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1章 新年快乐!!
    谁tm说钢铁侠新女友是个普通女大学生的!?

    徒手砸车这是普通大学生会有的技能吗!?

    不……应该说,这是人类能有的技能吗?

    女记者呆站在原地,大脑被‘我是不是拿到了假情报’刷屏,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百度搜索""每天看最新章节.)@

    “我、我要告你试图对我进行人身攻击……”

    唐辛动了下眉毛,克里斯汀立刻抖了一下抱紧麦克风倒退两步,像是害怕她突然冲上来像刚才对车做的一样给她也来一下。

    唐辛正要说点什么,旁边报废掉的福特突然自动开启了幸存下来的车载音响。

    一个熟悉的声音通过音箱扩散出来。

    “早安甜心小姐。”

    唐辛惊讶了。

    “贾维斯?”

    “没错,您可以往右斜方的路灯看一眼跟先生打个招呼。”

    唐辛一眼望去,很快就在灯柱顶端发现了不起眼的摄像头。

    不出意外她的脸正以超清画质显示在对面那头的屏幕里。

    囧……所以她刚刚空手砸车的壮举全被某人看到了?

    ……不过打招呼什么的太傻了还是算了吧。

    克里斯汀听见自己车里传来的人声惊疑不定,正怔愣着,突然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克里斯汀·普莱斯小姐您好,赔偿款已按照您车型的全新市价汇入您的账户中。”

    女记者又惊又喜,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她的车已经开了三年了,这算不算因祸得福?

    “事实上我现在觉得头晕眼花,刚刚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她立马打蛇随棍上,一边小心翼翼地远离唐辛一边面色难看地捂头。

    唐辛:……我这是遇到碰瓷了?

    贾维斯并没有理她。

    “另外,很遗憾地通知您您现在所处的位置及昨晚停留的道路都属于斯塔克私宅范围,出于某些原因你将以私闯民宅的罪名被起诉,请注意接收法院传票。”智能管家一板一眼。

    “……”

    女记者的表情简直像打翻了的调色盘。

    在美国私闯民宅是很严重的事情,尤其这里还是钢铁侠的地盘,随便找个怀疑恐怖分子入侵的名头把人就地击毙政府也不会说什么。

    虽然他并不会那么做,但不妨碍做贼心虚的人发挥想象力。

    唐辛看女记者面色发白,觉得没必要再理会她。

    “那贾维斯再见。”

    她扬了扬手打算离开。

    “甜心小姐,请稍等。”贾维斯温和道。

    “先生想约您下午一起吃甜点。”

    唐辛瞟了摄像头一眼,不明原因现在并不是很想理某个铁罐儿。

    她想了想下午就能从霍格沃茨回来,调整了下背包带正色道。

    “好啊,不过我要金红款的盔甲亲自来接我。”

    贾维斯顿了一下,从善如流道:“没问题,先生说所有的盔甲列队去接都可以。”

    唐辛:“……”

    想象了一下画面太美。

    “咳,一个就够了。”

    出了钢铁侠的住宅范围,记者的数量也直线增长,而且更多的是经验老道深谙套路的老鸟们,唐辛也不好光明正大跳屋顶。

    不过身边的记者实在缠得烦人,她更不想一路把人都带回家。

    她抽空找了个小加油站,在厕所分出一个幻影。

    记者们一无所觉,屁颠屁颠跟着出来的‘冒牌货’走了。

    唐辛随后出来,目之所及再找不到半根麦克风,她默默给自己点了个赞,步伐轻盈径自回了住所。

    她回去后就撸袖子开始做点心,和面的时候突然有人敲门,开门一看居然是搬家公司的人。

    “您好是唐辛小姐吗?斯塔克先生托我们来帮您搬运行李。”褐发大叔笑眯眯地站在门口,拉了拉帽檐。

    唐辛:“……”

    要不要这么雷厉风行!而且居然还算好了她到家的时间点……

    唐辛无可奈何地又回去洗干净手,帮着把大件物品收拾好装箱送上车,之后望着空荡荡的房间叹了口气。

    “单身贵族生活离我远去了。”

