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16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南汕地处南广省,是东南沿海重要港口城市和粤东中心城市,也是华夏最早的经济特区之一。

    南汕遇到了一个好政策,但没有抓住机遇发展,如今已经远远被同省的南深市甩开——后者已经跻身于一线城市,而前者连二线都算不上。

    南汕依海而立,靠海而兴,市区及所辖各县(区)均临海洋,海岸线曲折,岛屿多。

    特殊的地理环境,让南汕成为了重要的港口城市,也让它成为了走~私和偷渡的重灾区。

    夜已深,但南汕港口依然十分忙碌,港口上随处可见起重设备和装卸工人的身影,一艘艘货轮亮着灯光,驶出驶入港口,汽笛声不断地划破天际。

    夜幕下,一艘由南湾出海的货轮准时入港,朝着港口预留的停泊位驶来。

    货轮上,船长和船员们严正以待,做着停船靠岸的准备。

    船舱船长室里,沈天祥坐在床铺上,面色憔悴,眼圈里布满了血丝,眉目之间充斥着不安。

    那份不安,自从他与杨琨制定的C方案失败后便在心中滋生了,而后随着事态的发展呈直线上升,直到与杨琨反目成仇后达到顶点。

    他知道,他努力一辈子打下的江山要丢掉了,甚至整个华夏将无他的立身之地了,但他还是回来了。

    如同杨琨所判断的一样——沈天祥不得不接受丢掉江山的事实,但不愿放弃留在国内的巨额财富!

    他要将那些财富转移出去。

    而他之所以冒着巨大风险,亲自回到国内办这件事情,原因有二。

    第一,他手中除了洪克之外,已无可用之人。

    第二,虽然洪克是他的心腹,甚至被他当成义子一样对待,但那么大一笔钱,他不放心交给洪克来处理。

    灯光下,他叼着一支雪茄,不断地吞云吐雾,仿佛在用这种方式驱散着心中的不安,但根本无法无用。

    虽然他为了回国几经周折,先是去了东南亚,然后暗中抵达南湾,从南湾乘坐货轮回国,但他无法保证自己的行踪不会被人查到。

    毕竟,他已经称为了华夏军~方和警~方的眼中钉!

    片刻后,不等沈天祥抽完雪茄抽完,货轮成功靠岸,平稳停泊。

    “沈爷,货轮靠岸了。”

    船长来到船长室,恭敬地向沈天祥汇报。

    他不是南青洪的人,但和沈天祥是老乡,曾经受过沈天祥的大恩,一直铭记于心,此次冒着巨大风险带着沈天祥回国是出于报恩的心理。

    给自己留后路,在需要的时候动用,这是许多江湖大哥惯用的手段,《教父》一书中那位教父更是将这个手段用到了极致——我在你困难的时候给予你帮助,当我需要你的时候,你不能拒绝我的请求!

    “矫情的话我就不说了,也不想说,我就一句话——等我度过这一劫,我会感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沈天祥掐灭雪茄,沉声说道。

    “沈爷,您当初对我有恩,这一切都我应该做的。”船长摇摇头。

    沈天祥闻言,站起身,拍了拍船长的肩头,然后拿起床铺上的帽子,戴在头顶,在洪克的陪同下,离开了船长室。

    几分钟后,沈天祥带着洪克来到甲板上。

    海风呼啸,沈天祥感到了莫名的冷意,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然后竖起了风衣领子,压低了帽子,不让船员看清自己的样子。

    “货轮上的人听着,我们是华夏警察,全部抱头蹲倒,接受检查!全部抱头蹲倒,接受检查!”

    片刻后,就当沈天祥带着洪克快步穿过甲板,即将下船的时候,港口的探照灯突然直射而来,一名名全副武装的警察突然出现,如同潮水一般涌向货轮。

    唰!

    突如其来的一幕,令得沈天祥的脸色陡然一变!

    “沈爷,我带你离开,你抓紧我!”

    与此同时,洪克上前一步,一把抓起沈天祥,将其背在身上。

    话音落下,洪克体内内劲涌动,结合强大的肉身力量,将速度发挥到极致,背着沈天祥,迅速冲下货轮,然后朝着一侧狂奔。

    “站住!”

    “否则,我们开枪了!”

    看到洪克背着沈天祥逃离,为首的警察当下拿起扩音喇叭,大吼一声,做出警告。

    不予理会。

    洪克像是没有听到为首警察的警告一般,背着沈天祥迅速冲出了警方的包围。

    砰砰砰……

    下一刻。

    枪声响起,一颗颗子弹呼啸着射向了沈天祥和洪克两人。

    洪克脚下一滑,横身一闪,宛如鬼魅一般飘了出去,轻松躲掉了射来的子弹。

    而沈天祥则是一颗心悬在了嗓子眼上,同时也通过这一幕印证了自己的猜测——杨琨算准他会回来,而且要借助警方的手置他于死地!

    “追!”

    眼看子弹打空,为首的警察脸色有些难看,大手一挥,直接下达追击命令,然后又用对讲机做出指示,“各小组注意,目标冲出包围,从西边逃走,做好阻截准备!”

    嗖嗖嗖嗖嗖嗖……

    随着为首警~察一声令下,货轮前方那些全服武装的特~警、刑~警纷纷拎着枪,追向沈天祥和洪克两人。

    然而——

    洪克身为南青洪第一强者,论战力不弱于暗榜强者,岂是一般的特~警、刑~警可以追上的?

    十分钟后,洪克背着沈天祥不但轻松地甩掉了身后那些追击的警察,也成功冲破了警方设置的几道拦截,逃出了港口。

    “呼~”

    眼看身后的警察被甩得找不到影了,沈天祥松了口气,然后道:“洪克,这次多亏你了。”

    “沈爷言重了,保护您的安全是我的职责和使命所在,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洪克恭敬地回答道。

    “话虽然这样说,但这一次如果没有你,我多半要落入警方手中,铁定无法活着离开华夏了!”沈天祥再次开口。

    他很清楚,华夏军~方、警~方都视他为眼中钉,只要他被警方抓走,即便杨琨不暗中作梗,他也会死,只不过是死在法律的宣判之下。

    而如果杨琨作梗的话,他则等不到法律宣判的那一天,便会去阎王殿报道!

    “沈爷,请放心,有我在,您绝对可以安全地离开华夏!”

    洪克信誓旦旦地说道,然后突然发现了什么,脸色陡然一变,整个人像是高速行驶的汽车紧急刹车,硬生生地停了下来。

    是的!

    他突然停下了脚步!

    这一下急停,太过突然,以至于沈天祥在惯性的作用下,差点就飞了出去!

    “怎么了?”

    沈天祥虽然因为被洪克抓着双腿,没有飞出去,但身子剧烈晃动,脑袋有些发懵,下意识地开口问道。

    没有回答。

    洪克像是遇到了这世上最恐怖的事情似的,满脸惊恐地看着前方。

    前方,一道身影傲然而立。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夜幕下,秦风宛如一座大山一般挡住了洪克和沈天祥的去路!

    …………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