卸妆。又没有工具,他只能不停地跟苏梦清解释,讲他们的过往。
苏梦清呢,她呆呆的看着秦平,一句话都不说。
秦平没办法,他咬了咬牙,伸手粗暴的将自己的衣服拉扯开,露出了裸露的后背上。
后背上,是苏梦清的纹身。
尽管此刻多了几道伤疤,但依然美的动人。
秦平把后背展示给苏梦清看,低声道:"你看,这是我曾经为你纹的身,你还记得吗?"
说完之后,秦平转过身来,他半蹲在苏梦清的面前,柔情的抬头看着苏梦清。
苏梦清良久未言,许久以后,有两行清泪顺着她苍白的面颊流了下来。
"你..."苏梦清伸出手想要摸摸秦平的脸,然而在这时候,她双眼一白。忽然昏厥了过去。
秦平一把抱住了苏梦清,有些惊慌的说道:"这...这是怎么回事二?"
"还怎么回事儿,赶紧送医院!"苏老爷子怒声呵斥道。
秦平不敢多想,他抱起来苏梦清之后就往外面跑。
好在楼下有周惠民的车,所以呢,他上车之后,就直接去了京城附近的医院。
到医院之后,那医生给苏梦清检查了一下。尔后边摇头说:"没事,病人就是受到了刺激,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
后头他又跟秦平说:现在苏梦清的精神状态比较差,所以尽量不要再让她受到什么刺激了,不然很有可能会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
当时秦平深吸了一口气,他在心里暗想:接下来这段时间,什么都不干了,就每天陪着苏梦清。
他坐在苏梦清的病床旁,看着她苍白的脸庞,心里不禁阵阵心疼。
秦平抓着苏梦清的手,跟她聊了很多,从他们相识,到后面去了三角区,再来到了现在。
这中间,秦平有好几次都差点忍不住掉下眼泪来。
.......
另外一边,秦平走后。苏老爷子的脸色就更加难看了。
他怒视着周惠民,说道:"你为了你自己的私欲,让我孙女受到了什么样的伤害,你知道吗!"
周惠民赶紧起身。频频赔礼,有些无奈的说道:"这事儿是我的错,我也没想到会这么严重,您放心。以后我保证不让秦平离开他半步!"
苏老爷子轻哼了一声,他抚摸着自己的胡子,再次坐了下来。
紧接着,俩人便开始谈天说地。
"你也知道,现在的企业家,说不定啥时候就会牢底坐穿,你的资产越大,漏洞就会越多,很多时候自己都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莫名其妙就被调查了。"
苏老爷子看了他一眼,问道:"那你现在知道是谁在害你了么?"
周惠民抬头看了苏老爷子一眼,说道:"我想过很多人。整个宁城,所有人我都怀疑过。"
苏老爷子淡笑道:"这其中,也包括我们苏家吧?"
"是。"周惠民并没有隐瞒。
苏老爷子对此倒也没有表态,因为他对周惠民呢,还是比较了解的,知道这个人的发家史,知道他的大体经历,也知道他生性多疑。
"现在我已经找出了大多数人。"周惠民抽了一口烟,"秦平,便是我抛出去的一颗诱饵。"
"诱饵?"苏老爷子有几分不解,"秦平的身份,可从来都没有暴露。"
"即便没人知道他是谁,但一个意外出现的人,总是会让人心慌。"
"尤其是心中有鬼的人。"
这句话,不知道是不是指的陈叔。
但想来,整个宁城所有人。都会注意到秦平吧,只是那陈叔更加敏感一些。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到宁城?"苏老爷子问道。
周惠民淡笑道:"向家完蛋的时候。"
......
此时的宁城。
陈叔和猛哥正开车前往一处私人府邸。
这府邸位置很偏,但装饰豪华,平时没有人来住,只是偶尔会有几辆车停在附近。
"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啊?"猛哥一边开车一边问道。
陈叔淡笑道:"向家的一个聚会。"
"向家?"猛哥眉头一挑,"我知道这个向家,他家有个小子叫向明旭,当初跟秦平还有过来往。"
陈叔哈哈大笑道:"一代新人换旧人。这世界上没有永久的敌人,也没有永久的朋友,大家都是互相利益牵扯。"
"现在周惠民被抓进去了,我们也要为自己考虑考虑以后。"
"人是往前看的。总不能活在以后,你说呢?"陈叔笑着说道。
猛哥思索了一会儿,他在心里暗想:这个老逼登,前几天还说是周总怎么怎么样,现在就是周惠民怎么样怎么样了。
尽管他心里是在骂陈叔,但脸上却表现出来一副"你说的很有道理"的样子。
这对陈叔颇为受用,他继续说道:"要想铺好路,第一部要做的,就是和当地的G员打好关系,所以,你现在明白我为什么要去向家了吧?"
"啊,万一人家不给面子呢?"猛哥问道。
陈叔哈哈大笑了一声。说道:"这个问题问得好。但你要知道,G商永远是一家的,并不是单方面的依靠,而是互相合作。我们需要他们的关系。他们需要我们为省市创造GDP。"
"现在全宁城的企业家跟咱们都联合在一起,他不用我们,能用谁呢?"
猛哥恍然大悟,当即对陈叔树起了一个大拇指!
竖起大拇指的同时,还在心里暗骂了一句:傻逼。
向家的这栋别墅,是孙家在盖楼盘时特意留出来送给他们的,但名字还是孙家的。
此时呢,这向家的别墅门口,那几个家族的人也基本全部到场了。
猛哥的频频露面,已经让他们习以为常,甚至还热情的跟猛哥打了一个招呼。
当时猛哥就在心里暗想:我这也算是打入敌人内部了吧?
......
京城。
因为苏梦清住院的缘故,所以苏老爷子迟迟没有从京城离开。
而这一天呢,两个人也算是进行了交心之谈,但互相依然有所保留。
周惠民的想法,和苏老爷子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