    唐辛第一次体会到这种微妙的复杂感觉,一边不得不与从前习惯了的生活告别,但同时心里又是隐隐开心的,好像一.夜之间突然成长到另一个重要阶段,而自己对所有即将到来的挑战都毫不畏惧。

    某只白色大狗四肢摊开在空出来的地板上打滚,尾巴欢快地扫来扫去。

    唐辛踩住乱晃的尾巴,继续点头:“现在所有的矫情都是以后铁罐儿挨的揍。”

    杰瑞意味不明地喷了口气。

    要带的东西准备好,唐辛领着杰瑞就出门了,中途想了想,又返回去拿了副墨镜——说起来这还是上次托尼落在大黄蜂身上的那一副,杰瑞带回来她也忘了去还。

    谁知道现在和墨镜主人就成了另一种关系。

    当唐辛包袱款款出现在海格面前时,他是拒绝的。

    半巨人隐藏在浓密毛发里的五官皱在一起,透过层层阻碍艰难地表达出主人的纠结。

    他以为过了这么长时间这个小恶魔不会来了!现在去跟邓布利多申请封闭禁林还来得及吗?

    唐辛笑眯眯地看着海格:“禁林里的草药都长好了吗?”她故意逗憨厚的大块头。

    海格苦着脸:“草药我不知道……但是小可爱们还没长好!”禁林里的狼蛛已经三天没出巢穴了,他就怕它们饿死在里面。

    唐辛咳了一声,摸了下鼻子。

    “抱歉啦,其实我这次是来道别的,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来霍格沃茨了。”她从包里掏出一盒点心,递给海格,“临别礼物,谢谢你之前帮我忙。”

    海格愣了一下,目光移到那个封得很严实的透明盒子上,里面是码得整齐的漂亮小点心。

    他踌躇着把手放在衣摆上擦了两下接过盒子。

    “呃……谢谢。”

    想了想又开口:“是不是斯内普对你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其实你可以换个教授……”

    噗。

    真是个朴实的好人。

    唐辛灿烂笑道:“没有,斯内普教授教了我很多,我很感激他。谢谢你,海格。”

    海格不自然地嘟囔了两声,点了点头:“好吧,那……再见。”

    见到邓不利多的时候,他正坐在巨大的办公桌后面,面前摆了一排样式不一的玻璃杯,里面分别装了颜色奇怪的液体。

    他似乎早料到唐辛会出现,态度平和地微笑,透过半月形的玻璃镜片和蔼地注视着她。

    “日安,唐。我备好了各种饮料来搭配你的小点心。”

    唐辛微微囧了一秒,心想这些神奇的颜色真的是正常饮料能具备的吗……

    不过她向来对新奇事物接受度比较高,掏出点心就跟邓布利多研究起茶点搭配的108种样式。

    出乎意料的,某些饮料的味道真的很不错,比她想象中奇奇怪怪的味道好多了。

    吃吃喝喝中唐辛就顺势跟邓布利多说了自己结束课程的想法。

    邓布利多不置可否地点头,清理了一下双手。

    “我随时欢迎你来霍格沃茨继续学习,亲爱的。”

    他低头摸索一阵,不知从哪掏出来一个木盒子,小心翼翼地放到桌面上,推到唐辛面前。

    “这是一个从未见过面的故人托我交给你的东西。”邓布利多笑容意味深长,示意她打开盒子。

    “咦?”

    从未见过面算哪门子故人?

    唐辛看了邓布利多一眼,伸手拉下铜制锁扣掀开了盒盖。

    一个晶莹剔透的水晶球静静躺在黑色的天鹅绒中间。

    她不解地看向面前的老人:“校长?”

    邓布利多不急不缓地开口解释:“巫师界拥有很多种功能各异的水晶球,有的能提醒你自己忘记了什么事情,有的能储存对未来的预知……还有一种可以存放自己的记忆,或者是记录一段影像。”

    “你手里的这颗就是一枚记忆水晶球。”

    唐辛很快就接受了水晶球的功能设定。问题是……谁给的?

    邓布利多笑而不答,让她在合适的时候自己去寻找答案。

    唐辛面对深沉的校长沉思了一下,抬手就把球往地上一摔——

    邓布利多眼疾手快地施了浮空咒,才避免了水晶球里的记忆暴露在校长办公室。

    有点头疼:“孩子……你最好在一个人的时候看里面的内容。”也太不在意**了!简直操心。

    “哦……”唐辛略感遗憾地答应。

    邓布利多这边扯完皮唐辛又马不停蹄去找斯内普,彼时冷面教授正匆匆行走在一楼大厅左侧的走廊,只从背影就能感受到那种令人退避三尺的孤僻寒意。

    “斯内普教授!”

    唐辛毫无顾忌的一嗓子震住了所有往来的小巫师,引来无数惊恐敬仰的目光,伴随着一些书本掉到地上的声音。

    “……”斯内普几乎条件反射地开始头疼。

    他装作没听见继续往前走,甚至暗中加快了脚步。

    “教授你等下呀。”唐辛笑眯眯地闪到斯内普面前,让蛇院院长猛地一个急刹车,巫师袍下摆甩了一个剧烈的波浪。

    斯内普黑着脸深吸一口气——

    “我……”

    毒液还没酝酿完全,就被举到眼前的一个眼熟的小瓶子堵了回去。

    透过瓶子看到的是唐辛影影绰绰的面容。

    “我家博士那里也只剩这些啦,教授。不好意思,以后如果再调制出来我一定帮你带过来。”

    “这些日子麻烦你了,谢谢你教授,教授再见!”

    就像她来的莫名其妙,斯内普刚接过瓶子,对方就一阵风般地消失得无影无踪,只能隐约记得最后一眼她对自己笑得一脸灿烂。

    说起来这个人好像从来没惧怕过自己。

    他握着瓶子沉默了一会,眼睛往旁边一斜,对上了一双瞪大了的眼睛。

    小巫师猝不及防接收到他的视线一个激灵回过神,吓得战战兢兢后退一步。

    斯内普冷哼一声,目不斜视走过。

    霍格沃茨这边算是告一段落了,唐辛最后望了一眼远处高大巍峨的城堡,转身回到宠物店。

    从回廊推开木门走进外间,唐辛拐过屏风。

    “伯爵我回来……”了。

    她生生住了口,全部的注意力被大咧咧坐在沙发上的红色铁罐儿夺去,一时失声。

    真是好大的惊喜。

    d伯爵正坐在钢铁侠对面款款喝茶,姿势说不尽的风.情万种。

    他闻声侧过头来,含笑道:“这位先生等你很久了,唐辛。”

    潜台词:赶紧把人neng回去!

    唐辛在美人老板温柔的注视下抖了一下,几步上前挎起正要开口的托尼往外走,一边挥手:“伯爵再见,明天见!”

    然后不由分说把人架了出去。

    “你似乎不愿意见到我?”托尼出门就开始控诉,同时念念不忘d伯爵的美貌带给他的危机感,“还要明天见?不好意思甜心你明天一整天都会跟我在一起。”

    唐辛根本没管他的叽叽歪歪,胳膊往眼前人脖子上一缠眯眼笑道:“走吧,快去基地,我要给你看个东西。”

    托尼在某人难得的亲昵攻势下一秒消音。

    他吐了口气认命道:“yes madam。”

    熟练地把人抱稳,托尼冲不远处注意到这边激动地围过来的人歪了歪头,倏地腾空飞起,只留给底下的人一道烧灼过的空气,飞快消失在中华街上空。

    在他刻意加速的情况下,基地天台很快就到了。

    还是熟悉的角落。

    甫一落地,钢铁侠就利落地掀了面甲,往唐辛唇上落下一吻。

    “你要给我看什么?”

    唐辛觉得这打招呼的方式太过刺激她还需要适应一段时间……

    “唔……”

    她下意识舔了舔嘴唇,拿下肩上的背包,还没来得及打开就又被按住亲了好几下。

    “……”让不让人说话了!

    好不容易抽个空隙挣脱了某人的魔爪,唐辛嘴唇湿润眼眸水亮,喘着气无奈喊停。

    “听我说完。”

    托尼意犹未尽地蹭了蹭她的脸颊:“嗯我等着呢。”

    ……信了你的邪!

    唐辛翻了翻眼皮,低头从包里抽出一个盒子——原来装点心用的。

    她剥下外面套着的薄膜袋,小心翼翼确定了正反面,轻轻掀开盖子,递到托尼手里。

    “这是什么?”托尼挑起眉毛看着手里的……一盒水?

    说是水,又不像,仔细一看不如说是一团像水一样的雾气比较恰当,在方方正正的盒子里氤氲着,仿佛随时都会逸散出来。

    唐辛认真道:“你可以叫它……一次性简易式冥想盆。”

    冥想盆?

    托尼凝神打量片刻,并没有看出什么更多奇特之处,随口问道:“又是巫师界特产?这个是做什么用的?”

    唐辛一摊手:“把脑袋埋进去就知道了。”

    “……”

    托尼仔细看了眼自家女友,发现她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顿时抽搐了嘴角。

    “巫师界真是口味奇特。”

    不过女友说什么就是什么呗。

    他没怎么犹豫就把头部盔甲整个摘下来递给唐辛,自己把脸埋了进去。

    如果说托尼本来还带着围观与世隔绝的巫师界业余娱乐的兴味,等待着可能会有的恶搞或者科普一类的东西——毕竟上次的狮子毛皮味糖果给他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那么在穿过层层白雾,愈发清晰地看见出现在眼前的一切后……心里剩下的就只有震撼。

    漫天遍野的白色,并不只是雪,整个大地被亮晶晶的白色晶体状物质覆盖,像撒了一地的钻石,在看不清方位的日光照射下交相辉映,光在空气中被分解成无数细微的虹色,不露痕迹地融入到白色当中,在视网膜中留下轻描淡写的痕迹,使得那一片白丝毫不显单调,反而显出威严的厚重,仿佛积淀了成千上万年。

    正中央顺着白雪拔地而起的是一棵参天的大树,银色的枝杈和树干浑然一体默然伫立,微光粼粼,像挂满了漫天的繁星。

    这不应该是出现在地球上的景象。

    托尼立刻判断出这一点。

    远处依稀漂浮的空岛也印证了他的猜想。

    他试着迈出一步,抬起手来,发现自己在这个空间里是拥有实体的。

    然而当他挥手触碰身边的结晶时,却凭空穿了过去。

    “这里是我私藏的宝藏。”熟悉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托尼转头,看见唐辛不知道何时出现在自己身边。

    他看着她愣了愣神。

    眼前的少女并不是之前见过的任何一套装扮。

    她此时着一席银色曳地长裙,样式有些偏向古希腊服饰的风格,垂顺的袖口侧面隐约可见白嫩的肌肤,剪裁合衬的收腰设计把腰身衬得弧度柔美纤细,让人忍不住想用手掌去丈量宽度。

    她轻轻转过头,黑发随意地垂在脸侧,黑亮的眼眸闪着细腻的碎芒,整张面庞像是笼罩着一层朦胧的柔光。

    比她之前的任何时候都要美。

    托尼一瞬不瞬地看着眼前的人,突然意识到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才是她真正该有的样子。

    “是不是很美?”唐辛期待地望向托尼。

    托尼专注地看着她:“是,比我想象的还要美。”

    唐辛眨眼,伸手把他的脸掰到正前方,掩饰自己一瞬间的羞涩:“看树啊看树。”

    “这里就是阿斯加德?”托尼顺从地转过脸,心不在焉看着银色的大树问。

    “对,不过这里不是阿斯加德主城区域。”唐辛指着远处隔着无数层暮霭显得缥缈的影子,“那个才是。”

    “这只是周边其中一个浮岛,而且是反面。如果按地球万有引力来说的话,我们现在站的位置是反重力的那一面。”

    托尼对这个有些感兴趣,兴致勃勃地问:“怎么做到的?”

    唐辛囧:“这个……你问我我也不知道。”非理科生对这些原理一点兴趣都没有,能走就行了管那么多干嘛。

    托尼本来就是随口一问,也不甚在意,对他来说更重要的是眼前人的想法。

    “这是你想给我看的?”忍不住就伸手揽住她的脖颈,哪知直直地穿了过去。

    ……忘了。

    唐辛咳了一声,假装没看到他苦大仇深的表情,转移话题:“这是我小时候经常自己来的地方,连托尔洛基他们不知道。”

    “其实有几次想带他们来的,每次一有这个念头他俩就会正巧搞出点事情来气我。”说到这里她忍不住愤愤鼓起脸颊,“几次之后我就当成这是冥冥中让我一个人独享的宝藏,一直都一个人偷偷跑过来。”

    她转头对上托尼目不转睛的视线,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认真说出自己的心意。

    “我不知道怎么说,但是……我想把我以前的人生分享给你。”

    自从他挑明了某个绕不过去的现实,她一路都在想这个问题。

    沉重的想法不适合她,她也不想用悲观影响自己做出正确的决定,对于唐辛来说,现在永远比虚无缥缈的未来重要。

    如果因为可能会出现,或者说必然会出现的痛苦选择漠视自己真正的想法,她认为那是一种逃避。

    从小从打架中领悟出来的道理告诉她,逃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唐辛稳了稳心神,抬头看向托尼。

    “我喜欢你,托尼·斯塔克。不管未来会如何。”

    托尼定定地看着她,表情可能是想笑,但又压抑着另一种更为强烈的情感。

    她读不懂更多的内容,而且刚才那句话说出来她已经觉得羞耻度爆棚了!顿时眼神飘忽游移到远方的大树上。

    “那个……”

    唐辛试着找点别的话题来缓解一下浓烈的快要窒息的氛围,眼前却被笼罩了一层阴影。

    托尼轻轻低头触到她的嘴唇上。

    其实并没有任何感觉,因为两个人都只是出现在记忆里的两抹虚影。

    但他低垂着睫毛,表情虔诚而认真。这几乎不像是高傲不可一世的钢铁侠。

    这让她也仿佛感受到了那种熟悉的柔软触感,脸侧升起燥热的温度,仰起头来回应他无声的言语。

    这一刻刺目耀眼的红在整片的雪树银花中竟显出难以言喻的和谐。

    这是整个白色世界中唯一存在的色彩。

    然而。

    当两人沉浸在记忆的阿斯加德中时,娜塔莎从天台电梯口走出。

    转过一个墙角,她就看到了自己要找的两个人一个闭眼蹲在地上,一个把脸埋在饭盒里。

    “……”

    女特工沉默了。

    作者有话要说:  娜塔莎:俩智障在一起之后往我不能理解的方向更加智障了。冷漠脸。

    这算不算加更!qaq拼老命了

    大过年的而我白天一直都在上、课……更新晚了不好意思嘤!

    好想给你们发红包啊嗷嗷嗷qaq但是不想建群,于是就在评论里发吧!

    么么哒爱你们!新年快乐!!

    避夏つ扔了1个手榴弹绍兮扔了1个地雷

    避夏つ扔了1个地雷 慕夏夏扔了1个地雷

    就是爱配角扔了1个地雷 再来一杯扔了1个手榴弹

    秀秀扔了1个地雷 滴懒人卡扔了1个地雷

    慕夏夏扔了1个手榴弹 单人尹扔了1个火箭炮

    单人尹扔了1个地雷 单人尹扔了1个手榴弹

    拘鸭扔了1个地雷

    读者“绍兮”,灌溉营养液+18读者“格尼”,灌溉营养液+10

    读者“花向阳开”,灌溉营养液+2读者“sky”,灌溉营养液+2

    读者“慎言慎思慎司”,灌溉营养液+1读者“拘鸭”,灌溉营养液+5

    读者“icey”,灌溉营养液+25读者“三千”,灌溉营养液+10

    读者“随忆”,灌溉营养液+1读者“格尼”,灌溉营养液+1

    读者“请正面up”,灌溉营养液+30读者“西卡”,灌溉营养液+1

    读者“王其其”,灌溉营养液+1读者“阿喵”,灌溉营养液+1

    读者“晚霞緣涯”,灌溉营养液+1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